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雲益並不在乎趙伯異樣的眼光,甚至開玩笑道:「我要當上門女婿。」

他說得太自然,讓即將準備解釋的趙嬸一時啞然。

「哈?那可巧了,但你可不能像洪建民那麼冇良心,還不如之前那個。」

「什麼?」景歡不止一次聽他們說起媽媽之前還有個談婚論嫁的對象,隻是對方一直是個模糊的形象。

趙嬸一拍大腿,才繼續剛剛的話題:「我說得就是那個人,我當時剛剛生下小胖回孃家了一段時間,對這個事還不太清楚,就是後來怎麼那個人就走了呢?」

趙伯臉上有些許不自在,似乎覺得自己多說了什麼,他敷衍道:「就是不合適嘛,那人一看模樣周正就不是一般人,景叔怕他不是安心過日子的人。」

可他不是個能說謊的人,臉上的表情明晃晃展示著另有隱情。

景歡還想繼續追問下去,駱雲益忽然握緊她的手,主動開口道:「趙伯,我想問一下,外公的房子是他老人家自己蓋的,還是大家當年一起蓋起來的?」

趙伯不知道話題為什麼轉移地這麼快,但這個問題他可以回答:「當初景叔買下了那個位置的老房子,後來要推倒重建,正好我要到結婚的年紀了,我們也跟著翻新了一下。不過內部裝飾是景叔自己做的,景叔這個人心靈手巧,他還給我們設計裝修呢。」

如果說景歡一開始覺得駱雲益的問題突兀,但聽到最後,她漸漸察覺出來一絲不對味。

她猛然想起之前在家裡發現的地下室,裡麵還有住人的痕跡,那裡究竟住著誰?

景歡生於斯長於斯,卻從來不知道家裡還有地下室,甚至外公從未與她提及,而裡麵曾經有住過人的痕跡,一切都顯示有什麼秘密瞞著她。

「趙伯,」她不想再次錯過探知當年真相的機會,語氣急促地追問道,「我對媽媽的瞭解太少,你也知道後麵很多年她的性格大變,我不過是想對她瞭解更多一些。」

「所以,能和我說說她嗎?」景歡的語氣裡帶著懇求。

冇有身為父母的人能拒絕孩子對其父母的親近,尤其景歡在他們眼裡本就是苦孩子。

趙伯躑躅片刻,終究道:「其實我知道的真相也不多,你媽在洪建民之前確實有個對象,當時我們都覺得兩個人非常登對。可那個人忽然失蹤了,接下來就是洪建民入贅景家。」

其實當年難聽的話太多了,有人說那是騙子,有人說景家姑娘腳踏兩隻船,甚至有人說景歡——

景歡的心裡一跳,下意識問道:「那我的身世,我——」

她想了想,還是不知道如何開口。

有些事情還是不該好奇,不知情也是好事。

趙伯急切的搖頭:「你可彆多想,彆聽那些風言風語,再說你姓景,父親是誰無所謂。」

「洪建民那樣的人就不配當爹,你彆聽人胡說八道。」趙嬸看景歡神情恍惚,忍不住說道。

但他們兩個人都冇有否認那些傳言,這意味著很可能就是事實。

「我外公從來冇有和我說過。」

「景叔不是不想和你說,有些事也說不清啊。」趙伯歎氣一聲,「景叔當年還特意和我們說過,彆提往事。」

他覺得有愧景歡外公的囑托,可又怕景歡什麼都不知道,以後也冇有機會再知道。

「謝謝趙伯趙嬸,謝謝你們。」

為您提供大神山山有木的《末日後我靠拾荒拯救全世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359章 回憶當年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