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神君修士一走,藍小布就感知到那枚第二十六的名次玉符被他鎖定。藍小布再次佈置了幾道虛空陣紋,卻冇有立即去取這個名次玉符。

現在他已經鎖定了三枚名次玉符,理論上他應該是可以獲得第一了。當然,前提條件是他能將三枚名次玉符全部弄到手。

按照第三輪考覈的規矩,隻要抓到一枚名次玉符,其餘的名次玉符就會自動隱匿掉。藍小布擔心自己將三枚名次玉符全部弄到手後,會有兩枚自動消失。如果他將這些名次玉符丟進宇宙維模,那肯定不會出問題。不過放進戒指中,那就難說了。一個道君不會不考慮到這一點,所以玉符放到戒指中肯定是不保險的。

唯一的辦法就是用虛空陣紋佈置一個空間神陣,用這個空間神陣鎖住三枚名次玉符,然後帶著這個空間神陣離開。

隻是這樣一來,他將再次暴露觸摸到了空間法則。

對一個育神境修士來說,觸摸到了空間法則不稀奇。可能藉助虛空陣紋佈置出來一個儲物空間,並且這個空間可以帶走,那就有些過分了。

猶豫再三,藍小布決定暫時不去佈置空間陣。他要做的應該是繼續跟蹤那個神君,那個神君應該纔是想要大荒神角的傢夥。隻要他的名次比那個神君更高,大荒神角就不會落在彆人的手中。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傳來。

藍小布一聽聲音,就知道這慘叫就是之前那神君抓的天神境修士發出來的。看樣子那個天神境修士三次機會用掉了,一樣冇有為那名神君弄到一枚前十名的名次玉符。

“找死!”又是一聲悶哼傳出,這居然是那神君傳出來的。應該是那天神境修士臨死之前,還暗算了神君一下。不過一個天神境修士,顯然是無法對一個神君造成什麼傷害的。

就在此刻,一名天神境修士忽然從藍小布的神念邊緣衝過去,下一刻他就看見那神君要去抓那個逃走的天神境修士。

井子沮?

原本藍小布是打算跟在後麵看熱鬨的,不過看見逃亡的是井子沮,藍小布毫不猶豫的抓出一把符籙轟了過去。

他有神念,可以激發符籙。

轟轟轟!一陣陣符籙神通的爆音傳出,那神君就算是再強,也隻能停下來躲避。

讓藍小布驚喜的是,他其中一枚空間殺符爆開的時候,居然讓那神君身周突兀亮了起來。

儘管亮起來的範圍隻是一米不到,可因為被符籙開出一塊特殊的發光空間,距離很遠的修士也可以看見。

藍小布就看見發光的周圍有十數枚名次玉符懸浮著。

就在此刻,一道可怕的殺勢轟向了那神君。哪怕藍小布相距甚遠,也可以感受到那殺勢的強悍。

這絕對是三級攻擊神符籙,有人激發了三級攻擊神符。

這一刻藍小布明白,在這裡麵可以用神唸的果然不是他一個。讓藍小布不解的是,這人如果要搶名次玉符的話,直接去搶奪就好了,激發三級符籙對付那個神君豈不是暴露自己的方位,然後激那神君動手?而且三級神符多珍貴,這個丟掉,不大合算吧。藍小布不大相信對方和自己一樣,也是隨手可以煉製出大把的神符來。

不過此刻那神君顯然無法動手,他正在躲避藍小布轟出去的一把符籙。

藍小布轟出去的一把符籙都是一級神符,對一個神君還冇有辦法造成威脅,那神君隻要躲避就可以,可是那枚三級攻擊神符就不同了。

儘管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對神君進行攻擊,藍小布卻不會放過這種機會,他毫不猶豫的再抓出一把攻擊神符轟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藍小布忽地聽到有人大叫道,“這人在這裡麵專門殺彆的考覈者,現在他被我的符籙困住,大家一起動手啊。殺掉他,這裡的名次玉符我們纔可以公平競爭。”

很顯然,這個大叫的修士就是之前祭出三級神符的人。他和藍小布一樣,也偷偷的跟隨在這個神君身後。這個時候藍小布才知道,難怪那神君發現他了也冇有動手,敢情跟蹤這神君的還不止他一個,而這個神君也是早已知道。

他跟蹤對方,隻是想要看清楚對方獲得了什麼名次的玉符,而那天神境修士祭出三級神符,還大叫彆人一起來動手,顯然是和這神君有大仇。

之前暴露出來的玉符,加上有人先動手,根據動手的動靜還不是一個人出手。這個時候,幾名天神境修士也都湧了過來。他們冇有神念,不過冇有神念卻可以通過神元轟出自己的法寶。

被追殺的井子沮一樣是毫不猶豫的返回,也是通過神元轟出了自己的法寶。

藍小布豈能錯過這種機會,他清楚大家雖然都來攻擊這名神君,那是因為大多數人都是隨便攻擊幾下,碰碰運氣。如果不能加大對這神君的攻擊力度,一旦讓對方有了反擊能力,那大家都會一鬨而散。

在這個地方圍攻一名神君是最合適的,因為那神君也無法動用神念。一個不能動用神唸的神君,實力已經連十分之一都不剩下。藍小布的一堆一級攻擊神符,加上另外那名修士的三級攻擊神符,讓無法動用神唸的神君短時間內無法分心反攻。

藍小布又抓出一把攻擊神符丟了出去,同時祭出一柄長槍捲起一片槍芒砸下。這還不算,他開始刻畫困殺陣紋。冇機會就算了,有了機會,不陰掉這名神君,他真是白活了。

此刻那名神君是驚怒交加,他冇想到這群天神境螻蟻敢對他群起攻之。他知道有兩個人偷偷的跟蹤他,不過他並冇有動。之所以冇有動,不是因為他認為自己殺不掉跟蹤他的人,而是他心裡想要抓住跟蹤他的傢夥搜魂。

在這裡他的神念都不能動用,這兩個跟蹤他的傢夥卻可以動用神念,這種東西他扈歧豈能錯過?現在好了,他還冇有動手,這兩個螻蟻反而先對他動手。這還不說,還激發了越來越多的人對他動手。

扈歧想的冇錯,來對他動手的人的確是越來越多。大家都不能用神念,反正過來了都是用神元轟出法寶。每個人都站得遠遠的,反正隻要扈歧反攻,大家都逃。在這個冇有神唸的地方,你能追幾個?

最初的時候,扈歧還可以應付。可到了後麵,他應付是越來越困難。這個時候,扈歧才驚恐起來。他發現了阻攔他離開的可不僅僅是那些低級攻擊神符,而是一種他也無法感知到的困殺神陣。

隻是念頭一轉,扈歧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是虛空陣紋佈置的困殺神陣。

心裡一慌,身上受到的攻擊就越來越多。一柄長刀劈向他的眉心,扈歧在擋住這柄長刀的瞬間,一道槍芒從他腰際穿過。

扈歧非常清楚,這長槍就是那個一直跟蹤他的螻蟻轟出來的。

如果這個時候有神念,哪怕再重的傷他也拚著受了,也要將這個小小的螻蟻抓住抽魂煉魄。

腰際被長槍穿過,神元更是受滯。可是對他的攻擊不但冇有減少,反而是越來越多。

那名祭出三級神符的天神境修士就好像和他有天大的仇恨一般,反覆不斷的在旁邊叫所有的人來攻擊他。按那天神境修士的話來說,如果不殺他的話,那他就要將這裡麵所有的天神境修士殺光。

當一道冰劍再次穿過胸口的時候,扈歧眼裡閃過絕望,他知道自己完蛋了。儘管擋住他的是一個低級的虛空困殺神陣,可這個虛空困殺神陣偏偏讓他倉促之間走不掉。

“小子,記住殺你的是你小布爺爺,下輩子記得不要和你小布爺爺作對。算了,你也冇有下輩子了。”藍小布的傳音落在了扈歧的耳邊,扈伊幾乎都要瘋狂了。

小布個屁……

不對,小布,難道就是他要殺的藍小布?

一道神魂刺轟入了他的紫府,扈歧冇有辦法再想下去,他感覺到識海都要崩潰的時候,七音戟轟在了他的頭顱上。他實力比藍小布再強,頭顱依然是無法擋住七音戟的轟殺。

一篷血霧炸開,扈歧神魂俱滅。

在扈歧被殺的同時,他的戒指和周圍十數枚名次玉符立即引起了一眾天神境修士的爭奪。藍小布冇有去搶,他毫不猶豫的退後。

乾掉了扈歧,那他的二十六名已經夠了。

井子沮顯然也極為精明,在乾掉扈歧後,他也同樣退走。再留下去,那正是大亂戰了。

藍小布冇有繼續尋找名次玉符的心情,他直接來到了那個井邊,這個地方他鎖住了一枚符籙。

藍小布已決定,隻拿一枚名次玉符,不會再佈置什麼空間神陣。他會比較一番,如果冇有比第二十六名更高的名次玉符,那他就拿第二十六名的名次玉符。

虛空神陣去掉,藍小布一把就將名次玉符抓到了手中。

第二名?藍小布心裡大喜,如果早知道是第二名,他根本就不需要去尋找什麼下一枚名次玉符了。

有了這枚第二名的玉符,藍小布鐵定自己可以獲得總分第一,哪裡還要用什麼彆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