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法頓時鬱悶了,我同意你開出的條件,你卻不同意我的,那怎麼談,怒道:“難道興王是來消遣老朽的麼?”

楊鑫嗬嗬笑道:“尚書大人莫急,本王的意思,你答應大興的這兩個條件,大興就不會幫滿清對付大明,也不會主動攻打大明的領土!”

心想,以後打鄭成功,隻打海上,就不叫攻打大明領土了,那是攻打大明領海。

史可法頓時色變,怒道:“興王是不是過於托大了?”

心想,你一個小小的大興,才占屁股大點地方,難道還敢主動攻打大明不成?

楊鑫卻毫不在意,微笑道:“本王相信,強權就是真理,尚書大人先不急做決定,不如稍後去我大興軍營參觀一番,再做決定如何?”

史可法雖然迂腐,卻也不蠢,有如此機會可以刺探一下大興的軍情,何樂而不為呢?於是連忙點頭。

楊鑫對張勇下令道:“大都督,你陪尚書大人走一趟吧!”

張勇領命而去。

史可法走後,群臣都不解,李安博上前,問:“興王,你要大明同意的兩個條件,有何深意?”

楊鑫瞟了一眼李安博,嗬嗬笑道:“不如李老來猜猜?”

李安博想了想道:“這第一條,給我大興免稅,還能勉強理解,興王的意思,我們是不是要去大明做生意了,而且規模不會小?”

楊鑫點點頭,土豪果然比光屁股的流民智商高太多,光從這條就能看出這麼多來。

李安博又想了想道:“至於第二條,微臣就很不解了,錢財自由進出,那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麼?興王何必多此一舉,浪費向大明要好處這麼好的機會?”

楊鑫嗬嗬一笑,道:“嗬嗬,你現在不解,以為這隻是小事,錢財自由進出,對大明朝庭冇有任何影響,他們不會乾涉,可是,如果有一天,我是說如果,我們擁有的財富足夠買下整個大明,那時候,我們想出來的時候,你說大明朝庭會不會想乾涉?”

群臣一聽嘩然,他們不能想象,如此多的財富將是多少錢,李安博聽的雙眼放光,其他的士紳同樣如此,他們不敢相信,興王居然有如此野心,而光屁股的臣子們已經聽得近乎瘋狂。

李安博激動的跪了下來,大聲道:“興王雄才偉略,我等誓死追隨,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群臣齊聲附和,此時,他們利益都是捆綁的,如果大興真能賺如此曠古未聞的財富,那麼他們能分的財富將不可想象。

即便是大明和大清的皇帝坐擁萬裡河山,所擁有的財富,跟整個大明天下人擁有的私產比起來,那也隻是滄海一粟,冰山一角,崇禎之前更是窮的都要當褲子了,連軍隊都養不起,連李安博都不能想象,楊鑫所說的財富到底有多大。

楊鑫心中冷笑,先給這些土豪們畫一個大餅,然後嘛,到時候再溫水煮青蛙,慢慢跟他們玩,楊鑫的心中在謀劃一個驚天大陰謀。

楊鑫接著道:“許盛何在?”

許盛出列,問:“興王有何吩咐?”

楊鑫道:“你派手下的張氏,去登萊各地建立大興錢莊分號,每一州,每一縣,都建立一個,這分號的規矩,跟總號完全不同,你聽明白了。”

許盛一愣,問:“興王,不知分號有何規矩?”

楊鑫道:“第一條,分號獨立運營,賬目跟總號分開,另立帳本。

第二條,分號隻接受小額存款,就是一萬兩以下的存銀,利息兩厘,必須統一利息,聽總號調遣,不得私自變動。

第三條,分號可以借貸,利息四厘,同樣不能隨意改動,各地分號負責人必須保證借貸安全,暫時規定借貸額度最高五百兩,現在的主要目標是各地新開荒的流民,他們中有人想開店鋪冇錢的,經過考察後合適的話可以借給他們。

第四條,每一州縣的每一個分號,都獨立運營,如果運營的好,利潤高,掌櫃的給予嘉獎,反之,則給予懲罰,如果貪汙的話,就依法處置!”

楊鑫看著認真記的許盛,微微笑道:“規矩有點多,回頭我給你一個詳細的文書,這件事是大事,你務必以最快的速度完成。”

許盛有點懵,問:“興王,現在的當鋪借錢都需要抵押,可這些流民一無所有,向我們大興錢莊借銀子會不會不安全,萬一有人借銀子還不上呢?”

楊鑫嗬嗬笑道:“萬一他們開店鋪虧了還不上,那就叫他們再去開荒種地還錢,慢慢還就是了,所以不能借太多給他們,你叫張氏借銀子的時候也要看人來,不要什麼人都借,那些潑皮無賴就彆想了!”

許盛連忙點頭應諾,一旁的一名士紳官員站了出來,道:“興王,大興開設這麼多的地方錢莊,會不會與民爭利啊?你給出的利錢又這麼低,才四厘,那民間的當鋪生意會大受影響的。”

此言一出,頓時又有數名官員站出來附和。

楊鑫頓時又感頭痛,他終於能理解崇禎有多難,這些站出來反對的,不用說都是家中有人開錢莊當鋪的,不過他此時風頭正盛,相信還能壓住這些人,畢竟錢莊當鋪生意在農耕社會不是主流,也就是說不是既得利益集團的核心利益,他們的核心利益是土地。

楊鑫冇有回這名官員的話,而是對黃複興,杜大頭等一眾武將道:“黃將軍,杜將軍,還有你們這些將軍們,本王開設錢莊就是與民爭利,為我大興所有國民賺錢,如果那些民不高興了,想造反,你們手裡的大軍是不是吃白飯的?”

一眾武將都是光屁股出生,自家又冇有這些生意,聽聞這生意賺錢,大興去開是為自己賺錢,哪個還能忍受有人反對的。

杜大頭嗬嗬笑道:“興王請放心,有人膽敢造反,兄弟們就讓他人頭落地!”

關長風跟著道:“杜總兵說的對,兄弟們都是跟興王一起發財的,誰敢擋興王的財路,那就是咱兄弟們的死敵!”

所有人都大聲附和,他們這些武將個個聲音又大,嚇得剛剛站出來反對的幾名官員不敢再反對,灰溜溜的站了回去。

楊鑫心中搖頭,事情總是不會那麼容易,現在這些武將們纔剛剛得到高位,很多東西冇有染指,如果像大明那樣經曆二百多年,自己要做這樣的變革何其的艱難,難怪崇禎皇帝想收個商稅也收不上來,這個真不能怪崇禎皇帝無能,就算後世的米國總!統,想對富豪征稅也是千難萬難,提出個議案國會都通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