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書雷一抱拳,“藍兄,我想要一點鴻蒙生息,如果道友願意給我的話,我可以付出道友非常滿意的價格。”

藍小布早已猜到莫書雷很有可能是為了鴻蒙生息,之前莫書雷就是在他拿出鴻蒙生息的時候,這才主動要求幫忙照看莫小汐三人。

儘管藍小布對莫書雷提出的價格並不在意,他還是拿出一個玉瓶遞給莫書雷,“這是一些鴻蒙生息,我自己也不多了,就送給你吧。”

之所以送一些鴻蒙生息給莫書雷,是藍小布感覺這個人很不簡單,而且他也不反感這個傢夥。他甚至可以肯定,在自己冇有完善大道之前,他絕對不是眼前這個莫書雷的對手。

同階都不是對方的對手,這傢夥要有多強?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他完善了自己的大道後,鴻蒙生息對他的用處並不是多大了。

“啊,多謝藍兄。”莫書雷驚喜不已的接過玉瓶,同時將一個玉盒遞給藍小布,“這個就送給道友了,希望能給道友一些幫助。”

藍小布並冇有在意,將玉盒收起對廣場上眾多修士說道,“我有一個獸寵在太墟墳之中,如果有道友遇見了,給我一道訊息,我感激不儘,必有重謝。就算是複製時間道卷,我也不吝嗇。”

藍小布和太川一起來到太墟墳,就算是藍小布不說,大家也都知道這事。當初就是因為太川,藍小布這才殺了江森然後衝進太墟墳。

遠處在為藍小布重建太墟殿的值怡聽到藍小布的話卻是手一抖,她就是為了時間道卷而來。本來都毫無希望了,現在卻獲得了一個全新的途徑,那就是幫助藍小布尋找到太川。

在藍小布說出這個獎賞後,她就決定,太墟殿建造完成後,她立即進入太墟墳中,為藍小布尋找太川。時間道卷她必須要得到,否則她出來一趟冇有任何意義。

莫書雷在獲得一小瓶鴻蒙生息後,第一時間就衝出了太墟殿廣場,不知道去了哪裡。

藍小布並不在意,而是站在了依然是被釘在虛空之中的蔣桀昌麵前。

因為魂火灼燒,蔣桀昌此刻隻能痛苦的煎熬著。由於魂火灼燒時間太短,他還保留著意識。

“藍道友饒了我,我保證……”蔣桀昌還在向藍小布求饒,藍小布卻抬手在虛空一抓,一個世界直接被藍小布抓開。

蔣桀昌呆滯住了,這要有多強的實力?不是說冇有人能打開他這個九轉聖人的世界,想要打開他的世界,大道絕對要遠勝於他,至少是永生聖人之境吧?可如藍小布這般輕鬆打開他這個九轉聖人世界的,他還真冇有見過。

打開蔣桀昌的世界,藍小布都驚呆了。太墟殿的那些長老一個個都極為富有,藍小布在常廷和董晏的世界中,都弄到了近萬的極品神靈脈。在他想來,蔣桀昌肯定不會比常廷和董晏差。

當打開蔣桀昌世界的時候,藍小布還是感覺到貧窮限製了他的想象,蔣桀昌世界中的極品神靈脈至少有十萬條以上,這傢夥是毀掉了多少神界,才能獲得這麼多極品神靈脈?

頂級的煉器材料,在蔣桀昌的世界中一樣堆積成山。道果樹不是一株一株,而是一個園子一個園子的。

一條神髓晶河,足足有百裡左右。先天寶物,他都見到了好幾樣。

一朵已經晉級到聖級的火焰,居然在蔣桀昌的世界中灼燒一名男子。藍小布知道,這是蔣桀昌用聖焰灼燒對方大道,應該是想要剝離對方的大道,隻是對方大道太過完美,一直冇有剝離掉。

這傢夥好噁心啊,藍小布毫不猶豫的捲起自己的無規則火焰,將那一團聖焰吞噬掉了。吞噬掉一朵聖火,無規則火焰的等級明顯上漲了一個層次。

跟著那名男子就被藍小布送了出來,跌落在太墟殿廣場上。

此刻蔣桀昌看著藍小布已是毫無表情,他知道自己今天必死,不過他記住藍小布這個樣子了。等他再次回來的時候,他必定要將藍小布灼燒一萬年。他發誓,他絕對不會如今天這樣大意。

想要殺滅他蔣桀昌,就算是永生聖人也不一定能辦到,而藍小布絕對不是永生聖人。

“多謝道友救命之恩。”這被蔣桀昌不知道灼燒了多少年的男子在藍小布用火焰吞噬掉聖火後,居然清醒過來,然後還能自我療傷。

藍小布看著遠處的值怡建的差不多的太墟殿,隨口說道,“道友可以去那裡隨便選擇一個房間進去療傷,現在這裡安全的很。”

男子隻是一躬身,然後腳步踉蹌的衝向了太墟殿。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毫無自保能力。太墟殿是什麼地方他不知道,可他現在冇有任何選擇。

看著依然還在努力建造邊邊角角的值怡,還有一些在幫忙的修士,藍小布說道,“多謝各位幫忙,大家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隻是在這裡隨便閉關一段時間,這裡不需要建立的多豪華。當然,參加了這裡建造的道友,都可以隨意在這裡選擇一個洞府修煉。”

聽到參加了建造太墟殿,就可以在這裡選擇洞府修煉,很多人都想要過來參加建造。可太墟殿建造的已是差不多了,這個時候就算是來參加,也冇有發揮的餘地。

值怡大喜,她算是看出來了,藍小布真的冇有打算管太墟殿,她索性說道,“各位幫忙參加建造太墟殿的道友,等會太墟殿完成後,我幫忙佈置一個簡單的護陣,大家各自選擇一個洞府,其餘所有的地方,都由藍兄做主。”

這話說出來,就算是藍小布冇有表麵支援,也不可能有人來搶奪屬於藍小布的地盤。

藍小布並冇有在意,他拿出三枚戒指分彆遞給了莫小汐、孔伏生和胡青葭三人,“大家一起在這裡閉關,我需要感悟大道,你們常年在外,想必很難安心下來修煉。眼下更是受傷未愈,正好趁這個機會沉澱一下自己的大道。等大家傷勢康複了後,我們再一起聊如何回到大荒神界去。”

不用藍小布說,三人也知道現在對他們最重要的是療傷。藍小布實力如此強大,有藍小布在一邊,那就等於可以放心大膽的在這裡療傷了。

藍小布隨意尋找了一個洞府,在外麵佈置了一個防禦神陣後,立即進入了洞府。他迫切要感悟時間大道,為自己的道樹構建第七道大道道紋。

因為宇宙規則完善,強者越來越多。他如果不是來到太墟墳,完善了自己的大道,將來再出來的話,他藍小布甚至連一隻小螞蚱都算不上。所以儘管藍小布的大道完善,實力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他依然是感覺到自己的實力遠遠不夠。

就如太墟墳一般,實力到了一定的程度纔會來到這裡。那些實力超過了九轉的聖人甚至是永生聖人,是不是都早去了永生之地?

時間道卷拿出來,還冇有翻開,藍小布就感覺到了強大的歲月痕跡。藍小布的神念再次落在那一堆時間道晶上,不用問,這些時間道晶也是歲月穀中獲得的。

不過藍小布猶豫了一下,並冇有拿出這些時間道晶。這些時間道晶凝鍊了清晰的時間規則,如果拿來感悟大道的話,絕對是事半功倍。但藍小布認為,這些時間道晶畢竟是時間聖人大道遺留,如果他拿來感悟,那等於感悟時間聖人的大道,這和他的大道相悖。

先不說他感悟的如何,就算是他感悟的再完美,也是在時間聖人大道的框架之內,於他而言冇有半點好處。

他好不容易來到太墟墳,就是為了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大道,現在他已接近成功,豈會在這個時候去感悟時間聖人的大道?

他不僅不會感悟時間聖人的時間大道,還不會照著時間道卷感悟。他要的隻是時間道卷為他開啟時間大道,然後感悟屬於他長生大道中的時間規則而已。

神念從時間道晶上移開,藍小布隨手拿出了一個玉盒。這個玉盒是莫書雷給他的,為了購買他的鴻蒙生息。

對這玉盒中的東西,藍小布並不在意,不過這個玉盒中的禁製卻讓他有了一些興趣。這玉盒中的禁製就好像融入了天地一般,幾乎冇有了斧鑿痕跡。

好厲害的手段啊,藍小布暗自讚賞,隨手打開禁製。當藍小布看見玉盒中的東西時,立即就愣住了,這是……

很快藍小布就肯定了,這絕對是暗木碎片。如果不是在聖人島遇見了修煉黑暗功法的苦菜,他甚至不一定能認出暗木碎片。

隻是瞬息時間,藍小布就是狂喜。他雖然感悟了暗屬性的規則,可那規則是宇宙維模構建而來,更是從苦菜的大道中感悟到的。想要藉助這種感悟證道黑暗規則,那等於壓低他自己的大道檔次。

可有了暗木碎片就不同了,若是有一天他能將暗木碎片培養成暗木,那他絕對可以感悟到真正的黑暗規則。在藍小布心裡,黑暗規則和空間、時間屬於同級彆的大道規則,是有資格在他長生道樹外凝成一圈道紋的。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裡,朋友們晚安,順便求一下月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