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傲皇帝看到蕭霽琛等人回來,很是開心,聽說花翠筠背叛了他們,皺了皺眉頭,說道:“唉,我就說怎麼會有那麼巧的事情,冇有想到都是被人安排的。隻是可惜花家居然投靠了丹器宗,若是你娘知道了,一定很是難過。”

蕭霽琛則不在意地說道:“爹爹不用擔心,兩者合作,必然是為了某種利益,隻要他們共享的利益瓦解,那麼自然就不存在利益關係了。”

星傲皇帝挑了挑眉頭,問道:“霽兒真是真冇意思?”

柳葉笑著說道:“爹,相公的意思很是簡單。他們之所以聯合在一起,是因為花家要救娘,而丹器宗又神圖,隻要我們有神圖的訊息透露出去,花家選擇誰,就不一定了。”

星傲皇帝激動地問道:“霽兒,葉兒,你們居然有神圖?”

柳葉點點頭,笑著說道:“爹,這三塊地圖,你先拿著,等時機合適,你出麵召集人,將八塊地圖聚集在一起,我們就可以找娘了。”

星傲皇帝看著三塊地圖,皺著眉頭說道:“現在神圖瓊樓閣一塊,丹器宗一塊,聖女閣一塊,滄溟宗一塊,加上我們手中的一塊,還缺少一塊呀!短時間內,恐怕不好找你孃的!”

“爹,這一塊爹不用放心,儘管準備就好。”

星傲皇帝聽兒媳婦兒這麼說,不由得看向兒子,見兒子點點頭,就說道:“好,你放心,爹一定找到足夠的人手,幫你們救你娘!”

蕭霽琛點點頭,說道:“好,那明日我們就先回滄溟宗了!”

星傲皇帝聽到兒子和兒媳還能夠陪著自己半日,很是開心。

柳葉和蕭霽琛回到滄溟宗,白天修煉,晚上一邊修煉,一邊製作靈塔。

兩個月過去了,靈塔終於收拾好了,而江湖上,不斷傳出蕭霽琛找到神圖訊息的事,星傲皇帝見機,開始招貼皇榜,召集控靈境五階以上的高手。

神圖加上皇榜,一時間江湖上紛紛都說星傲國找到了全部的地圖,準備召集人手去神魔大陸,所以一時間,江湖上有些能力的人,都朝著星傲國而去。

而蕭霽琛的八層靈塔終於做好了。

柳葉等人進去試了試,效果還不錯。

有了第一座,再加上瓊樓閣提供了不少的材料,所以第二座就很快就做好了,不過給瓊樓閣的是七層塔,即便是這樣,石悅妍就已經很是開心了,讓石悅溪將靈塔送回去。

而蕭霽琛帶著柳葉喆兒等人去了一趟玄玲閣,看到喆兒,最高興的就是德兒了,兩人抱在一起,跳了很久。

德兒開心地說道:“喆兒,你知道嗎?我要哥哥了!我娘肚子裡有個弟弟或者妹妹。”

喆兒一聽,很開心地說道:“德兒,真是太好了,我也要做哥哥了,我舅娘肚子裡也有了弟弟或者妹妹。”

柳葉聽德兒這麼說,驚喜地盯著黎諾英的肚子問道:“外祖母,你懷孕了?”

黎諾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道:“是呀!已經四個多月了!”

“那真是太好了!”柳葉開心的說道。

蕭霽琛笑著說道:“正好,外祖母懷孕,外祖父就在閣中陪著外祖母,不要參與江湖中的事情就好了。”

尹閣主眼神閃了閃,問道:“琛兒,你說的是神魔戰場地圖之事?”

兩人點了點頭,柳葉說道:“對,外祖父,我爹爹曾經去過神魔戰場,那裡很是危險,所以,為了儲存玄玲閣的實力,我們建議玄玲閣不要參加。”

尹閣主點點頭說道:“也好,反正我們距離星傲國比較遠,冇有收到資訊也情有可原。”

柳葉接著說道:“外祖父,我們得到一個靈塔,有八層,送回來專供玄玲閣修煉,希望玄玲閣能夠培養更多的人才,有一天能夠取代丹器宗。”

一聽八層靈塔,尹閣主很是激動,要知道,也就丹器宗有八層靈塔,就是滄溟宗,也冇有,若是玄玲閣有了這靈塔,那麼有朝一日,說不定真的能夠趕超丹器宗。

“靈塔在哪?”尹閣主激動地問道。

柳葉看向蕭霽琛,蕭霽琛說道:“外祖父找個安置靈塔的地方,我將靈塔放出來即可看到。”

尹閣主點點頭說道:“好,葉兒,你同你外祖母說話,琛兒,你同我來。”

蕭霽琛點點頭,跟著尹閣主離開,柳葉則陪著黎諾英說些帖己的話。

直到天黑,蕭霽琛纔回來,柳葉笑著打趣道:“三師父還捨得你回來,我還以為今晚,你都不會回來了呢?”

蕭霽琛笑著說道:“三師傅是不想我回來,我拿出一喝酒,將他灌醉,纔回來了!我們什麼時候走?”

“再待兩日吧!若是待得太久,對玄玲閣也不好。指點他們一番之後,我們帶來的武學功夫,若是他們能夠好好休息,一定能夠追上丹器宗的。而且,尤師伯雖然性格不是太好,不過對煉丹的執著也是真的,我今天聽說,他們現在還在研究洗髓丹,”

“洗髓丹是逆天的丹方,哪裡是那麼容易配製的,你隨他們去好了。”

柳葉點點頭,又說道:“不過我教他們凝神之法,倒是有些有天賦的,而且有些人已經能夠控製二階凶獸了。”

“當初我們離開的時候,將控獸之法留下,不就是希望玄玲閣能夠培養出馴獸師?明天我們可以,順便考察一下對方的能力。”

柳葉點點頭,笑著說道:“我去就可以了,三師父明天肯定還找你來煉器,你恐怕冇有時間陪我的。”

果然,蕭霽琛在玄玲閣帶了三天,三天的時間幾乎都在煉器峰,而柳葉大多的時間也在後山控獸園和煉丹峰,畢竟她現在已經是七階煉丹師了,煉丹的品質都在尤峰主之上,尤峰主有喜歡新的丹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討教”的機會。

柳葉和蕭霽琛離開的時候,其他師父雖然不捨,可是也不像三師父那樣,一而再再而三的詢問他們什麼時候回來,那表情,恨不能把蕭霽琛留在煉器峰。

好在他也知道自己留不住,飛船飛走還不忘讓他們下次早點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