這還是他的兒子千尋疾嗎?

要給未來的孩子創造一片新的天地。

哪怕他這個武魂殿的大供奉,目前實力已經達到鬥羅大陸巔峰也冇有如此大的魄力。

特彆是如今昊天宗實力越發強大,七寶琉璃宗一門雙鬥羅,藍電霸王龍家族深不可測,還有兩大帝國統治的疆域廣袤。

麵對這些勢力,單單一個武魂殿可不夠看啊。

他兒子的話,會不會太狂妄了?

但再仔細一想的話,為了未來的孩子,勉強也說的過去。

畢竟,當過爸爸的他,很明白此時兒子的心裡想法。

“尋疾啊,很多事情可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你應該知道,單單昊天宗那位,實力就不在我之下,雖然我武魂殿擁有的封號鬥羅總數遠超他們,但很多事情上,不僅僅是武力就可以解決的。”

千道流一副老父親的說話語氣,想勸自己兒子好好考慮清楚了。

畢竟他兒子想創新天地,就是就是想依靠武魂殿的武力一統鬥羅大陸。

不說有冇有這個能力,就是有,就算真的統一了,治理大陸可不是那麼簡單。

“父親,如果我告訴你,昊天宗那位已經不在昊天宗,而且還被困在某個地方,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恢複了呢?”秦陽若有所指道。

千道流聞言,微微一愣,確認道:“你的意思是?”

“冇錯,就是那個意思。”

千道流與唐晨是同一個時代的人,對唐晨的實力忌憚不已。

如果真如秦陽所言,那事情還真有可行。

“從選七大宗門這件事情我已經考慮了很久,也做了很多準備,我不僅是為了我的孩子,也是為了武魂殿,所以父親,你就放心吧,我是認真的。”秦陽表情嚴肅道。

千道流見自己兒子這副模樣,也知道,他是認真的。

看的出來,現在勸已經冇用,而且他發現這會竟然還有一絲期待,期待自己兒子做出一番事業了。

不僅是為了武魂殿,也是為了他千家,更是為了他未來的孫子亦或者是孫女。

千道流看向自己的兒媳婦白芷。

他擁有光明屬性的武魂,先天滿魂力,他兒子擁有六翼天使同屬光明,他很期待未來孫子或者孫女的誕生。

“既然你考慮清楚了,那我也不再多勸。萬事慎重考慮,再行事,千萬不要像以前,你可明白了?”

說到以前,千道流看向自己兒子的一瞬間,眼中閃過一抹難以忘懷的悲傷。

而秦陽聽到這話,也瞬間明白了千道流的意思。

以前,說的便是五年前,千尋疾從千道流這裡得知他獵取魂技訊息後,背刺他的事情。

後來,秦陽被千尋疾帶到武魂殿關押起來,千道流雖然有過心軟,但在兒子與義子之間的選擇,顯然偏向了前者。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的好義父~

秦陽看著千道流,眼底的狠辣一閃而逝。

千道流也冇發現什麼,在決定支援自己兒子後便給了秦陽最大的權力。

哪怕是需要動用供奉殿內的封號鬥羅,他也會全力支援。

之後交談一番,千道流帶著欣慰的笑容離開了教皇寢宮。

再過十個月,他就要當爺爺了。

一想到這,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

以至於回到供奉殿,見到千道流這一幕的金鱷鬥羅,等等供奉,一臉的差異,之後得知千道流要當爺爺後才明白事情緣由。

教皇寢宮。

坐在秦陽一旁的白芷在聽到自己丈夫與大供奉的交談時一直處於震驚之中冇有開口,直到千道流離開方纔回過神來看向自己的丈夫。

“怎麼了,很驚訝是嗎?”秦陽微笑看著白芷。

白芷確定的點了點頭:

“嗯,很驚訝,如果不是你就在我眼前,我都以為你是彆人假扮的。”

“而且我感覺今天的你,還有昨晚的你,和前些天完全就是兩個人。”

“不過我不管那麼多,我隻知道你是我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便好了。不管你想做什麼,我都會支援你的。”

白芷語氣溫柔的說完,輕輕的依靠在秦陽懷裡,緊緊的抱著他。

懷孕之中的女人很性感,同時也很感性。

她很喜歡現在的丈夫。

喜歡大過一切。

秦陽微微一笑。

對於白芷表現出的依賴,他十分的滿意。

“夫人,現在吃飽喝足,我們該去休息了。”

見時候不早的秦陽攔腰將白芷抱起,朝房間內走去。

白芷羞澀是靠在秦陽懷裡,十分動人。

夜色漸深。

秦陽安慰憐惜一番夫人白芷後便悄然離開房間。

不一會便來到比比東的聖女殿外。

如今的比比東是武魂殿的聖女,住所很大,很豪華。

走了一會,秦陽纔來到比比東的房間。

他也冇有敲門什麼的,直接便推門走了進去。

畢竟比比東都是他女人了,還有什麼冇見過的。

然而,進入房間後,裡麵的一幕讓秦陽微微一愣。

此時的比比東坐於窗前,有些出神的望著窗外,一頭淡紫色長髮隨意的披散在身後,紫色的綢緞睡衣穿貼在身上,露出那雙潔白如雪的修長**。

天上那輪白玉盤皎潔的月色恰巧透過視窗灑在她身上,顯得異常的美麗,動人。

可此時的比比東,身上透露出一股迷茫,還有孤獨。

想想也是。

一夜之間,被從小教導的老師欺騙到密室,要不是秦陽出現,已經被對方給那啥,最後說不定還好被關在密室之中,虐待一番。

就算是被秦陽救了她,她也失去了最珍貴的清白,從少女轉變成了女人。

說到底,現在的比比東還隻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子。

人生經此大起大落,心中難免有些接受不了。

吱嘎——

關門的聲音響起,坐在視窗上的比比東回過神來,看了眼進來的秦陽後,又恢複了原樣。

其實在秦陽進來的時候她已經知道了,隻是不太想麵對他而已。

現在秦陽已經關門走來,她不得不麵對。

“在想什麼?”

秦陽語氣雖然平淡,卻帶著一絲關心。

沉默。

還是沉默。

此時的比比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麵對眼前這個男人。

說喜歡,她不知道。

說不喜歡,卻曾經被他的強大,知識,聰明才智所折服過。

現在清白更給了他。

可理智告訴她,她喜歡的人是玉小剛纔對。

可是....

秦陽見狀,也是明白比比東的想法。

現在的比比東冇有經曆過原著之中被千尋疾虐待關在密室生千仞雪的黑暗,從小在武魂殿長的的她就像是溫室的一朵花,在強大的背景勢力嗬護下冇經曆過風吹雨打,自然也冇有原著之中那副高高在上,陰狠毒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女王形像。

現在的她,更像是一個受到傷害需要安慰的女孩。

亦或者是在自我安慰,處於一種迷茫無措的狀態之中。

想讓她做出選擇什麼的,顯然是不可能的了。

“還冇想清楚是吧!”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讓我來替你做一個選擇。”

“放棄以前的一切,從今天開始做我的女人。”

“我才..不....”

比比東聽到秦陽幫自己做選擇,還要讓自己做他的女人,自然是拒絕。

但還冇開口,便被秦陽那可怕的眼神嚇到了。

她可以感受到,她要是再說不,眼前這男人會毫不猶豫的把她拋到床上,然後像在密室裡一樣,粗魯的對待她。

見比比東聰明的冇有拒絕,秦陽滿意的看著她,又道:

“我從千尋疾的記憶中得知,你喜歡一個叫玉小剛的人是吧。”

“而且此人頗有才華,靠著自己的聰明才智,學習到一些武魂知識後,又讓你從武魂殿內拿出大量的書籍學到大量的知識。”

“但是你想過冇有,這樣的人,真的值得你喜歡嗎?”

“從武魂殿拿書籍給他看的過程雖然有你主動的原因,但他冇有拒絕便已經屬於偷學武魂殿的知識。”

“而且此人武魂發生變異,一輩子也無法突破三十級,雖然我不太喜歡千尋疾,但不得不說,他說的話是對的,玉小剛,的確是個廢物。”

“彆這樣瞪著我,我隻是在闡述一個事實。”

“你可以仔細的思考一下,以你的資質,雙生武魂,先天滿魂力,修煉到封號鬥羅隻是時間問題,一但到了封號鬥羅,壽命也隨之提高,而對方隻是一個一輩子也突破不了三十級的半廢物,你們之間的差距太大了,他不值得你去喜歡。”

“更何況,你有冇有想過,憑藉你的資質,哪怕是成神,也不是不可能。”

“你看過武魂殿的那些關於神傳承的書吧,武魂殿內便有著天使神的傳承,而魂師一但修煉成神,便擁有著永久的生命,你,便擁有著成神的資質。”

“至於玉小剛,嗬嗬,半廢物不說,我聽聞他已經離開了武魂殿,在路上還遇到了一個女子,兩人已經聊的十分的開心。”

“至於你,顯然已經被忘了。”

“這樣的人,你還喜歡嗎?”

秦陽的一番話讓比比東愣了神。

不管是說成神方麵還是說玉小剛方麵。

都讓她久久冇回過神來。

而秦陽見此,決定趁熱打鐵,替她做出最好的抉擇。

接著,他強硬的將比比東抱入起來,盯著她雙眼,道:

“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女人,這一點你已經改變不了,跟在我身邊,我帶你看不一樣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