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克拉克回到肯特大廈的時候,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渾身是血了,他的身體不斷抽搐著,嘴中有鮮紅的血液往外冒著。

“克拉克,我的孩子……”

科特夫婦看到眼前被打成重傷的克拉克·肯特頓時雙眼濕潤起來,瑪莎更是一把攥住了克拉克的手,不斷哭泣著。

就連喬納森都眉頭緊皺,同時向著身邊的朱庇特詢問道:“朱庇特克拉克這是怎麼回事?簡單的訓練會把自己傷成這樣子嗎?”

“對啊,朱庇特!克拉克他不會是經曆了什麼巨大災害吧?或者說,他其實是被一些反派打成這樣子的?”

瑪莎哭泣著,對於小兒子的狀態,她內心無比痛苦。

“嗯……”

朱庇特思考著,他在思考,眼前的情況應該如何去解釋。

“媽媽,父親,這不賴哥哥,是我,是我一直冇有喊停的緣故!”

就在朱庇特思考的時候,原本緊閉雙眼的克拉克忽然睜開了眼睛,他似乎傷勢真的很重,用儘全力才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哦。可憐的克拉克!”

瑪莎聞言,抱著克拉克,輕聲講著,眼眸中儘是憐惜。

“哥哥,你放心吧!我知道,這是你對我的考驗,真正的英雄是要經過千錘百鍊的,我們的敵人都很強大,我們需要不斷變強!而如果在訓練中不投入百分之百的話,到時候就會死在戰場上!”

“哥哥,你看著吧!我會努力的,終有一天你會認可我,允許我成為一名合格的英雄。”

克拉克隨著他的清醒,氪星人的強大恢複力讓他每一秒的狀態都要比上一秒好,原本好結結巴巴的克拉克現在已經可以毫無壓力的,對著朱庇特說出一大段掏心窩子的話語。

“克拉克老實說你能這麼去想就已經讓我很欣慰了!”

“我會期待著,看到你擁有獨當一麵的實力,可以穿著鬥篷飛上天空,保護世界的樣子,我會耐心等著你~”

朱庇特給予了克拉克肯定。

“謝謝你,哥哥……”

克拉克說著,滿意地閉上了雙眼,眼下他必須儘全力去休息,然後爭取早一點脫離這個病床,早點開始訓練,爭取早一些可以飛上天空捍衛和平。

“不用謝……”

朱庇特知道克拉克這傻孩子完全誤會了他的意思,他其實想讓克拉克知道什麼叫做知難而退,不過無所謂,既然克拉克誤會了,那就換個方法好了。

“你們都是我的驕傲!”

瑪莎看著病床上的克拉克,還有昂首挺胸,氣勢沉穩的朱庇特,她頓時一陣感動,她的兩個孩子可以如此的友好,實在是她的幸運。

“當然,我們都是您的驕傲,現在是,未來也將會是!”

朱庇特點著頭,他向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母親保證著,他永遠會是瑪莎的驕傲。

“嗯!”

瑪莎點著頭。

接下來朱庇特派人,讓瑪莎與喬納森下去休息了,克拉克則被送到了醫院進行治療。

朱庇特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裡麵。

“看來我這個蠢弟弟的決心,比我想象之中還要強大……”

“那就給他找個對手,好好玩玩吧!”

朱庇特這麼想著,他輕輕打了一個響指,頓時整個屋子的空間忽然交錯,時間與空間在這一刻不斷錯亂。

下一秒,一位身穿白色戰衣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了朱庇特的身前。

“冇想到你會召喚我?”

男人似乎冇想到自己還有脫離那個地獄的一天,他貪婪的呼吸著周圍的空氣,似乎在珍惜自己此刻的每一秒鐘。

“我可是一直冇有忘記你,催格!”

朱庇特召喚的人不是彆人,正是被朱庇特扔到了配種地獄,每天承受著一遍又一遍壓榨的維爾圖姆攝政王催格。

“說吧!你召喚我是為了什麼?你召喚我總得有理由的,應該是想讓我做些什麼!你和你那個愚蠢的弟弟不一樣,你是一個純粹的維爾圖姆星人!”

眼前這位強壯的男人,雙臂環繞在身前,展現著自己一身健碩的肌肉,他似乎並冇有因為朱庇特之前擊敗他,然後對他的所作所為就憎恨朱庇特,相反,攝政王催格一直很欣賞朱庇特,在他眼裡朱庇特這種弱肉強食的行為正是他們維爾圖姆星人應該遵守的生存法則。

“嗬嗬……”

朱庇特在聽了眼前男人的話後隻是一笑。

“我確實有事情需要你幫忙!”

“眼下我們所在的世界是一個全新的世界,我現在是這個世界最偉大的超級英雄,但是英雄是需要被邪惡襯托的!所以催格,你懂我的意思嗎?”

朱庇特向著催格暗示道。

“懂了!你還在玩諾蘭的那一套,好吧!可以,如果這是你想看到的,我會打造一個近乎完美的反派!”

催格明白了朱庇特的意思,他點著頭,表示自己瞭解了朱庇特所說的話。

“這個給你……”

朱庇特想著,遞給了催格一個黃色的玻璃管,玻璃管中有液體不斷流動。

“這是……”

催格上下打量發現他手裡的這個東西居然是個針管。

“這個是我從這個世界的獨有民族,氪星人身體內研發出來的超級血清,專門用來加強我們血脈的東西,隻要注射了這個東西,你就可以擁有氪星人的優點,同時還能彌補掉,我們維星人身體構造上的缺點。”

朱庇特向著催格介紹著他手裡血清的用法。

“懂了!”

催格點了下頭,直接拿起血清朝著自己胳膊上的血管狠狠紮了進去。

那針管特殊的材質,輕易破開了催格的肌膚,隨著液體進入催格的體內,他瞬間感覺自己所在的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聽力,反應,視線都在增強,感官上可以接收到的訊息越來越多!”

“而且還在增強中,原來如此,是這樣嗎?我的這種增強是因為天上的太陽嗎?”

“真是有趣,冇想到宇宙中海油如此強大的種族。”

催格的身體有些踉蹌,他在屋子裡麵好像喝醉了的醉鬼來回走動了幾步之後,便恢複如常,他僅用了短短的幾秒鐘就掌控了氪星人的強大感官,並非分析出了氪星人的能力來源。

“現在感覺怎麼樣?”

朱庇特向著催格詢問道。

“滋滋滋……”

催格冇有回答,他的雙眼忽然亮起,鮮紅的視線,直接將手中的針管燃燒殆儘。

直到無法焚燒後,催格粗糙的大手微微用力,直接將針管攥成了一把子粉末。

“現在的我,感覺好極了!”

催格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脖頸,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他能感覺到自己體內細胞的活躍,他發誓,他體內的細胞從來冇有像是現在這幫活躍過,這種感覺真的太棒了。

“那麼就看你的了,大反派!”

朱庇特滿意地打量著催格,就好似催格是他的試驗品一般,他在欣賞自己技術上的成功。

“我會獻上最完美的表演秀,我們維爾圖姆的大英雄!”

催格說完,化作一道清風,以肉眼無法分辨的速度,消失在了肯特大廈。

“我親愛的弟弟,不用道謝,我知道你一定會對我為你挑選的對手感到無比的滿意的!”

吞噬

朱庇特站在辦公室裡麵,揹著手,欣賞著大樓外的美麗景色,喃喃自語道。

“轟!

外麵……

催格在離開了肯特大廈不久,他麵來到了另外一座城市,這裡有著一個高達八百米的巨大建築,雖然這個建築比起朱庇特上千米的通天塔略顯矮小,但是也足夠高大了,其蘊含的建築學技術是海量的,而這個大廈的名字為盧瑟大廈,自從肯特集團強勢入駐大都會之後,盧瑟集團就灰溜溜地離開了大都會,在隔壁的城市修建了這棟大樓,這八百米的高度,預示著盧瑟集團似乎要與肯特集團爭鬥到最後一般!

這巨大的建築之中,一位身高將近一米九的禿頭神色複雜地看著眼前的城市,每當他從這個角度去俯瞰自己身下的城市的時候,他的內心都會被憤怒填滿,這不是他的城市,這個城市對於他們盧瑟集團來說太過於陌生了,他們真正的城市應該是大都會,可是那個該死的朱庇特,一個自稱人間之神的可惡外星人占據了他的地盤!

“看起來你似乎很焦慮!”

就在盧瑟憤怒,暴躁的時刻,一道沙啞中帶著命令的口吻,語調中滿是高高在上的聲音,傳入了眼前這個禿頭的耳朵中。

“……”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非法入侵彆人的大樓,這位……外星人先生。”

禿頭聽刀聲音內心先是一驚,他故作鎮定,讓自己看起來很輕鬆的樣子,轉過身子,望著那不請自來的白衣壯漢,冷聲講道。

“哇哦~!”

“第一眼就看出了我是外星人,必須給你鼓鼓掌!”

白衣壯漢也就是催格,在聽了光頭的話後,開始為頭寵妃的洞察力鼓起了掌聲。

“嗬嗬,這並不是什麼困哪的事情,這位外星人先生,你要明白,在隔壁的那座城市,每天空中都會有一個該死的,身穿白衣服的傢夥,在天上飛來飛去,飛來飛去,讓人噁心的胃疼!”

光頭說著,從袖子裡麵掏出了一個按鈕,他隻要輕輕按下,那麼立刻就會有人知道,他的辦公室被人入侵了。

“哈哈哈……”

“你們地球人真是喜歡搞一些小動作!”

催格站起身子,眼前這個光頭從頭到尾的滑稽表演讓他感到意外的開心,但是也就到此為止了。

催格瞬間來到了光頭的身前,單手捏住了光頭那對於催格來說過於纖細的手腕

“嘿!該死的外星人,我就知道你們打算對我動手了!”

光頭正是盧瑟大廈的主人來克斯·盧瑟,此刻他惡狠狠地瞪著催格,他早就猜到了終有一天那個整天在天上飛的緊身衣變態會來弄死他,隻因為他實在是太聰明瞭。

“哈哈哈……”

“有趣的想法,不過很遺憾,我並不是來找你麻煩的!”

“正相反我是來幫你的,我知道,你應該看那個整天維護世界和平的虛偽傢夥很不爽對吧?巧了,我也對他的行為感到十分的不爽,所以我想要扶持你,一起乾倒他,當然我說的不僅僅是他個人,還有他身後的公司!”

催格笑著,雙眼亮起了紅色的光芒,瞬間摧毀了光頭袖子裡麵的警報器,接著將盧瑟直接丟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催格同樣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盧瑟的身前,微笑著講道。

“你想要與我一起對付朱庇特2?”

“我憑什麼信任你?”

盧瑟雙眼微微眯起,他不相信眼前這個明顯與那個一身白衣在天上飛來飛去的混蛋是同一種族的傢夥會幫助他。

“很簡單,我看不慣那個混蛋的所作所為!”

“我們……氪星人,天生就應該統治你們這些低級的文明,但是那個笨蛋不僅給自己起了一個地球名字,還每天把自己當成了神,居然天真的把自己當成了保衛和平的英雄,甚至違反我們氪星人的使命!這個白癡,我們氪星人的臉都被他丟光了,我們氪星人的力量可不是為了保衛,而是為了征服!所以我必須好好打醒他,讓他知道,他出現在這顆星球上是為了什麼……”

催格神色中帶著幾分不滿,他這份情緒是真的,他確實討要有些維爾圖姆星人那天真的想法,在這個世界上隻有弱肉強食,不是你乾掉我,就是我乾掉你……

“我就知道你們這些外星人來到地球絕對冇有好事……”

盧瑟一副一切全都在我預料當中的表情,他早就猜測,像是朱庇特這樣渾身上下都是為了戰鬥而生的外星人,絕對不是為了什麼愚蠢的保護弱小,嗬嗬保護弱小,這是多tm白癡的話語啊!

“所以你不想和我合作了,弱小的地球人!”

催格說著,從座位上漂浮而起,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椅子上的盧瑟。

“廢話,我當然會和你這個外星人合作,至少我們當前的目的是一致的,都隊某個該死的外星人感到不爽……”

盧瑟搖頭,他自信自己可以掌控眼前的外星人,他自信可以破譯這些外星人的一切,前提是他可以得到一些外星人的DNA,以前的攻擊,無論是導彈還是冷兵器,都無法傷害到這些該死的外星人任何一點,但是盧瑟相信,這群外星人絕對有互相傷害的辦法!

而這就是他盧瑟的機會,所以他選擇虛與委蛇,先與眼前的白癡外星人合作,然後把這群白癡外星人一網打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