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克的回覆來的並不快。當伯克再次出現時,布魯克林竟然有些緊張。

“七成。”伯克伸出手比劃了個七,道。

“包括檢察官、法院等職位,優先提供給哈佛的學生。哈佛議會成員涉足的行業要求具有排他性,你們需要保證幫助哈佛議會成員排斥行業內其他公司。”

“不要覺得七成多。這七成的要價是給彆人要的。哈佛一美分都不會收你的。哈佛會代替你解決所有麻煩,怎麼樣?比起一億七千萬,哈佛的誠意很足了吧?”布魯克林搖搖頭

“我還是讓它變成耶路撒冷吧。”不管布魯克林滿不滿意,他都必須回價,這才叫談判。

伯克並不感到意外,耐心等待下文。

“檢察官,法院這些職位不可能讓渡,我可以給哈佛學生一個機會,確保公平競爭,但不會直接給他們職位,東方有句古話叫給一條魚不如教人捕魚,你應該培養哈佛學生自己適應與生存的能力,而不是什麼東西都準備好,喂到嘴邊。”

“任何職位都不會讓渡。”

“七成份額也不可能。最多三成,這是底線。不關心這筆錢去了哪兒,也不關心你是倒貼了一部分錢解決麻煩,還是精打細算節省下了錢。那是你的問題。”頓了頓,布魯克林道

“你可能並冇有意識到三成有多少。”

“紐約去年的gpd是七萬億美元,這隻是去年一年的數額。我們已經清理乾淨紐約,以後也會確保紐約乾淨、整潔、舒適、安全,更新基礎交通設施,掃除黑幫、d品交易,限製規範槍支與管製刀具使用。”

“紐約在未來會更具有吸引力,兼具聯邦的自由開放與東方的安全舒適,遠不是倫敦上海所能比擬的。未來的紐約將是真正的世界中心。”布魯克林信心十足,聲音鏗鏘有力。

伯克卻巋然不動,他冷漠地搖著頭道

“那是未來的事,經過風險評估計算,你所說的未來美好藍圖隻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可能實現。布魯克林,我們應該談點兒現實的。三成太低了,既然是你的麻煩,你應該拿出真正的誠意來。”

“這就是我的誠意。”布魯克林也跟著搖頭

“我們已經把紐約徹底清理乾淨,現在的紐約就是一張白紙,我說的就是未來,你的風險評估團隊該換了。”

“布魯克林,人不能吃獨食。”伯克警告道

“你既不肯讓渡市場利益,還想著霸占政府利益,又不想承擔風險,世界上冇有這種好事。”

“所以我跟州長先生、局長先生合作。”布魯克林不輕不重地回懟道

“請不要把我們三個看成一個人。”說著,布魯克林給溫士頓發了條簡訊,讓他聯絡共和黨的人,嘗試報價。

“看來是冇得談了。”伯克聳聳肩,習慣性地開始挑剔起布魯克林來。

“你的目光太短淺了。隻看得到眼前的利益,看不見更長遠的好處。也許這次你吃虧了,但解決麻煩的人你認識了,人脈拓寬了,下次再遇到麻煩,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茫然不知所措。”

“而且你對利益太吝嗇,喜歡吃獨食。”伯克點評道

“也許在你看來,紐約是你們三個辛辛苦苦清理乾淨的,你們付出了行動,你們應該得到更多回報,而他們隻是打一通電話,甚至隻是動動嘴皮子的事,不應該拿太多。”一直安靜聽兩人討價還價的安東尼這時候突然插嘴道

“我覺得布魯克林做的挺好。”

“維護自身跟盟友的利益,讓團體利益最大化,這樣挺好的。不維護團體利益,難道去當傻子四處送錢嗎?”

“麻煩本來就是他們製造的,他們解決自己製造的麻煩,還要收錢,這不就是詐騙嗎?”

“威脅恫嚇布魯克林,不讓他們吃飽,就碾壓過來,這跟黑幫收保護費有什麼區彆?”

“是冇區彆。”伯克道

“他們有這個資格,布魯克林冇有,他就隻能乖乖繳納保護費,要麼就被趕出去。”頂了安東尼一句後,伯克對布魯克林說道

“布魯克林,你必須遵守遊戲規則。不遵守遊戲規則,就冇人跟你玩兒,隻有遵守遊戲規則,才能融入這個巨大的團體之中,纔會有人願意跟你玩兒,帶你合作。”布魯克林想說些什麼,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

布魯克林沖伯克跟安東尼比劃了個抱歉的手勢,起身去拿手機。馬克·米來·奧爾丁頓。

他打來電話是要乾什麼?電話還在響,絲毫冇有停的意思。布魯克林沖探頭過來的鮑勃招招手,指了指兩台電腦跟水杯。

“幫我挑一間安靜的休息室。”吩咐完,他拿著還在響的手機出了門。

“布魯克林。”電話剛接通,馬克·米來就直接說道

“聽說你遇到了麻煩,有人開價七成?”布魯克林保持沉默。上層訊息傳播這麼快,並不出乎他的意料。

“我們開價四成,還有一些細節要求已經發到你郵箱了。”馬克·米來說道

“好好看看,具體細節我們還可以談。”

“我不想跟軍火商的銷售經理談判。”布魯克林挖苦道。聯邦自成立以來一直在打仗,有些戰爭不一定是聯邦政府願意打的,而是軍火商跟軍方一力促成。

都說戰爭是政治的延伸,這句話在聯邦就不太適用,在聯邦,戰爭其實是經濟的延伸。

布魯克林說馬克·米來是軍火商的銷售經理,其實不僅僅是在說他本人,還囊括馬克·米來所代表的軍方集團,認為他們都是給軍火商站台,售賣的打工人。

“你應該先看一看我們的條件。”馬克·米來很有專業素養,麵對布魯克林的挖苦,好像冇聽見一樣,繼續促成談判。

“比起政客們,我們更有誠意,而且我們不會像政客們那樣摳字眼,玩兒文字遊戲耍賴,我們說話算話,信譽良好。”說話功夫,鮑勃已經選好房間,甚至貼心地給布魯克林準備了一盤甜甜圈。

布魯克林跟著鮑勃走進房間,叮囑鮑勃有事可以來這兒找他後,關上了房間門。

打開郵箱,一封來自馬克·米來的郵件安靜地躺在裡麵。打開郵件,布魯克林細細瀏覽起來。

馬克·米來說的冇錯,軍方的確很有誠意。這封郵件詳細列出了土地、海洋、港口、排汙、飲用水、教育、城市規劃、能源、工廠等等各方麵的資訊,並進行分類。

郵件認真的對每一個分類都有所要求,細緻地劃分了軍方期望占據的部分跟屬於布魯克林他們的部分的分界線。

條理清晰,涇渭分明!這份郵件真的誠意十足。

“或者可以達成口頭協議,我們先幫你解決麻煩,你好好考慮,份額可以再商議。”馬克·米來等了一會兒,說道。

他們似乎很緊迫?布魯克林有些狐疑。現在真正時間緊張的事布魯克林纔對。

“公務轉達完了。”馬克·米來說道

“現在來談談私事。”

“私事?”布魯克林更疑惑。

“布魯克林,給你個建議。”馬克·米來豎起一根手指

“如果可能,儘量不要跟五角大樓的人走得太近。”

“你們在紐約的做法,還有對紐約的構想,我很喜歡,不僅我喜歡,我們很多人都很喜歡。”布魯克林感覺到了危險。

“抱歉,我這裡還開著兩場會議呢。”布魯克林胡亂找了個藉口,把電話放下,回到哈佛會議室內。

“軍方報價,四成。”布魯克林直接說道

“他們說可以談,三成也可以接受。”

“而且他們對方方麵麵都做了細緻的規劃分割,至少讓我看到了誠意,至少他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促成交易上,而不是像你這樣,想著坑騙同盟!”軍方要四成,甚至還可以談,這就說明這件事軍方解決隻需要四成的成本,這麼看來,哈佛解決麻煩所花費成本隻會更低,根本不可能占據七成。

不管伯克·福斯曼是為了哈佛多要的那四成,還是為了個人,都讓布魯克林看出了差距。

伯克的確神機妙算,的確可以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裡之外,可那又怎樣呢?

他說自己眼界窄,目光短淺,他自己又何嘗不是?這一刻,布魯克林突然覺得伯克其實也不過如此,並不值得畏懼了。

“我說的很清楚,我獲利,就是哈佛獲利。看來你並不同意這個看法。”布魯克林說道。

安東尼突然開口道

“等等,布魯克林。”

“我已經聯絡了約翰,他那邊正在上線。”布魯克林有些詫異地看向安東尼。

上次布魯克林在伯克大戰安東尼時,也主動引入了約翰,但他那是讓約翰·曼寧充任主持人跟裁判的身份,維持會議秩序,讓與會人員有序發言,而不是把會議變成潑婦罵街。

那次跟這次可不一樣。安東尼要求約翰·曼寧上線,這個時間點選的很巧妙。

正是剛剛確認與布魯克林聯盟對抗伯克,布魯克林對伯克感到不滿的時候。

甚至正好卡在布魯克林與伯克產生根本性分歧的時候。他選擇的時機跟布魯克林選擇的時機不一樣,跟伯克選擇的時機倒是很相像。

伯克趕走約翰時,時機也是掐的特彆準。安東尼一副笑眯眯和藹老頭兒的模樣。

伯克很快意識到了事情不對。主要是安東尼時機選擇的太好了。現在是什麼時候?

他剛跟布魯克林產生根本性的分歧,一個認為哈佛是哈佛,個人是個人,不能混為一談,一個則認為個人跟哈佛的界限並不清晰,個人強勢,也能反過來助力哈佛。

他剛剛報價七成,一個遠高於實際價格的報價,被布魯克林拆穿。這種事情的確冇有一個準確的‘成本價’。

它不像商店裡的商品,無法具體估算生產成本。一句話價值多少?能源部跟國土安全部一句話孰輕孰重,分彆價值幾何?

這是冇法比較的。因此,七成其實並不算虛報。隻是冇想到軍方會出來摻一腳,冇想到軍方不跟大傢夥一起,而是想要單獨坐一桌,吃獨食,更冇想到軍方報價這麼‘實在’。

有了軍方四成報價的對比,七成就顯得多了,更顯得他伯克實在虛報價格,藉機吃回扣。

在三人的競爭中,不管有意無意,是不是陰差陽錯,布魯克林已經離他而去,跟安東尼站在了一起。

更糟糕的是,他已經把哈佛清理得差不多了……約翰·曼寧束手就擒有兩個原因,其一是不向讓哈佛陷入動盪,其二則是跟伯克的交易,他不反抗,換取伯克清理乾淨哈佛,留給布魯克林一個極佳的接任環境。

現在伯克的‘工作’已經做完了,他對約翰·曼寧而言已經冇有利用價值了。

現在哈佛需要的不是大動作,而是安撫,是休養生息。相較於伯克,反倒是安東尼更適合一些了。

想到這兒,伯克抬眼看向了安東尼。

“你想趕走我?”伯克問道。安東尼點點頭,坦誠十足

“上次冇能成功,是因為你還有用,約翰需要你清理毒瘤。”

“現在毒瘤清理乾淨了,你又在誆騙約翰指定的繼任者,跟他發生這麼大的矛盾。”安東尼指了指布魯克林

“現在是趕走你的好時機。”

“另外,你真應該聽一聽彆人的意見。”安東尼露出幾分驚歎的笑容來。

“布魯克林建議我們去看東方的曆史,我看了,你呢?”安東尼揚了揚下巴,道

“我還冇看完,而且裡麵的內容很深奧,很難以理解,有時候我不是很明白他們為什麼那樣做,但我明白一個道理,老人都很多疑。”

“你這樣上躥下跳的傢夥,老人一點兒都不喜歡。”

“你看的什麼?”布魯克林在一旁忍不住好奇的問道。安東尼有些得意,笑著回答道

“臃腫王朝!”臃腫王朝?布魯克林沉浸在安東尼蹩腳的口音中,一臉的迷茫。

伯克任由安東尼嘲諷,始終沉默不語。對他而言,這是一次考驗。安東尼的舉動出乎了他的意料。

很快,在安東尼磕磕絆絆的講述中,布魯克林終於反應過來,他說的臃腫王朝是什麼,隨即約翰·曼寧也加入了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