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飯食不知味,景歡和駱雲益不好叨擾太久,也幸好高陽及時通知他們事情有了結果。

「查目擊者並不難,但麻煩並不是一個人所為。」

這個結果有點出人意料,景歡一直認為是有人觀察以後下手,或者是單獨悄悄作案。

但幾個人組織起來就是為了偷紅薯,這未免有些太大材小用了。

「都抓到了誰?」景歡覺得高陽的表情有點奇怪。

高陽有幾分遲疑,看駱雲益點頭之後才說道:「裡麵最麻煩的是有你們的親戚,這不好處理。」

如果一視同仁用重法,景歡以後怎麼麵對親戚?

如果不同人用不同方法,極易引起眾人對公平二字的爭議。

所謂進退兩難,不過如是。

景歡反而異常冷靜,在程繼宗來說風涼話的時候,她就意識到對方無事不登三寶殿。

至於如何處理後續,她卻冇有想好。

「是程家人嗎?他們做了什麼?」她冷靜的問道。

高陽冇有為對方遮掩的意思,直截了當道:「是程秀榮為盜賊提供線索,但據她交代,是他的弟弟告訴她你們糧食充足。」

而程秀榮的弟弟就是程繼宗,正好是景歡的大姨夫。

「我懂了,那程繼宗說什麼了嗎?或者說他到底做冇做裡應外合的事情?」

其實在景歡看來,程繼宗這個人有賊心冇有賊膽,大概率是被人當了靶子。

高陽有點為難,隻能說:「目前我不知道該不該查下去,畢竟他和你有一層親戚關係。現在安全區提倡用重法,真有盜竊行為的人,輕則發配做半年以上勞力,重則就不好說了。」

為了殺雞儆猴,槍斃也不是冇有可能。

景歡不知道程繼宗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一方麵覺得他不可能這麼蠢,一方麵又怕他真的在程二姑的攛掇下做出了什麼離譜的事情。

「這樣吧,景歡現在也不方便和程繼宗直接接觸,我過去問問。」駱雲益出聲道。

景歡看著駱雲益與高陽相攜離開,沉重的歎了一口氣。

事情總是延綿不絕,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還能牽扯出其他秘密。

小的時候她不止一次幻想過,如果自己的父親不是洪建民就好了,可她長大以後就發現自己僅僅是幻想。

如今已經二十多歲的年紀,竟然有人真的告訴她,她的父親可能另有其人,這不亞於另一個沉重的打擊。

無論是老宅的地下室,還是那些無風不起浪的傳言,亦或是洪建民從她小時候就不冷不熱的態度,一切都昭示往事並不能隨風而去。

景歡想著苦笑一聲,她好不容易逃離了往日的束縛,即將奔赴新生活時遇到了末日。

末日讓她找到了新的生活目標,可偏偏這個時候,卻不斷有人提示她想想那些塵封的往事。

其實,她的父親是誰也許並不重要。

她姓景,是景文德養大的孩子,於情於理也是景家的孩子。

景歡不斷說服自己忘記那些七七八八的事情,晃了晃腦袋,警告自己:你要向前看,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都過去吧。

除此以外,何必自尋煩惱。

為您提供大神山山有木的《末日後我靠拾荒拯救全世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361章 自尋煩惱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