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方姐。”

電話正是方雅打來的。

“林望,出事情了,有幾個人直接闖入紅花集團,將楊悅帶走了!”電話那頭傳來方雅焦急的聲音。

林望臉色猛然一變:“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對方就四個人,就大搖大擺的衝進了董事長辦公室。”

“門口的保安想攔,結果全部被打傷了。”

林望二話不說,立刻加快了車速,朝著紅花集團的方向駛去。

“那楊悅現在人呢!”他大聲喊道。

“我看了大門口的監控,人已經被帶上車了,但那輛車距離監控太遠,看不清車牌,隻能看到是一輛灰色的轎車...”

聽得這話,林望臉色無比陰沉。

“林望,咱們要不要報警啊?”

林望沉默不語,心裡像是在想些什麼。

“你在紅花集團等著我,我馬上過來!”

十分鐘後,林望的車停在了紅花集團樓下,到了這邊之後,他立刻前往監控室。

方雅將監控視頻調了出來,但一切如同方雅所說,監控視頻太模糊,林望完全看不清那輛車的車牌。

但林望能看出,那是一輛灰色老款的奧迪A4。

對方這麼明目張膽的跑進公司抓人,這說明他們有可能身上有槍,或者都是高手。

可是,對方是誰的人?

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

林望的心裡無比焦急!

這時,林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迅速拿出手機,果然是楊悅打來的電話。

“喂!”林望接起電話。

“林望是吧?”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

“是我,我老婆呢?”

“你老婆現在在我們手裡,接下來,按照我說的去做,我保證你老婆平安無事。”

林望儘量讓自己鎮靜下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如果是要錢,你們開個價!”

“不要錢。”電話那頭的男人笑道:“我說了,你按照我們說的去做,你老婆一定是安全的。”

“做什麼?”林望問道。

“現在下樓,開著車去龍城,到了龍城之後,會有車隊接應你,龍城四方會的人想跟你談談。”

“哦對了,雇傭我們的人還說了,讓你務必把他們要的那個東西帶上。”

聽到這話,林望深深的沉了一口氣。

他這才反應過來,之前自己從代洪峰身上搜到的那塊玉牌,現在自己還冇有歸還。

之前他讓代洪峰給四方會帶話,說是隻要天穹宮的競拍結束,他就會將這塊玉牌歸還。

但這些天林望太忙,因此忘了這事。

“你替我轉告四方會的人,東西我可以郵寄到龍城,但前提是得放了我老婆!”林望開口說道。

電話那頭的男人答道:“我不是四方會的人,我說了,是他們雇傭我這麼做的。”

“我隻負責辦事,不負責傳話。”

“但你放心,四方會說了,如果能跟你談妥,你的老婆絕對平安無事。”

“哥們,實話告訴你,像這種生意,我做了不下一百單了,我手裡冇有一個活口。”

“但四方會開口不能動你老婆,這點江湖規矩我還是懂的。”

“彆不識好歹。”

林望眼神陰冷到了極點:“那你知道四方會為什麼不動我老婆嗎?”

“因為他們不敢!”

“連四方會都不敢動我老婆,你們確定要給你們找一條死路?”

林望的話出口,電話那頭的人頓時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兒,男人突然笑了笑:“確實,你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說句不好聽的,四方會想要的東西,向來都是明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