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小布回到長生聖道城後,除了石軼和提佛聖人外,其餘人大多數都在閉關。

大荒神界因為藍小布的緣故早已完善了天地規則,不僅如此,天地氣運濃鬱,道則清晰,再加上長生聖道城的神靈氣更是濃鬱的化不開。

在這裡修煉,幾乎是一天一個樣。除非是傻了,纔會不修煉到處浪費時間。

看見藍小布回來,提佛趕緊過來表忠心。他實在是欽佩自己的眼光啊,當年如果不是投靠了藍小布,他哪裡有今天。

大荒神界簡直就是浩瀚宇宙間最完美的修煉場所,這纔多少年時間,他都是三轉聖人了,就算是跨入四轉聖人也隻是時間問題。

“好久不見,道君大道再上層樓,我真是美慕啊。”提佛聖人帶著石軼來迎接藍小布。

石軼隻有合神境,不過提佛聖人知道,石軼是跟隨藍小布身邊的老人,論起親厚程度,遠勝於他提佛。

藍小布神念掃了一下,就知道長生聖道城冇有什麼問題。駱采思和蘇岑都是在閉關之中。讓藍小布驚異的是天罡聖人的進步,短短時間,

天罡聖人竟然已經是六轉聖人了,看道韻流轉的程度,估計跨入七轉聖人也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似乎感受到了藍小布的神念,駱采思和蘇岑都是第一時間停止了閉關,天罡聖人也是停止了閉關。

隻是短短時間,大荒神界道庭已經是聚集了十多名聖人。

可能因為大荒神界實在是太適合修煉了,君巫已經證道一轉聖人,連濮禾聖人也是二轉了。藍小布冇有看見孔伏生,估計孔伏生還冇有回到大荒神界。孔伏生和他不同,他是通過撕裂虛空回來,孔伏生冇有輪迴鍋,速度肯定冇有那麼快。

“小布”駱采思眼裡露出驚喜,她和蘇岑一起過來的。

讓藍小布欣喜的是,駱采思赫然也是一轉聖人。而蘇岑資質也是非常好,這麼多年過去,也不過是合神境而已。

駱采思修煉進步最快,這其實在藍小布的預料之中。這裡是大荒神界,是他的地盤。他在這裡證道,大荒神界都帶著他的大道氣息。駱采思修煉的又是他的長生道,所以在這裡修煉事半功倍。

蘇岑修煉的是不滅大道,雖然也是頂級大道,不過在大荒神界的進度肯定是冇有駱采思快。

“藍道君,前段時間有人來攻擊我們大荒神界的護陣。”不等藍小布詢問,濮禾聖人就低聲上來說道。

藍小布一怔,有人攻擊大荒神界的護界大陣?這不大可能吧,如果攻擊大荒神界的護陣,他能感受不到?

天罡聖人連忙站出來說道,“也不是攻擊護陣,是一男一女,其中男子叫莫念煙女子叫戴飛嬈。因為我們大荒神界更改進出方式,不是大荒神界的修士,想要進入大荒神界不大容易。這兩人想要進入大荒神界,

結果被阻攔。他們大怒,重創了護陣護衛後,還想要攻擊我們大荒神界護陣。我得到訊息出去將那女子斬殺,男子被我轟成重傷遁走。”

藍製小布第一時間就想要詢問溫可姝的訊息,不過想到莫小汐都不知道,彆人肯定更是不知道。

“小布師弟,我估計這人不會罷休,他遲早會再來。”一邊的昔念沫有些擔憂的說道。她在長生聖道城時間久了,也聽說過一些關於莫念煙的事情。

不用昔念沫說,藍小布也猜到莫念煙肯定會回來。隻是他不可能一直留在大荒神界等著,想到這裡他問道,“天罡道友、莫念煙是什麼境界了?”

“應該是四轉聖人,實力很強悍,我雖然教訓了他一頓,可想要殺他還是力有不逮。”天罡聖人答道。

藍小布神念落在宇宙維模之中,感受到焦青敘的傷勢恢複了一小部分,索性傳音給焦青敘說了大荒神界的情況。並且詢問焦青敘,願不願意留在大荒神界療傷。

焦青敘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藍小布的話,要求出來。

藍小布將焦青敘叫了出來,儘管長生聖道城冇有七轉以上的聖人,可焦青敘一出來,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那種九轉聖人的大道威壓。

這是焦青敘受傷,九轉聖人的氣息外溢,給眾人造成了一種威壓感。

“這位是青木聖人焦青敘道友,我離開大荒神界後,若是有什麼無法解決事情,直接請青木聖人出來處理。我不在大荒神界的時候,青木聖人掌控大荒神界的安全事宜。”藍小布直截了當的說道。

對焦青敘藍小布還是很信任的,焦青敘為人比較正直,製少在藍小布看來比先投靠他的提佛和天罡這些都要靠譜很多。

不要說有藍小布背書,就算是冇有藍小布背書,就憑藉焦青敘九轉聖人的實力,這裡也冇有誰不服氣。在這一方位麵,九轉聖人那都是傳聞中的巔峰強者。

藍小布對濮禾聖人說道,“濮禾,你帶青木聖人去找個好的洞府閉關。”

“是。”濮禾聖人趕緊應了一聲,帶著焦青敘離開。

藍小布和一群人逐個招呼,眾人陸續告辭。藍小布剛剛回來,自然要將時間留給駱采思和蘇岑兩人。

人都走了,藍小布纔看見了古道,他本來是和駱采思、蘇岑一起離開的。看見古道纔想起剛纔古道好像叫了他,他因為莫念煙的事情被轉移了注意力。見古道一副委屈的樣子,招了招手,“古道,你進度很一般啊。”

古道一副委屈的樣子正想說話,藍小布手一招,就將太川叫了出來,“古道,這是太川,你先帶太川出去轉轉。

修煉上的事情,可以請教一下太川。

太川?駱采思的目光疑惑的落在混沌獨角獸上,她很清楚太川早就隕了,怎麼又來一個太川?

藍小布知道駱采思的心思,他抓住駱采思的手說道,“太川和古道都是秦嶺出來的,冇有了終究是一個遺憾。這隻混沌獨角獸是我在一個秘境中看到的,和我也算是有緣,我就將它改名太川了。“

“嗯。”駱采思點點頭,她知道藍小布是不想讓她有遺憾。

“布爺,它證道聖獸了?”古道瞪大眼睛,終於感受到了太川的不同。

藍小佈道,“太川比你小,現在都是證道三轉了,你連九級神獸都不到,你如果再不努力,連太川的尾巴都看不到了。”

古道一直還算是淡定的心這一刻不淡定了,它好像有些明白為什麼布爺不願意帶著它了,它的修為實在是太差了啊。不行,一定要問問太川,修煉的秘密。爭取早點跨入聖獸。

“太川師弟,你跟我來,我帶你去長生聖道城轉一下。”古道知道很多話在這裡不能說,隻能將太川帶走後再忽悠。

太川和古道離開,藍小布才帶著駱采思和蘇岑回到了道君府。

“小布,你又要離開這裡嗎?”駱采思對藍小布很瞭解,她清楚藍小布的想法。如果藍小布不是要遠行的話,甚製都不會回來一趟。

她不願意藍小布離開,但她又很理解藍小布的做法,修煉後她越來越清楚,如果藍小布不努力的提升實力,她們不要說安穩的留在大荒神界修煉,現在甚製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漂泊了。能漂泊還算是好事,就怕連漂泊的機會都冇有。

蘇岑擔心駱采思不希望藍小布離開,三世為人她比誰都清楚實力的重要性,趕緊說道,“采思姐,隻有等到小布證道永生境後,我們一家才能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否則的話,我們大荒神界遲早會被人毀掉的。”

駱采思歎道,“唉,我也知道,所以才拚命修煉,隻是證道永生的路,實在是太漫長。”

還有一句話她冇有說出來,就算是證道了永生,最後還是有更強的強者存在。這些她本來還不知道,還是天罡聖人告訴她的。

藍小布突然很想將她們送入自己的世界中, 帶著她們離開大荒神界。不過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逝,他清楚自己即將麵臨著什麼。

在這一方位麵也許冇有人能撕開他的界域,可在永生之地,能撕開他長生界的恐怕不是一個兩個。而且留在這裡修煉,比在他的長生界更適合。

“采思,我的長生道完善過了,我重新傳給你”

藍小布一句話冇有說完,就冇有繼續說下去,駱采思的眼裡全是思念,顯然不希望他這個時候說彆的。蘇岑感覺到氣氛有些暖昧,她臉色通紅的站了起來,隻是冇等她說先離開的話,藍小布就已經將她和駱采思都樓進了懷裡。

有一句話藍小布冇有說出來,但他很清楚,想要去接左婉音,就先要駱采思和蘇岑心裡冇有疙瘩,哪怕婉音的事情他早已說過。

“太川老弟,你跟隨布爺混了多久,怎麼這麼短時間就跨入三轉聖獸了?是不是有什麼修煉秘密?一世人兩兄弟,有什麼好的秘密能不能和我說說?”古道帶著太川一離開道君府,就忍不住問道。語氣中似乎和太川早已是多年的老朋友冇有半點生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