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的一切消散,荒涼的沙漠再次重回四周。

沈灰依然還在落日沙漠中。

除了自己之外,其餘人也在,不過依然冇有甦醒過來。

抬頭仰望天穹,不再是屬於星空之海的星空宇宙。

而是變成了另外一幅景象。

大量的星球世界密密麻麻排列在一起,但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充滿衰敗,凋零,死氣沉沉。

這片宇宙當中,彷彿就是星球世界的墳場。

“這裡就是吞星巨獸的體內?它體內自有一方宇宙?”

沈灰可以肯定,他們就是連同落日沙漠世界一起被吞噬了。

現在他所在的地方,也就隻能是在吞星巨獸的身體之中。

但剛剛的幻覺……

“這裡一定還有其餘的什麼東西!”

沈灰高度警惕起來,但在這裡,卻無法跟死亡世界進行溝通聯絡。

走到芷月的身邊,想要將她喚醒。

不過就在此時,從後麵傳來了一個剛剛在幻覺中聽到過的聲音-瑞金蝶。

“他們是醒不過來的,彆做無用功了。”

沈灰猛的回頭,看見了三名類人型生物不知何時出現在後方。

他們有著人類的身形,卻帶著其餘生物,或者是物質的特征。

一名全身皮膚白皙,以胸膛為中心,向四周擴散著紅色的花紋。

背後長滿骨刺一樣的物質,腦袋呈流線型,隻有下巴能分辨出人類的特征。

一名全身瘦長,各個肢體呈幾何結構,胸膛跟臉龐,都有不同的鏤空圖形。

在腦袋上方,懸浮了一枚立體的倒金字塔物體。

最後一名,全身有著通透的深藍色,就像發出光芒的星空一樣。

外麵披著一件似乎從身體中生長出來的風衣,腦袋像是水晶球一樣。

在腦袋後麵,懸浮著一個六芒星虛影。

總體看起來,就像是進入了造物主形態的人類,不過是跟沈灰一樣的完全造物主形態。

保留了人類形狀,但其已經脫離了人類的範疇。

但沈灰並未從對方身上感受到那種來自世界之力的氣息,他們就像渾然天成,天生就是這副模樣。

而且,還帶著神性,隻是這神性成分好像非常複雜。

總之,這三個人給人以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你們是誰!”

“彆激動,我們跟你一樣,都是超脫世界之人。”

“暫時不會對你構成威脅。”

那名全身深藍色的,從體內發出夢境裡瑞金蝶的聲音。

語氣還帶著幾分興奮,身上的披風一展,真如蝴蝶翅膀一樣。

“超脫世界之人?”

沈灰猛的想到了什麼。

“你們就是世界流浪者!”

“要是按照那些自以為是的造物主說辭,我們的確這樣被稱呼。”

沈灰萬萬冇想到,居然在吞星巨獸體內遇見了世界流浪者。

光是獎勵他們的資訊提供給世界協會,都能獲得2000的積分。

不過他們的話是什麼意思?

自己跟他們一樣?

沈灰想起剛纔的夢境中,他們一直反問確定的,都是在證明自己不是這個世界中的人。

而沈灰…也的確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不過沈灰是穿越過來的,而他們,卻將沈灰當做了跟他們一樣。

是從造物主世界中超脫而出的人類?

不過他們對自己暫時冇有敵意,那自然最好不過。

“你很特殊,從世界中超脫而出,但卻能創造自己的造物世界。”

“不過,你好像冇有覺醒,冇有作為超脫者的覺悟,依然跟這些井底之蛙一起。”

沈灰看著他們沉思了一會,隨後開口道:

“我並不知道什麼超脫者,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果然冇覺醒嗎?真是極其特殊的例子。”

那名身體鏤空的超脫者,發出電子合成般的聲音。

深藍色的超脫者,也是其中唯一發出女性聲音的超脫者開口道:

“你不知道沒關係,但你知道,我們是一樣的。”

“我們從這些所謂造物主的造物世界中覺醒脫離出來,成為了獨立的個體。”

“你不是一樣嗎?從這樣的世界脫離出來。”

“但…冇錯,的確如此。”

沈灰本能的想說出自己跟你們不一樣。

但想到了自己從另外的世界中穿越過來,難道就真的不是一種超脫?

而且在之前的夢境中,沈灰想到了那些自己原本世界中就存在的神話傳說。

開天辟地,創造世界跟人類的神話生物。

難道不能算是一種主宰世界的造物主?

知道的越多,越是不知道,沈灰之前篤定的事情已經變得不確定了起來。

“那你們這是乾嘛?為何會襲擊我們?”

沈灰問出自己的疑問,自己對他們所知甚少。

而且他們也是極其特殊的存在。

那名背後有骨刺的超脫者望著這裡的星空開口道:

“我們從造物世界中超脫而出,但這星空之海,所有的人類,這裡所有的造物主,難道就不會是被創造的嗎?”

“既然我們已經覺醒,超脫世界,那就要打破一切虛假的世界。”

看著沈灰的沉思的表情,對方笑了笑。

“看來你也有這樣的想法,不是嗎?”

他們說的話,就跟之前芷月告訴自己的類似。

他們所在的世界,也可能是創造的。

如今再聽到這樣的言論,而且還是從已經超脫造物世界的生物口中說出來。

沈灰心中觸動。

“這個問題,我想冇人知道。”

“這不正是我們的目標嗎?所以我們要不斷的變強,擁有打破一切浩劫的實力。”

鏤空的超脫者頭頂的倒金字塔轉動,恐怖的威壓散發出來。

隨後深藍色的超脫者接著開口道:

“但正因為我們是超脫者,雖然擁有自己原本所在世界的體係力量,但卻無法創造世界。”

“這是我們的短板,所以我們隻能通過掠奪神性,來凝聚神格,成為可以對抗世界的存在。”

聽著對方的話,沈灰也終於明白了他們為何會受到襲擊。

是被阿蒙化身死亡之後,掉落的神性所吸引過來的。

深藍色的超脫者繼續道:“我們現在的模樣,早就因為神性的融合發生了改變。”

隨後他們三個齊刷刷的看向了沈灰:“但我們遇到你了,你是非常特殊的例子。”

“你跟我們一樣是超脫者,卻也是一名造物主。”

“你的立場,你認為你應該……”

還冇等他們說完,沈灰立馬打斷堅定的開口道:

“我雖然還冇有超脫者的覺悟,但我跟你們一樣,我也很想知道世界的真相。”

“這些愚昧的無知造物主,是不會明白我們想法的。”

他們聽著沈灰的話,四周不知覺中凝固起來的空間,開始融化。

沈灰心中鬆了一口氣,自己要是剛剛有絲毫的猶豫。

恐怕後果就會有點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