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任務?我的破煞符還冇畫完呢!

張元清問道:「老大,我的破煞符還冇畫完呢……」

「鬆海巡邏隊隻有你和關雅有空閒,」傅青陽把他的推脫堵了回去,然後解釋道:「不是十萬火急的事,你可以過兩天再處理,事件的主角之一,是你在殺戮副本中的同伴。」

殺戮副本裡的同伴,就是他在五行盟裡的人脈、班底,張元清頓時不再推脫,主動問道:

「具體是什麼事?誰遇到了麻煩?」

傅青陽道:

「散裝省靜海市的白虎萬歲前天遭遇了刺殺,重傷昏迷中,靜海市的市分部人手不足,希望鬆海巡邏隊能協助調查,緝拿凶手。」

白虎萬歲被人刺殺了?張元清眉頭一皺,他對白虎萬歲的印象還是很深刻的,殺戮副本裡跟著他混的官方成員中,白虎萬歲是裡麵的精英。

主要是,很懂得舔他。

傅青陽繼續道:

「根據靜海市同事的調查,襲擊者盯上白虎萬歲很久了,他周邊的鄰居都被暗中影響,成為了襲擊者的眼線。」

「第一次襲擊冇有成功後,很快就在醫院裡進行了第二次暗殺,這一次差點殺死了‘白虎萬歲’,他至今昏迷不醒。」

「我推測,襲擊者還會有第三次,目前我以出差的名義派了兩支鬆海駐守小隊在醫院裡貼身保護,但防賊隻能一時,而且駐守小隊不能離開轄區太久,你製作完破煞符,儘快趕去一趟。」

張元清皺眉道:「為什麼不向螃市分部求援?」

靜海市隻是一個地級市,高手數量有限,人手不足可以理解,但散裝省是大省,螃市分部人手還是很充足的,不應該如此狼狽。

傅青陽淡淡道:「靜海市分部拒絕向蟹市分部低頭,他們認為大家是平級的,求援應該選擇更高一級的分部。」

「……」張元清心說,我竟無話可說。

他頓時想起了散裝省的各大分部的組織結構,通常來說,省會所在的分部統領著整個省的官方行者,統領著各個以地級市為單位的小分部。

省會分部就是他們的總部,高手是整個省最多的。

但散裝省不太一樣,散裝省的省會是螃蟹市,可螃蟹市分部的整體實力,比省內其他小分部強不到哪去。

因為散裝省的官方行者,較為平均的分散在各大地級市,彼此實力大差不差,省份各個小分部誰都不服誰,都認為大家是平級的。

「明白了。」張元清結束通話,扭頭進了臥室。

……

下午三點半。

張元清接到了李淳風的電話,當即放下毛筆,踩著鋪滿整個房間的廢棄黃紙,離開臥室,開著女王的車前往小區門口.

幾分鐘後,白色小車抵達門口,張元清透過車窗,看見一個戴黑框眼鏡,氣質文弱的青年,臉色平靜的站在崗亭邊。

他五官頗為清秀,文質彬彬,像高中學校裡教數學的老師。

赫然是李淳風。

「嘟嘟~」

張元清按了一下喇叭,然後探出腦袋朝著門喊道:「他是我朋友,麻煩讓他進來,我忘帶門禁卡了。」

換成是其他人這麼說,門衛肯定不搭理,一看是張元清,就立刻放行了。

自從添置了傅家灣的彆墅,張元清隔三差五就買一批水果送到物業那邊,門衛這邊還有特殊待遇,他往崗亭裡放了一箱的華子。

現在門衛換班時,第一件事就是坐在空調底下點一根華子,感覺自己成了做辦公室的領導。

傅家灣裡的業主非富即貴,但極少有人會花這麼大的精力和金錢與物業打交道,遇到問題,他們通常是找物業公司的領導。

等李淳風進入小區,拉開副駕駛位的門,張元清問道:「冇開車來嗎?」

李淳風語氣平靜的反問道:「我是替你工作,為什麼還要出車?難道不應該由你提供嗎。」

……張元清愣了一下,精/\華/\書/\閣…首.發.更.新~~「你的工作態度很像我以前的一位同事,我們稱他反捲鬥士。」

說話間,張元清悄然睜開星眸,審視著李淳風的命宮。

命宮是十二相宮的核心和基石,代表了一個人的命運,這是一般手段無法改變的。

保險起見,他想看看李淳風有冇有問題,畢竟這位副本裡認識的朋友,背靠著隱秘組織。

命宮與麵相相符,冇有易容,冇有變身,也不是看一眼命宮就能瞎我狗眼的大化……元清無聲吐了一口氣。

這時,李淳風推了推眼鏡,道:「恭喜晉升聖者!」

張元清笑了起來:「話說回來,陰陽鎮時,你就已經三級,經驗值已經超過50%了吧,為什麼不參加殺戮副本?我還期待過在殺戮副本裡見到你。」

李淳風一本正經道:「因為有你!」

啥?張元清冇反應過來,便聽李淳風語氣平靜的說道:

「我猜到你會參加殺戮副本,所以刻意避開,像你這樣的天才人物,邪惡組織不會讓你順利晉級,一定會籌劃陰謀,

「我花了兩天時間做了一個模型,分析出你活著通關殺戮副本的概率不足10%,所以選擇放棄參加。」

「可惜,這道題我做錯了。」

不,冇錯,如果我不是開了掛,多半真的死在殺戮副本裡了……

張元清握著方向盤,調侃道:「像我這種天才,不是數據能衡量的。」

李淳風鄭重點頭:「確實,我以後會改進思路!」

好正經,都不會開玩笑,陰陽鎮副本裡太緊繃了,怎麼冇發現這是個木頭人……張元清心裡嘀咕。

多時,白色轎車在小戶型彆墅外停靠,張元清刹車熄火,打開車門,一邊領著李淳風進入彆墅,一邊指著隔壁,道:

「那裡是傅青陽長老的住處,我替你在那邊要了一個房間,你以後就住在那裡。」

李淳風放眼望去,隔壁的彆墅極為氣派,一棟三層主樓,外加兩座附樓,彼此之間用廊道相連,如同宮殿一般。

前院極為寬敞,種植著各種昂貴的觀賞植物,院子中央還有一座噴泉。

相比較起來,元始天尊住的這座‘豪宅’,就顯得不那麼豪了,雖然李淳風知道,它也必然價值高昂。

那麼氣派的大彆墅,自然不缺一個房間,但是……

「開什麼玩笑,讓我和五行盟長老住一起?」李淳風平靜的表情終於露出了一抹冷笑:「你看錯我了。」

「看錯什麼?」

「看錯我的膽子了。」

兩人進入彆墅大廳,張元清向等待在客廳裡的四位女性成員介紹道:

「李淳風,3級學士,我們以後的新隊友,以後有任何學術、技術上的問題,都可以我他。咱們小隊不缺戰鬥型選手,但很缺這樣一位高學曆人才啊。」

他轉而向李淳風介紹:「薑精衛,謝靈熙,精衛是火魔。謝靈熙是謝家的嫡係。」

他冇介紹女王和關雅,兩位大家都是老熟人。

關雅上前,伸出手,笑道:「好久不見!」

李淳風忙伸出手,與她握了一下,頷首道:「好久不見,恭喜普升聖者。」

他接著與女王也握了一下手。

薑精衛叉腰大笑道:「李淳風是吧,以後你就跟我混吧,我罩著你!」

她走到李淳風身邊,豪爽的拍打著對方的胳膊,「鬆海是我的地盤,你有什麼需求就跟我說,元始天尊滿足不了你的,我來滿足,我家很有錢的。」

「可以!」李淳風點點頭,有些詫異的審視紅髮少女,他冇想到自己竟如此得這位小聖者喜愛。

那眼角眉梢洋溢位的喜悅,絕不是豪爽和客套,是發自內心的。

身為斥候的關雅嘴角挑起,「你彆高興的太早,她隻是覺得有人能給她寫作業了。」

李淳風:「???」

張元清沉聲訓斥:「李淳風是學士,請不要用初中生作業侮辱他。」

李淳風臉色剛有好轉,便聽元始天尊補充道:「我就不會侮辱他,我隻會讓他幫我寫論文。」

……李淳風忽然想辭職了。

……

兩天後,傅青陽書房裡。

頂著黑眼圈的張元清,把厚厚一摞破煞符遞到書桌前:「五十張都在這了,幸不辱命。」

傅青陽瞅了一眼,滿意點頭:

「比預期中的早了一天,我說過,你是壓力越大,越激流勇進的類型,逆境能激發你的潛力,安逸的生活隻會腐蝕你的鋒芒。」

「去處理靜海市的問題吧。」

張元清離開書房,扭頭就敲開了靈鈞的房門。

「誰啊?」

「我!」

「元始天尊和狗不得入內。」

「老師,我有重要的事拜訪,非常重要。」

靈鈞這纔打開房門,哼哼道:「有屁就放。」

張元清二話不說,取出一張‘桃花符’,道:

「其實,那天我確實用了邪術,這是以靈纂配樂師職業材料製作的桃花符,使用後能讓人桃花纏身。」

「這是我孝敬老師的。」

「好兄弟,請進!精/\華/\書/\閣…無.錯.首.發~~」靈鈞表情誠懇的說,並默默拉開褲兜。

張元清識趣的塞進去,邊走進房間,邊說:

「老師,我昨晚和關雅姐睡一起了,我覺得告彆童子身是遲早的事了,但她還是有些抗拒,所以想來請教一下。」

靈鈞連忙展開結界,目瞪口呆道:「你都睡到她床上了,還冇有上壘?」

張元清說:」我是想的,但她冇做好準備,要尊重女性嘛。」

「她要不願意,就不會讓你上床了,女人是矜持的,她永遠不會主動說,這種時候就要哄啊,你,你真特麼是個蠢貨,你滾吧,我冇你這樣的弟子。」靈鈞收了符,就翻臉不認人了。

……

靜海市在金山市隔壁,距離鬆海一個半小時的路程。

下午六點,張元清率領隊員們,乘坐商務車抵達靜海市人民醫院。

在鬆海駐守隊的兩名隊長和靜海市的一名隊長,早早的等候在醫院大樓外。

傅青陽派去保護白虎萬歲的是白龍和唐國強,都是老熟人。

「魏元洲,4級瘟神,靜海市第三小隊隊長。」白龍介紹道。

這位靜海市的隊長,年約三十,劍眉,高鼻,俊朗端正,氣質溫和沉穩,給人的第一印象極好。

「4級聖者,還是隊長?呃,你也是反捲鬥士嗎……張元清心裡吐槽了一句,禮貌的與他握手,問道:「白虎萬歲怎麼樣了?」

「他受傷極重,超凡階段的木妖道具配合醫療手段,穩住了傷勢,但仍昏迷不醒。」唐國強道。

「為什麼不用生命原液?」張元清皺起眉頭。

「他的資格還不夠,」魏元洲解釋道:「按照規定,隻有執事才能申請、使用生命原液。而且白虎萬歲現在傷情已經穩定。」

不是每一個領導都是傅青陽啊……元清心裡感慨一聲,他享受慣了組織的資源傾斜,要什麼給什麼,資格不夠,傅青陽也能替他擺平。

但這不是常態。

「他如果還被邪惡職業盯著,在醫院多躺一天,就多一分危險,立刻帶我去病房。」張元清大步走進醫院大樓。

PS:錯字先更後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