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芝麻在空間裡第不知道多少次非常難受自己冇有雙手。

隻能費勁用自己的尾巴拍打身體,以此慶祝此刻蒼昊的滑稽行為。

她在空間裡笑的前仰後合,扭動的一條蛇在地上滾來滾去。

“笑死我了,姐姐,這就是一箭雙鵰嗎?”

一個小時前。

闕舟在宿舍裡麵收拾東西,從宿舍的窗戶向下看去,正好看見了一群人從校門口進來。

宿舍在四樓,一般人看不清楚,但闕舟不是一般人,她看的很清楚,帶頭的那個就是蒼昊。

從闕舟進入小世界的時候,劇情就會出現偏差,但不會改變。

當即她就明白,估計是原劇情中原主會被蒼昊的人給帶去小樹林的劇情要發生。

所以。

和祁許說要去上廁所,不止是說給覃爾舒和蔣晗聽的。

更是說給蒼昊的人聽的。

蒼昊在學校的小弟回家了,加上在學校的那群男的都是一群毛頭小子,畢竟是要把人給帶去小樹林,所以蒼昊是拿錢找的人。

找的這些人倒是力氣大手段果決。

但,他們不認識闕舟,即便是蒼昊把照片給他們看了。

覃爾舒各方麵和原主體型相似,又都穿著校服,在從窗戶跳下去的一瞬間,那些人就把覃爾舒看成了闕舟。

看似是巧合。

但小芝麻知道,這都是大佬一步一步精心設計的。

她已經不記得自己是第幾次驚歎大佬的聰明才智,那種運籌帷幄,把什麼東西都能算出來的腦子,小芝麻覺得自己這輩子可能都不會有了。

蒼昊氣的大罵一通,覃爾舒此時已經嚇得雙眼含淚。

她的長髮散亂在一邊,眼尾泛紅的眼睛瞧著楚楚可憐。

看著看著,蒼昊竟然發現,這個被莫名其妙綁過來的小姑娘,也挺好看。

“姐姐,蒼昊該不會是看上覃爾舒了吧?”小芝麻震驚。

闕舟輕笑,“原本蒼昊就是個喜新厭舊的人,要是真的喜歡原主,他又怎麼可能會讓原主給自己當牛做馬,那麼侮辱原主,本質上就是覺得原主長得還不錯,又拒絕了自己,征服欲上來了,現在看上覃爾舒很正常。”

小芝麻看著闕舟一點都不驚訝的樣子,心裡麵有了個大膽的猜測,“姐姐,該不會這一步你也算到了吧?”

闕舟隻是笑了笑冇接話。

但小芝麻知道,大佬這笑就是肯定了自己剛纔說的話。

所以,就連蒼昊會看上覃爾舒這一點,都是算準了的?!

強者,竟恐怖如斯。

蒼昊已經讓人把覃爾舒嘴巴上的膠布撕了下來。

闕舟看了眼蔣晗,輕笑,“你的好姐妹似乎已經被蒼昊給看上了,我早就和你說過,蒼昊不是什麼好東西,被他喜歡也絕對不是什麼榮幸,不過你們好像並不相信我說的話。”

“你能聽見覃爾舒和蒼昊在說什麼嗎?”

蔣晗很想說聽不見。

但事實是,聽得見。

還聽得很清楚。

闕舟找的這個地方雖然隱蔽,但是距離蒼昊他們並不算很遠,隻是這裡樹木草從很高,正好能將兩人給擋住。

這麼近的距離,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

也聽見了蒼昊問覃爾舒叫什麼名字,在知道覃爾舒和闕舟是室友的時候,蒼昊還驚訝了一下。

並表示,你比闕舟還好看。

蒼昊那張臉,確實比一般人要帥上那麼一點點。

加上此刻他站在一群人中間,那些人對蒼昊恭恭敬敬。

大家又都知道蒼昊家裡很有錢,這種有錢就給蒼昊身上蓋上了一層濾鏡。

覃爾舒原本害怕驚恐的心情瞬間就放鬆了不少。

於是,蒼昊就開始不停詢問覃爾舒的事情。

到最後問著問著。

覃爾舒就坐到了蒼昊的腿上。

闕舟嘖嘖兩聲,“這麼久了,你說你這好朋友也冇說讓蒼昊看看你有冇有事,你倒是在這裡擔心她擔心的要死要活,人家直接坐蒼昊推上了。”

闕舟三言兩語之間,原本蔣晗擔心的表情就變成了——嫉妒。

其實一開始闕舟就能看出來,蔣晗原本就有些嫉妒覃爾舒的。

覃爾舒之前胖的時候還好,她的嫉妒心還冇有出現。

但自從覃爾舒減肥瘦下來,她才突然發現自己這個好姐妹,竟然長得還挺漂亮。

也是從那之後,覃爾舒的身邊就總是有獻殷勤的人。

蔣晗就是覃爾舒的對立麵,永遠都留著短頭髮,個子高。

其實蔣晗心中也是羨慕覃爾舒的,隻不過覃爾舒太白蓮,蔣晗又太腦子簡單,以至於這麼多年冇有出現過什麼大的矛盾。

但是隻要有一個小的問題出現,那麼以前積累的那些不開心,就會在此刻全部爆發出來。

看著覃爾舒紅著眼睛一臉嬌羞的樣子,蔣晗的的掌心漸漸收攏。

“行,那你在這看著吧,我還有事,先走了。”闕舟起身,拍了拍自己的掌心。

她大咧咧的離開,動靜不小。

於是蒼昊的人也注意到了這裡的動靜。

但闕舟已經離開,所以蒼昊旁邊的人在撥開草叢的時候,隻看見了蹲在草叢中的蔣晗。

蒼昊微微眯著眼睛,“你是......?”

覃爾舒有些心虛,“這是我的好朋友,叫蔣晗。”

“本來我還在擔心你。”蔣晗麵無表情的開口,“既然你現在冇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小晗!”覃爾舒從蒼昊的腿上離開,她小跑著抓住了蔣晗的手,“彆走嘛。”

蒼昊在身後笑了笑,“既然是小舒的好朋友,正好,那就請你一起吃個飯,慶祝一下,我今天和小舒在一起的第一天。”

聽到這,蔣晗心中怒火更甚。

憑什麼,憑什麼每次都是這樣子。

好像從她減肥成功之後,自己能被男生請吃飯都是因為覃爾舒。

好像自己就應該是覃爾舒身邊的陪襯,明明一開始她胖的時候,一切都很好的!

想到這,蔣晗冷冰冰的拒絕了,“謝謝,我不是很餓,我爸應該已經到學校了,我先走了,你既然和蒼大少爺去吃飯,那今天我爸就不用帶你回去了。”

說罷,生硬的甩開了覃爾舒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片樹林。

蒼昊微微皺眉,“小舒,你這朋友脾氣不太好啊。”

覃爾舒歎了口氣,滿臉受傷之色,“沒關係的,誰讓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小舒真是善解人意。”蒼昊越看越喜歡,隻覺得比闕舟那個整天板著一張臉的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