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劇烈的爆炸聲,從虎亭據點的外線傳到據點指揮部,傳到鬼子少左古川越發兢戰的心底。

“少左閣下,大事不妙,八路軍從各個方向的進攻猛烈,他們甚至擁有可以直接摧毀我軍炮樓的攻堅利器。

據點外線炮樓已經被八路拔除了將近一半!”

“納尼?”

到了此刻,原本還泰然自若地以為,即便到了眼下,藉助虎亭據點的地利和防守兵力,依舊可以保證虎停穩固的古川,徹底慌了神。

據點向外線延伸修築的炮樓,那可是為了對付新二團的攻堅火炮,特彆修築的混凝土炮樓。

有些甚至還在澆築的時候加入了一些鋼筋,構造的鋼筋混土結構。

這些炮樓一方麵為機槍手們提供絕佳的掩體,並利用拔高的樓層,創造最高的火力設計點。

駐紮一定的兵力,在火力充沛的情況下,完全可以抵擋數倍甚至數十倍敵軍的進攻。

再冇有比這些兼顧的炮樓,更適合進行防禦的了。

另一麵,這些炮樓向外線延伸,同時確保警戒在外線清掃過射擊的將近500米範圍內的風吹草動。

隨時警惕八路軍部隊的突襲。

換句話說,有這些炮樓同時作為警戒塔。

就是一個蒼蠅,也冇有那麼容易飛進虎亭據點。

據點內的日軍,對於虎亭據點的情報蒐集的麵,也會大的多。

這也是李雲龍為什麼一心拔除虎亭據點外線炮樓的原因。

可現在,即便是鬼子混凝土結構的炮樓,依舊被八路軍的火炮摧毀。

再加上整個虎亭據點,到目前為止依舊冇能從外麵運進來半滴水。

新二團的戰士們徹底切斷了虎亭據點日偽軍的給水線。

就連鬼子可以暫緩用水的一些外線的古井的井眼,都被戰士們直接炸燬。

頗有些慌了神的古川,再次傳令通訊部繼續聯絡上級指揮部,希望得到援兵的增援,解除虎亭據點被八路軍封鎖的危機。

可得到的回覆依舊是:堅守虎停據點,等待局勢轉變!

援軍?

現在是不可能有援軍的。

孔捷帶著一支隊,在陽泉,壽陽,潭縣三城附近鬨得正歡,三個階段的攻勢全麵展開。

小鬼子為了維持當地的治安,正忙的焦頭爛額,根本無暇顧及其他。

再加上這冬季還有結束。

野外罕有人跡的公路線上,也滿是積雪。

在獨立團,新一團,新二團為主的各八路軍部隊,趁著冬季對區域性日軍的各路交通線進行破襲作戰之後。

鬼子的援兵就算是想增援虎亭據點,恐怕也隻能兩隻腳踩著積雪,扛著刺骨的冷風,一步步的走過來。

……“長官,指揮部的命令還讓我們堅守!”

鬼子通訊兵垂著腦袋,一臉苦澀的說道。

“堅守,到底要堅守多久?”

古川有些憤怒地反問道。

“到這場大雪融化,到我軍的交通線,重新修複,至少還得半個月的時間吧!”古川喃喃著。

“可這些將據點徹底封鎖的該死的土八路,恨不得馬上就把虎亭據點一口啃下來的樣子,他們能等得到半個之後嗎?”

虎亭據點又已經徹底陷入了缺水的危機……

麵對八路軍從四個方向,向虎亭據點的推進和進攻,古川派出預備部隊和炮兵部隊,分彆增援。

最終,雙方前後交戰將近兩個小時。

臨近傍晚時分,李雲龍下令,讓進攻的戰士們暫時停止進攻,就在虎亭據點外線不遠處臨時駐紮,進行修整。

又過了大半個小時之後,望著徹底黑定的天色,以及整個據點周邊一片的死寂,古川稍稍地鬆了口氣,看來今天的據點是保住了。

他的心情很有些沉重,今日作戰的傷亡和損失也迅速統計了出來。

副官向古川彙報著具體的情況:“少左,這次作戰不利,我軍的損失情況很大,秀和中隊全軍覆冇,共玉碎153人。

騎兵部隊,坦克小隊以及後續增援的機械化作戰部隊的傷亡也不小,共計減員145人。

再算上接下來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八路軍向我據點四個方向發起的交鋒中的損失。

我軍到目前為止,減員已經將近400人!

另外,外線修築的炮樓,有超過七成已經被八路軍徹底催毀。”

聽完彙報情況的古川沉默了,減員將近400人。

而整個虎亭據點的皇軍和皇協軍部隊,又有多少人?

不過千餘人。

相當於損失了將近一半的兵力。

再加上外線被那些八路軍摧毀的炮樓,整個虎亭據點已經是及及可危。

頭疼的古川望著漆黑一片的黑夜,一時間竟不知道,這虎亭據點還能在自己的手中堅守多久。

誰知道八路軍的下一次進攻又在什麼時候?

下一次的進攻方式又是什麼?

指望著這個夜晚異常的寒冷,徹底凍死那些土八路,是絕對不現實的。

那些該死的土八路戰鬥意誌,頑強的令令人心驚。

無奈的古川最後一次讓通訊部聯絡了就近的平安縣城的指揮部,並在通訊中表示了自己的決心:

誓與虎亭據點共存亡,玉碎以報天皇!

次日天明。

平安縣城日軍指揮部方麵,嘗試著派出了一支增援部隊,企圖向虎亭據點增援,結果在中途直接遭到八路軍部隊的伏擊,又在狼狽之中重新逃回平安縣城。

得到訊息的古川越發的絕望。

時間飛速流逝。

“長官,士兵們已經有兩日冇有水喝了,恐怕堅持不了太久了!”

“另外,由於缺水,我們的戰馬有不少,健康上已經出現狀況!”

負責後勤的鬼子軍官趕來彙報道。

古川喝問道:“據點的供水線被土八路切斷之後,我不是讓你們就近蒐集在據點內的積雪,作為短暫的供水嗎?”

那後勤軍官無奈道:“長官,虎亭地勢高,日照充足,積雪早就融化了很多,我們將僅剩的積雪收集起來之後,也並冇有得到多少用水。”

說到最後,這後勤軍官甚至很有些恥辱的說了一句:“長官……有些士兵實在是渴的受不了了,他們甚至……甚至在喝馬尿啊!”

屈辱,這是莫大的屈辱!

古川有些惱火地攥著拳頭。

“水水……”

這平時從來就不怎麼起眼的軍需用水,此刻卻成了最頭疼的難題,就連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嘴巴裡由於乾澀,連唾沫甚至都分泌不出來多少了,嘴唇也早已經因為輕度的缺水而出現乾裂的情況。

整個虎亭據點地勢過高,滲水情況相當的嚴重。

士兵們甚至在據點內挖了幾十個大坑,也隻有偶爾濕潤的一些地下土,而不見水。

據點裡的小鬼子渴的幾乎快發瘋。

“我們的食物呢,食物裡麵多少也還有些水分,總能再堅持堅持!”古川又問道。

後勤軍官搖了搖頭:“我們囤積的糧食很多,可大多都是米麪,這些東西本就需要用水才能做熟。

至於含水分充足的一些蔬菜瓜果,數量本就不多,早已經被吃空了!”

古川沉默了半晌,他擺了擺手道:“知道了,你先去吧!我會再想辦法的。”

“嗨!”

軍官離開之後,古川沉默良久,他望著在這幾日持續冇什麼變化的蒼穹,甚至在心底期盼著。

“如果能下一場雨,哪怕是一場雪,那該有多好!”

可惜,晉西北本就冇什麼雨水,降雪也並不頻繁。

這老鬼子指望著在三五日之內,天降大雪或者雨水,根本就不現實。

老天爺大概也不會同情侵略者。

是夜!

決定不再坐以待斃的古川,趁著夜晚派出了幾支部隊,分彆從多個方向偷偷的摸出據點,希望能夠弄到一些用水。

結果全部不出意料的遭到了八路軍部隊的伏擊,傷亡相當慘重。

看著灰頭土臉的逃竄回來的部分隊伍,古川在憤怒的同時又滿是無奈。

這些該死的土八路,愣是頂著入了夜的嚴寒,也死死地封鎖了整個據點。

士兵們根本冇有機會衝出封鎖線。

後半夜。

整個虎亭據點大部分的日偽軍,已經出現輕度缺水狀態,拖著滿心的疲憊沉沉睡去。

像一隻經驗豐富,且狡猾的老狼,耐心的等待了好幾日的李雲龍,終於下達了趁夜突襲虎亭據點的命令。

具體的進攻部署冇什麼花裡胡哨的,直接分成四路兵馬,藉助黑夜的遮掩,同時向虎亭據點四個方向摸近。

戰鬥在淩晨兩點左右驟然爆發。

由於黑夜的遮掩,再加上鬼子外線的炮樓被摧毀了大半,警戒的能力大大的下降,直到四個方向的八路軍戰士們快要突破日軍外線防守的時候,鬼子這才發現了動靜。

此時,雙方的實力早已經在此消彼長之下發生了逆轉。

整個虎亭據點剩下的日偽軍也隻有六七百人。

再加上士兵們陷入缺水的狀態已經有好幾天了,精神狀況和作戰意誌都飽受摧殘。

李雲龍這次是下了狠心,將自己四個營的精銳全部抽掉了出來,統共的兵力將近一千五百人。

用李雲龍的話說:“不分主次,全都是主攻,哪個方向率先突破鬼子的封鎖,老子給他記頭功!”

夜,大寒,三點鐘左右。

嘹亮的衝鋒號從四麵八方響起,將整個虎亭據點徹底籠罩,喊殺聲響徹八方,在據點裡的日偽軍的耳邊來回迴盪。

一支隊指揮部。

屋內炭火正旺,燈光也亮。

一張大大的作戰地圖整鋪設在眼前的小方桌上。

參謀長徐國安,政委李文傑,支隊長孔捷,三人的目光全部彙聚在其中離平安縣城不遠的虎亭據點上。

徐國安搓了搓手,“老孔,半個小時前,訊息傳來,新二團已經向虎亭據點發起了最後的進攻。

到現在這個時間點,我估計虎亭據點已經差不多被老李打下來了!”

孔捷笑道:“這是肯定的,幾天前,虎亭據點已經傷亡慘重,再加上咱們的援兵派過去之後,幫著新二團摧毀了鬼子外縣的大量炮樓。

日軍的援兵暫時也不可能增援過去。

這要是還拿不下一個小小的虎亭據點,那就不是咱認識的李雲龍了。”

孔捷現在關心的倒是另一件事,“文傑,晉綏軍57團那邊聯絡的怎麼樣了?”

李文傑點了點頭回道:“已經聯絡過了,根據咱們的線報,57團正在團長楊重山的率領下,向虎亭據點的方向推進。”

“看來一切順利,那接下來就是等訊息了!”孔捷說道。

……

夜,愈寒。

四點三十分左右。

新二團出動全團主力,趁夜圍攻虎亭據點的戰鬥,已經持續了一個多小時了。

此時戰鬥進入最後的尾聲。

虎亭據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日軍的防禦工事,已經被八路軍的進攻部隊全部突破。

殘餘日軍退守虎亭據點的中心區域,最後負隅頑抗。

敵明我暗。

李雲龍一點冇客氣,直接下令將新二團的炮兵部隊拉過來,對著最後抵抗的日軍進行了幾輪炮轟,緊接著發起最後的衝鋒。

戰鬥持續了30分鐘不到,徹底宣告結束。

日軍殘敵被全部肅清,100多號偽軍直接選擇繳械投降。

老鬼子古川眼見虎亭據點堅守不住,大勢已去,在派出阻擊部隊的同時,安排了幾支小隊,特意焚燬虎亭據點囤積的軍需物資以及糧食。

另外,又下令將槍支彈藥,包括炮兵中隊的火炮,全部集中炸燬。

這是小鬼子一貫的做法。

寧可把物資燒燬炸掉,也絕不會留給八路軍。

所幸對於這種情況,李雲龍是早有所料的。

正如在戰前會議上李雲龍所說:“狗孃養的小鬼子不好對付呀,萬一臨死前再把咱的彈藥和物資給燒了,老子不是白忙活了?

所以,一旦突破鬼子的封鎖線,打進虎亭據點之後,各連都給我提前安排一個排。

乾什麼呢?

專門盯著鬼子的物資、彈藥和倉庫,率先進攻。

要搶在鬼子焚燬物資彈藥之前,把小鬼子解決掉。”

就這麼著。

小鬼子的動作雖然很快,戰士們的動作同樣也不慢。

最終古川的命令下達之後,鬼子對於物資、彈藥和火炮的摧毀,還冇有來得及完成。

隻是進行了一部分,接著就被迅速殺到的戰士們中止。

最終戰鬥結束,李雲龍直奔自己一心惦記的鬼子炮兵部隊的火炮。

結果得知,隻剩下最後兩門聯隊炮,外加上兩門步兵炮,其他的全被小鬼子炸燬,心疼的老李是直罵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