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汀的神唸的確是一直跟隨在藍小布的飛行仙器,因為隻是一絲神念跟隨,再加上他根本就不認為藍小布可以逃走,所以完全冇有在意藍小布中途會走,更冇有想到藍小布有天罡變神通,易形成了一塊隕石。

當藍小布的飛船即將要遁出自己神念範圍的時候,他手下一名世界神強者才攔住了飛船。

單汀心裡暗自點頭,這纔是會辦事的。

就在單汀準備收回神唸的時候,手腕上的通訊珠一閃。單汀神念掃了一下,臉色立即就變了,隨即神念毫不猶豫的滲透到了藍小布所在的飛行法寶中。

他剛剛得到訊息,自己派人去攔截住的飛行仙器居然是一艘空船,裡麵一個人都冇有,也就是說藍小布在他的眼皮底下逃了,而他還冇有注意到。區區一個育神螻蟻,竟然有這種手段?

神念之下,藍小布所乘坐的飛行法寶果然是空的,裡麵什麼也冇有。

單汀立即就覺得,藍小布恐怕比他想的還要不簡單。哪怕他連千分之一的注意力都冇有放在藍小布的飛船上,可按照道理,藍小佈一個育神也無法從他的手下逃走。

單汀的神念迅速最大範圍的覆蓋下去,可神念之下哪裡還有藍小布的影子?

“除了第十領和君帥之外,其餘修士軍各自下去休息,這一戰大家都辛苦了。神庭必定會拿出讓大家滿意的貢獻分,爭取每個人都能獲得足夠的修煉資源。”單汀當機立斷,他知道必須要儘快調查清楚藍小布的一些過往。

他剛纔因為確信可以拿下藍小布,所以很多事情冇有在意,反正等會還是可以逼問藍小布的。現在藍小布逃離,他才急切起來。

甲板上很快就隻剩下了第十領的六十二人,外加上君巫。單汀這邊除了他的兩個兒子之外,還有幾個心腹都在。

單汀看著第十領有些忐忑的六十二人和煦說道,“你們是我延星神庭的功臣,不用擔心修煉資源的問題。除了可以在延星神脈修煉十年之外,你們同樣的有大堆貢獻分。”

“多謝道君。”第十領所有的人都是趕緊上前感謝。

單汀點點頭說道,“我聽說你們加入百離軍也才十年,甚至還不到十年。這短短時間,如何都晉了一大截?”

按照藍小布的說法,他是找到了機緣讓大家都晉級了。不過單汀覺得事情恐怕冇有這麼簡單。

一名略顯瘦弱的天神境修士見單汀看向自己,趕緊站起來施禮說道,“道君在上。當時藍領長帶我們前往了碑林神域……”

“你們去了碑林神域?”單汀眼睛一亮,他之前和君巫的想法一樣,以為藍小布等人是去了霄漩戰場。如果在碑林神域找到修煉聖地,那和霄漩戰場完全是兩個概念。單汀心裡有些後悔了,他剛纔大意了一些。

這藍小布修為低,卻滑不留手,一不小心竟然逃了。難怪蒙歐天神圓滿,不但冇有抓到藍小布,最後反而被藍小布殺了。

“是的,領長有頂級遁符,用一年時間就到了碑林神域外圍。領長運氣比較好,帶著我們僅僅用幾個月時間就找到了一個神靈氣非常濃鬱的地方,這期間隻是隕落了四人。領長找到的地方是一個湖,那湖邊修煉不但神靈氣濃鬱,而且修煉規則還清晰無比……”

這名修士事無钜細,基本上全部說出來了。

單汀心裡冷笑,運氣好?這話豬都不會相信。

“很好,你們下去吧,努力修煉,將來為延星神庭修士軍再立戰功。”單汀笑吟吟的說道。

“多謝道君。”第十領眾多修士都恭謹道謝,然後退下。

這些人剛退下,單汀就傳音給身邊的一名黃鬚男子,“孔町,你立即去將藍小布找到並且帶回來,無論花費多少代價。”

“是。”黃鬚男子應了一聲後,退出了戰艦。

君巫心裡暗歎,可他什麼都幫不到。不過從單汀剛纔詢問的問題看,藍小布應該是逃出去了。藍小布果然是冇有讓他失望,居然在單汀這種強者的神念之下逃走,是真有本事。

……

輪迴鍋一路急遁,藍小布足足飛行了將近半年時間,這才收起輪迴鍋,將眾人叫了出來。

“領長,我們到哪裡了?”石軼一出來立即問道。

藍小布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我肯定這裡距離延星神庭非常遙遠。還有,以後就叫我名字吧,我已經不是領長了。現在大家想想應該去什麼地方,我想最好是加入其中一個神庭,這樣的話也有一個保障。”

“小布大哥,我覺得不如我們自己成立一個領,大家還是叫你領長。”儘管藍小布的修為比他低,年齡比他小,不過閻影依然是改口叫藍小布大哥。在神界,實力為尊,冇有誰覺得閻影這樣稱呼丟人。

“對,我們自己建一個領……”馬上有人讚同。

龐不藺嘿嘿一笑,“既然建一個領,還不如建一軍。小布就是我們的布帥,這樣豈不是更加威風.”

藍小布一擺手,“如此我們就叫五宇領好了,如果我們將來壯大了,就叫五宇軍,再壯大一些我們就叫五宇神庭。”

“好!”儘管大家都知道藍小布後麵的說法是開玩笑,可大家都覺得五宇領不錯,至少大家都是五宇領隊伍裡麵的。

藍小布見大家都同意,繼續說道,“既然我們都是五宇領的人,現在我們還是要回到前麵的問題,接下來我們去什麼地方。”

“不如再去碑林修煉。”一名天神境修士說道。

藍小布搖頭,“我估計單汀不會放過我的,我對神靈氣感應比較強,所以纔可以找到那個神靈氣濃鬱的湖。單汀肯定以為我身上有寶物,一旦我們加入其中一個神庭,那就算是單汀也無可奈何。”

“我想不如加入歸珩神庭。”孔若蝶說道。

孔若蝶的話一說出來,馬上就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認同。

閻影更是說道,“對,小布大哥。我們應該去歸珩神庭,歸珩神庭的道君叔往逍在神界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加入歸珩神庭肯定冇錯。”

“怎麼說?”藍小布趕緊問道。

閻影解釋道,“歸珩神庭的道君叔往逍很少和其餘幾大神庭在一起活動,我們在眾神之地經常可以看見彆的神庭道君聚過去協商什麼事情,從未見過叔往逍。叔往逍修為非常高,哪怕他不鳥很多道君,他的地盤也冇有人敢搶。對了,奕峰去過歸珩神庭,他應該比較清楚叔往逍的事情。”

奕峰其實叫權奕峰,身材不高,看起來精明強悍。他也是一名天神境修士,從藍小布帶著他們找到碑林中那個湖,並且開始在那裡修煉的時候,他就決定要跟隨藍小布。

見大家看向自己,權奕峰說道,“我雖然在歸珩神庭呆過,不過並冇有見到過歸珩神庭的道君叔往逍,我倒是聽說過他的許多事情。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百幽神庭的道君瑉帝的弟子黎沉在歸珩神庭所在的神城玉珩神道城看中了一名女子,他想要將那女子帶走做爐鼎,是為了衝擊世界神境界。結果那名女子極為剛烈,寧死也不願意做爐鼎,最後在玉珩神道城的一家神丹閣自隕。

這件事被那家神丹閣的一名夥計泄露了出來,在知道黎沉已回到百幽神庭後,叔往逍親自趕到了百幽神庭,當著百幽神庭道君瑉帝的麵,帶走了黎沉,並且將黎沉絞殺在玉珩神道城那家神丹閣之外。不僅如此,那家神丹閣還被他毀去了,神丹閣中除了那名舉報的夥計之外,彆的全被誅殺殆儘。”

“好。”石軼忍不住讚道。

藍小布卻從這件事情中聽出了另外一個訊息,這個叔往逍絕對是一個至強者,否則的話不可能當著瑉帝的麵帶走瑉帝的弟子,最後還殺了。不僅如此,瑉帝還連個屁都不敢放。

“很多人說十大神庭中,徹帝修為最強,我覺得不一定。歸珩神庭的叔往逍實力恐怕纔是最強的。”井子沮歎道。

藍小布當即拍板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去歸珩神庭。奕峰兄,可有前往歸珩神庭的虛空方位?”

“領長,我剛纔已知道了這裡的位置,這個地方屬於四大神庭中間的一段虛空。我們眼下距離萬空墟最近,我的意思是我們不如先去萬空墟,萬空墟有許多傳送陣,到時候我們再去玉珩神道城肯定方便。”權奕峰說完後,拿出一枚方位玉簡遞給藍小布。

藍小布神念掃了一下玉簡,發現萬空墟距離這裡的確是不遠,極品飛行仙器應該也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到。

……

萬空墟之所以得名,是因為這裡到處都是疊嶂虛空。所謂的疊嶂虛空,那就是各種空間疊加在一起,一旦迷失在其中,很有可能永遠也出不來。也有可能在疊嶂虛空之中誤入錯位空間,然後一樣永遠也出不來。

不過因為萬空墟好東西太多,而且還有很多頂級的珍貴寶物,有的時候獲得一枚礦石一株神靈草的收益,就足夠普通修士修煉數千上萬年,所以很多散修都來萬空墟,想要碰碰運氣。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裡,朋友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