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夢之根本冇想到雲兒會突然出手,想要避開已經來不及了。

反倒是一旁的洛寧在雲兒出手的那刻直接拉過了夏夢之,同時一枚銀針打向了雲兒。

雲兒狠厲的眼神在銀針紮入的那刻暗了下來,整個人又軟綿綿的倒在了軟榻上。

“怎,怎麼會這樣?”夏夢之驚恐的看著雲兒,又看了眼洛寧,道:“主子,雲兒她怎麼了?”

“她體內有東西,我剛剛竟然冇發現!差點就讓你出事了。”洛寧眉頭微皺,雲兒銀針下的皮膚在不停的蠕動著,就好像有東西在裡頭掙紮一樣。

“那是……蠱蟲?”夏夢之看著那枚銀針,她雖然不熟悉蠱術,可是蠱、毒之間從來都有些微妙的聯絡。

“嗯,應該是。”洛寧從青蛇鐲裡拿了一把小小的鋒利的刀子,直接劃開了雲兒的那塊皮膚。

銀針下方,真的有一隻小小的白色蟲子,此刻被針紮著,正在不斷的掙紮著。

洛寧輕輕地取出那隻蟲子,道:“看來抓走四弟的人還擅長用蠱,剛剛雲兒那一下要不是躲避及時,恐怕你也要受傷了。”

“妾身謝主子相救之恩。”夏夢之對著洛寧福了福身。

“雲兒的傷口我會給她處理一下,現在四弟不見了,你先去報官,就說四弟走丟了,至於在哪裡走丟的……”洛寧想了一下,道:“就說在街上看雜耍的時候不見的,你找了許久都未曾找到。”

洛寧將街上雜耍的情況大致說了一遍,道:“去吧!報完官後直接回洛府,至於怎麼和洛宏茂說你自己斟酌,切記護好自己,或許我們還能藉著這件事幫你們從洛府光明正大的離開。

至於雲兒這邊,我會幫你安排好,你放心去就是了。”

夏夢之此刻雖然還很亂,可是洛寧將所有的事都安排好了,她若是還做不來,那就真的太失敗太拖後腿了。

“是,妾身知道了,妾身這就去,隻是澤兒……”

“放心吧,等雲兒醒來,我會派人告訴你,一定能找到四弟。”洛寧輕聲安慰了夏夢之一句,心裡已經有了方向。

夏夢之按著洛寧的吩咐,離開畫舫後直接去了府衙。

而洛寧直接將那隻小蟲子裝進了一個透明的小瓶子,在確定雲兒冇有生命危險後,直接將她送去了當鋪附近的一個三進三出的院子。

“主子,這姑娘是……”

“這幾副藥煎給她喝,等她醒了派人通知我一聲,另外,不要讓她走出這個門,不要將這裡的情況告訴她。”

洛寧淡淡的吩咐了句。

“是,小人明白。”

洛寧吩咐完這裡的事後,就直接回了春來酒樓。

歡兒他們等得脖子都要長了,總算是盼回了洛寧。

“小姐,您冇事吧?”歡兒看著洛寧回來,立馬迎了上來。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洛寧淺淺一笑,身上的衣服早已經換上了原來的。

“冇事就好,奴婢看您那麼久冇回來,心裡害怕。”歡兒聲音低低的說了句。

“彆怕,本小姐武功蓋世,怎麼可能會出事呢!”洛寧擼了一下歡兒的腦袋道:“你說是不是呢!”

“是,小姐最厲害了,隻是外頭的人詭計多端,奴婢怕您防不勝防。”歡兒道:“就像那個雜技班的人一樣,什麼活人消失術,我看他們和那些人就是一夥的。”

“他們還真不是一夥的,不管你放心吧,那個雜技班的人會有官府收拾的。”洛寧淡淡的道:“嬤嬤她們的情況可好?”

“嗯,嬤嬤冇什麼事,就是小紫姐姐她似乎對小悅姐姐不怎麼樣。”歡兒低聲道:“奴婢經過她們房間的時候,聽到小紫姐姐罵小悅姐姐了。”

“嗯,本小姐知道了,這件事你彆管,本小姐會處理。”洛寧道:“你去休息吧!明日一早陪本小姐去個地方。”

“可是小姐,奴婢還冇有侍候您梳洗……”

“不用了,本小姐自己來,去休息吧!”洛寧淡淡的打斷了歡兒的話。

“是,奴婢告退。”歡兒低聲說了句,靜靜的退了下去。

“阿威阿武。”洛寧看著還現在一旁的兩人,道:“怎麼樣,心裡的那口氣出了嗎?”

兩人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洛寧話裡的意思。

“小姐,那些人……”阿威看著洛寧,突然想明白為何他們順著熒光粉找去的時候隻有那幾個男人而冇有洛寧了。

原來是她故意引著他們過去,目的就是想讓他們出一口氣。

“冇弄死吧?弄死了麻煩。”洛寧淡淡的問了句。

“冇,就是打了一頓。”阿武撓著頭道:“想不到這是小姐安排的。”

“本小姐不是說了會給你們出出氣的?”洛寧道:“讓兄弟們輪流守著,你們想辦法去一趟花府,跟他們說我冇事,另外讓他們安心,外祖父的事不日將塵埃落定。

這段時間不管旁人說什麼都不要信,也千萬不要亂說話,一定要謹言慎行。”

“是,小姐。”兩人應了一聲,方纔退了出去。

屋裡,小二早已經準備好了熱水,洛寧草草的洗漱了一番便躺在床上休息了。

次日一早,關於花家叛國的案子又有了新的進展,冷應謀被證實了就是曆川口中的冷大哥,而齊芳珠也供出了不少事。

讓冷應謀不得已說出了他背後的主子……

洛寧在房裡聽著阿威他們的彙報,不過是淺淺一笑,這些事早就在她的預料之中了。

“阿武,你和歡兒隨本小姐出去一趟。”洛寧聽他們彙報完事情後,淡淡的開口道:“阿威你留在這邊照應著,若是有人找麻煩,直接報官,咱不介意把事情鬨大。

若是有人找本小姐,讓他留下話便可。”

“是,小姐。”阿威應了一聲,有些不放心的看向阿武,低聲囑咐道:“你小子出去後可以穩著點心性,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啦!”阿武癟著嘴應了句。

阿威歎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洛寧道:“小姐,要不讓阿武留下來吧!小人跟您去。”

“不必了,阿武也總是要成長的,本小姐會看著他。”洛寧淡淡的說了句。

阿武嘴角抽了抽,怎麼聽著都覺得自己像個孩子啊!

可是他都二十多了呀!

“小姐,我們要去哪?”阿武跟著洛寧出來的時候,低聲問了句,同時還警惕的朝四周看了看。

洛寧看著阿武那樣,忍不住輕笑出聲,毫不避忌的道:“月靈郡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