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暗潮濕的洞穴,枯枝敗葉纏繞著壁壘,入眼儘是一片灰暗。

在洞穴最深處,幾條從石壁上延射出的玄鐵鎖鏈將一名男子緊緊困綁在洞穴中央的一處石台上,令其難以動彈。

“五年了。”

沙啞的聲音在洞穴內迴盪。

被鎖在石台上,蓬頭垢麵的男子緩緩睜開眼來。

也就是這一瞬間,一道熾熱火光自他雙眼中升起,又快速淹滅下去。

被鎖鏈困在石台上男子叫秦陽,看上去二十五六歲。

容貌如眾多讀者老爺般,平平無奇中透露出難以形容的英俊,用一個字形容的話,那就是帥。

隻是秦陽現在的狀況,實在堪憂。

一身強大的魂力被封,又被多條手臂粗的玄鐵鏈困住,動彈不得。

一般情況下,以他現在的狀況想破開被封禁的魂力,打碎玄鐵鏈從獲自由,基本上不可能。

但秦陽就不屬於一般情況行列。

因為,對於他很特殊。

首先,他是一名穿越者。

來到鬥羅大陸這個世界已經有二十多年,隻是穿越的時間稍稍靠前,比原著的時間線早了那麼二十來年。

除此之外,他身份很特殊。

武魂殿大供奉千道流是他義父,教皇千尋疾是他大哥。

按道理說,他義父千道流實力強大,大哥千尋疾身份高貴,憑藉他特殊身份,不該落得一個魂力被封,囚禁密室的下場。

然而,有時候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他不僅魂力被封,被囚禁密室五年之久,而且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還是他的好大哥,千尋疾。

至於原因.....

一切都要從二十年前說起。

二十年前,他剛來到這個世界便覺醒了一個極為強大,堪稱恐怖超級武魂。

日光之環。

之所以說恐怖,是因為他的武魂“日光之環”能夠與太陽產生特殊的共鳴,從而吸收日光之力修煉,快速提升魂力。

哪怕不主動修煉,平日裡隻需每日曬一曬太陽,實力也能夠飛速提升。

除此之外,秦陽機遇也是好的有些過分。

他穿越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運氣十分不錯,父母雙亡,留下一大筆遺產,本人還隸屬武魂殿。

而他的武魂的自然是在武魂殿覺醒。

重要的事情就在此。

秦陽在覺醒武魂之時,產生一個極為震撼場麵。

他的武魂“日光之環”在釋放的一瞬間,爆發出一股極為強大的光芒遠遠的與天使神殿內的天使神鵰像產生共鳴。

而後,光芒直接將整個武魂殿籠罩,震驚眾人。

也是因此,秦陽直接被武魂殿的大供奉千道流帶走,冇過多久便被千道流收為義子。

而他也多了一個便宜大哥。

也就是那位彆人又恨又想當的密室鬥羅千尋疾。

超級武魂,妖孽資質,人生機遇,高貴身份,一來到鬥羅大陸的秦陽便感覺自己達到了人生的巔峰。

基於此條件下,在後麵的日子裡,他的實力提升堪比做火箭,僅僅用了十年時間,在十六歲之時便成就魂帝。

之後的修煉之途,更是一帆風順。

不到二十五歲的年紀,實力已經到了九十級。

隻差一道魂環便可成就封號鬥羅。

在到達九十級之時,秦陽連自己的封號都想好了。

日光鬥羅。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就在五年前,他花費多時,終於找到一頭十萬年魂獸,準備將其獵取,吸收第九魂環突破到封號鬥羅之時。

千尋疾不知從何得知他實力提升之所如此快便是因為可以吸收日光之力提升。

也就在這一刻,千尋疾對他心生歹念,之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按道理說,千尋疾身為武魂殿教皇,又是大供奉千道流的兒子,更是秦陽的大哥。

他不該對秦陽產生的歹念。

但秦陽身上的鋒芒太盛了。

兩人雖為兄弟,但不管那一方麵,秦陽都比他強,都壓他一頭。

也是因此,強烈的嫉妒心讓千尋疾對秦陽的歹念一發不可收拾。

特彆是他在秦陽身上感受到威脅。

那種強大實力和絕對的威望

一但秦陽突破到封號鬥羅。

到那時候,他教皇之位有可能坐不穩。

因此,在強烈的嫉妒之心的激發下。

知道秦陽前往哪裡獵殺第九魂環的他不顧一切的找到秦陽。

最後在秦陽吸收魂環突破封號鬥羅之時。

他出手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暗算秦陽。

他也成功了。

最後,秦陽被千尋疾囚禁於密室之中。

而千尋疾之所以冇有殺秦陽,是想從他身上得知,吸引日光之力提升魂力的辦法。

如今一晃便是五年過去,秦陽被千尋疾囚禁於密室,已經整整五年。

從一路勢不可擋的崛起,到被千尋疾暗算,囚禁五年。

他這二十多年的人生,可謂是大起大落。

“快了,就快了。”

“我的好大哥,你真以為能困的住我嗎?”

“嗬嗬~”

“等我出去之日,這五年來的痛苦,我會一點一點還給你。”

“還有千道流,我的好義父~”

這五年裡,秦陽雖然被囚禁,但很早就想明白一切。

五年前,自己去獵殺魂獸的事情隻有千道流清楚,後麵被千尋疾暗算,關在這個暗無天日密室洞穴內五年。

五年來,身處黑暗,不見天日。

這一切的背後要是冇有千道流的身影,打死秦陽都不信。

現在每每想起自己對千道流的信任,秦陽便一陣暗悔。

“果然啊~”

“義父這種東西,一但牽扯到親兒子,孰輕孰重,分的真是清楚。”

在這一刻,秦陽腦海裡想起了一句名言。

“大丈夫生居天地之間,豈能鬱鬱久居人下。”

既然千道流不仁,也彆怪以後他不義了。

“現在,先衝破那該死的魂力封印再說,到時候再讓他們一點一點還回來。”

視線來到秦陽身體內。

或者說是他武魂,日光之環內。

秦陽的武魂日光之環不僅強大到能夠與太陽產生一種特殊的共鳴從而吸收日光之力反饋自身修煉從而提升魂力。

還十分特殊。

因為在日光之環內有一處特殊的空間。

秦陽將其稱為日之空間。

日之空間內的時間是靜止的,秦陽的精神力能夠化形進入其中。

而在日之空間中央,有著一團如同太陽般的熾烈火球。

這“太陽”是秦陽平日裡吸收多餘的日光之力,存放於日之空間內,日積月累下,在這個靜止的空間內便成瞭如同太陽一般的存在。

也正是因為這“太陽”,在這被囚禁的五年裡,他才過的不是那麼悲慘。

日之空間內,除了“太陽”之外,在“太陽”不遠處還有著一股極為龐大的魂力。

而這股魂力,便是能夠讓秦陽衝破身上魂力封禁的最大倚仗。

至於這股魂力從何而來。

自然是五年前,他吸收第九魂環準備突破封號鬥羅時的魂環所產生的魂力。

五年前他吸收魂環突破失敗了。

雖然冇有成為廢人,但也造成嚴重的創傷,境界直接掉落好幾級。

要不是他反應迅速,將十萬年魂環破碎時爆發出的魂力快速轉移入日之空間內,可不僅僅掉落幾級境界那麼簡單。

要知道,魂師吸收魂環突破境是十分危險的,一個不小心,或發生意外,都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秦陽也是因為有著日之空間才從吸收魂環突破封號鬥羅失敗中逃過一劫。

也多虧了裡麵的魂力。

他在這五年裡但每日吸取,境界也回到了八十八級魂鬥羅。

而現在,他要做的就是藉助日之空間內這股龐大的魂力,直接衝破體內封印,從獲自由。

“開始~”

準備了五年之久,自由的美妙讓秦陽迫不及待的想離開這該死的密室。

等他出去之後,第一件事情便是找他的好大哥算賬。

還有千道流,這便宜義父。

翁~~

日之空間內。

秦陽不斷調動著這股龐大的魂力朝身體上經脈穴位流動而去。

到了某個點時,魂力彙聚,不斷衝擊封印他魂力的禁固。

啪啪啪!!

一道道輕微的撞擊聲從秦陽身體傳出。

隨著聲音越來越大,距離破封也就越近。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驚慌失措的叫聲從外麵傳來。

“不~”

“老師,你想乾嘛~”

“不要~滾開~”

“嗬嗬,東兒,今天我就要用我的辦法,將你永遠的留在我身邊~”

“這是,千尋疾。”

正在衝破封禁的秦陽聽到外麵那驚慌失措是女聲,還有那讓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

他愣了一下。

因為,這一幕,似乎異常的熟悉。

密室鬥羅...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