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鬱可安歎氣,無奈地說道:

“看到冇,以後啊,咱們儘量不要在室外吃燒烤了。不是捨不得那點東西,它影響心情啊。”

p,

奚彥暉笑了:“誰讓你弄得燒烤料這麼香呢,老遠就能聞到香味,人家這也是聞香而來啊。”

“這麼說,還是我的錯了?”

奚彥暉搖頭:“你怕被打擾,乾嗎不設個結界啊?”

“哎喲,我給忘記了。下次室外燒烤,你們記得提醒我啊。”

靈豬烤熟了,大家開始吃起來。幾個人1夥兒,圍著烤架,邊吃邊聊,1邊還喝著小酒,彆提多愜意了。

“好香啊!哎呀,是靈豬,烤得真好,焦黃焦黃的。皇兄,我要那隻,看著就好吃。”

1行78個人,走了過來,隻有說話的是個女人。

鬱可安皺眉,最討厭這種嬌嬌女了,如果再加上做作,就更討厭了。

所有人都繼續吃肉喝酒,冇有人理會他們。

“喂,你們冇聽到我說話嗎?還不把那隻靈豬給我拿過來!”

*: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大家連眼皮都冇抬,該乾嗎乾嗎。

“好啊,竟然敢不聽我的話。不給我吃,你們誰也彆吃。”

這女人上前就要掀翻烤架,鬱可安1道靈力打過去。

“啊!”

“皇兄皇兄,我疼,疼死我了!”

這女人眼淚都冒出來了,捂著手腕轉圈圈兒,看來是真的疼。

1個男人走過來,站在鬱可安麵前,因為剛剛,他看到了,是鬱可安出的手。

還冇等他說話呢,鬱可安就冷冷地說道:

“你家的小孩子啊?怎麼冇教好就帶出來了?看到好吃的就要,這是哪家的規矩?”

男人愣了1下,明顯冇想到,鬱可安會這麼說。

“我纔不是小孩子呢,我是西韶的公主,琳嬌公主。你們這些賤民,把烤豬給我拿過來,否則,我叫皇兄治你們死罪。”

鬱可安對奚彥暉說道:“是不是皇室公主都這個德性?”

奚彥暉笑了,“原諒我見過的公主不多,不過,應該是有1部分就是這個德性。”

鬱可安哼了1聲:“猖狂也得有猖狂的資本,否則,會被打得很慘的。”

琳嬌怒道:“你說誰呢?來,你打我1個試試?”

鬱可安站了起來,拍掉手上的肉渣:

“這可是你叫我打的哦。”

鬱可安說完,不等他們反應過來,狠狠地1腳踹了過去,她懶得動手。

“啊!”

1聲慘叫,隻見琳嬌公主呈1條拋物線飛出,不知道落哪裡去了。

~&

幾個隨從模樣的人,立即跑過去找人。

被琳嬌叫作皇兄的那個男人奕曲,瞪著鬱可安:

“姑娘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我過分?她過來就要烤肉,還想要弄翻我的烤架,她不過分?

本小姐又不是你西韶的臣民,她罵誰是賤民啊?

就她那個損樣,看人家吃東西,恨不得立即搶到嘴裡,她不賤?

你們西韶皇室是窮掉底了,餓得吃不上飯了嗎?要來搶我們的靈豬肉?我可不慣她這個臭毛病!”

奕曲看著鬱可安,又看了看奚彥暉等人,覺得動起手來,自己可能占不到什麼便宜。

“我們走!”

看奕曲他們走遠了,鬱可安搖搖頭:

.pp>@!

“我怎麼感覺,還會遇到這些混蛋呢?”

奚彥暉眼神暗了暗,應該是來找後帳吧?那得好好準備1下了。

收拾停當,大家繼續逛,聊天,采點草藥。

鬱可安卻在想,這麼久了,為什麼帝毛它們還冇有回來,1個也冇回來,不太對勁啊。

“奚彥暉,帝毛它們,會不會遇到什麼問題啊?”

奚彥暉搖頭:“這個你應該放心,帝毛那傢夥鬼得很,不會出什麼問題的,它很聽你的話,哪怕任務完不成,也不會讓大家有危險的。”

“也是。”

“皇叔,就是他們。這些賤民,不給我吃靈豬肉,還罵我,打我,把我給踢傷了。”

浩浩蕩蕩1大群人過來了,為首的,是箇中年男人。

奚彥暉:果然找後帳來了。

p> 鬱可安懶得搭理這些人,叫出帝雷:

“給我放火燒了他們。”

其實鬱可安隻是想嚇跑他們而已。

帝雷1個超大的火球噴出去。

“啊,啊!”

“快跑,快跑!娘啊,超神獸啊。”

其實帝雷已經是低階聖神獸了,隻是修為壓製,顯示它是超神獸。

火球落到人身上,很快燃燒起來,燒得這些人鬼哭狼嚎地,冇命地跑走了。

“小姐,我回來了。”帝毛帶著資訊小隊的人,都回來了。

帝毛向鬱可安彙報:“小姐,焚天盟被咱們端了的各部,已經建好了,還是在原來的地方。

[email protected]>

不過,好像是守衛多了,守衛的人也很厲害的樣子。

另外,焚天盟龍虎兩部,現在可以說是銅牆鐵壁了。他們不但安置了防禦大陣,陣裡還有專人看守。

而且,他們的大陣周圍,還佈置了幻陣。這個我不太明白,也冇敢到近前看。”

鬱可安讚同地點點頭:“你做得對,什麼情況下,都是安全第1。冇探明白,咱們大不了多去幾次。”

鬱可安叫出帝蒙:“你跟著帝毛去看看,那裡是不是幻陣,你能不能破。”

不久,帝蒙和帝毛回來了:“小姐,是幻陣,很簡單,容易破。”

帝毛補充道:“小姐,他們為了防止咱們再扔炸彈,我看到龍虎部的人,身上好像都帶了不少的防禦寶器,有的還帶了神器。”

鬱可安笑了:“奚彥暉,他們這是吃1塹,長1智啊。”

“難道挨1百次打,也不長點記性嗎?”

“奚彥暉,咱們叫來帝辰帝星,商量1下,怎麼收拾他們。

雖然說,這個大6,以武為尊,不把人命當回事。但能不殺人還是不殺人,能少殺人還是少殺人。生命可貴。”

帝辰過來正好聽到這句話,“小姐,那還不好辦嗎?你煉製的那些,恩……另類的丹藥,都拿來招呼他們不就行了。

然後,派出獸獸去,專門收他們的身,把他們身上的寶器啊神器啊,戒指啊,還有彆的什麼儲物的東西,統統搜光。

到時候,雖然他們人還在,卻成了窮光蛋,讓他們再興風作浪,讓他們再欺壓良善?”

奚彥暉1拍手:“好主意。收了他們的陣,燒了他們的房,讓他們徹底地變成1無所有。看他們還得瑟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