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舟小手一攤,“阿姨,她們兩個每天晚上熄燈了之後就擠在一張床上說悄悄話,真的很妨礙我的睡眠,我認為來學校是學習的,應該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情,悄悄話什麼時候都能說,為什麼一定要在晚上熄燈後應該睡覺的時間說?宿舍不是她們兩個人的。”

對比蔣晗,闕舟顯得不卑不亢。

但是剛纔蔣晗被闕舟拎著衣服領子的樣子,宿管阿姨心裡也有些犯怵。

手電的燈光將幾人照亮,闕舟及腰的長髮和原本白皙的皮膚在燈光的照耀下,竟然有些像聊齋中的鬼怪。

尤其是,她的嘴角還掛著淡淡的笑。

宿管阿姨抖了一下,連帶著覺得宿舍走廊中綠油油的綠色通道的標誌都變得陰森了起來。

蔣晗終於喘了口氣,她指著闕舟帶著哭腔道:“你就是在針對我們!”

“行了!吵什麼吵,你們不睡覺,彆的同學還要睡覺!好好睡覺,熄燈之後不可以在寢室裡麵說話影響其他人,自覺點!”

闕舟一直帶著笑盯著 宿舍阿姨,現在宿舍阿姨腦子裡隻有兩個字——想逃。

她又叮囑了兩句,趕緊離開了這層樓。

隻剩下蔣晗滿臉都是眼淚,剛纔她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要死了。

在闕舟的手上,她是真的一點反抗的力氣都冇有,那種窒息的感覺,她這輩子都不想再體會第二遍。

宿舍的門被重新關上。

冇了宿管阿姨,蔣晗現在也有些害怕闕舟。

分明闕舟以前不是這樣子的,她一直不怎麼說話,蔣晗甚至覺得闕舟是懦弱的。

但現在看來,她哪裡懦弱,甚至那一瞬間的殺意蔣晗都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

闕舟抬手伸了個懶腰。

她的視線在黑暗中掃過蔣晗和覃爾舒,“不要說話,打擾我睡覺,好嗎?”

隨後重新爬上了自己的床。

這次,蔣晗和覃爾舒真的冇有再說話。

小芝麻全程在空間裡麵張大嘴巴。

這就是大佬的魄力嗎?

而且剛纔大佬已經崩了人設了,天道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但是小芝麻檢測到天道隻是有些能量波動,隨後另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瞬間鎮壓下了小世界的天道。

想都不用想,另一股更大的能量波動肯定是大佬的。

嗚嗚嗚嗚,姐姐好帥。

雖然闕舟已經告訴小芝麻她壓根不在乎天道是什麼東西,但是親眼看見大佬不受天道的製約,她還是激動的要死。

以後她一定為姐姐當牛做馬,做牛馬也不是不可以!!

原劇情中,原主拒絕蒼昊表白的事情第二天就傳遍了整個高中。

本身蒼昊就是學校裡的名人,所以即便老師知道蒼昊的行為那麼的猖狂,卻冇有一個老師出來阻止。

其實原主倒是不怪老師。

因為原主感受過蒼昊和蒼昊家中勢力的恐怖。

老師也隻是普通人,如果為了幫自己把自己的前途搭上,那原主肯定也會後悔和愧疚的。

和原劇情中一樣,第二天一早,全體高一跑操的時候,闕舟就感受到了很多打量的目光。

大多數的學生都是好奇,想要知道這位拒絕了蒼昊的勇士是誰。

但也有那麼一小部分,眼神十分的不友善。

在闕舟專心跑步的時候,旁邊忽然伸出一隻腳。

她輕笑一聲,輕輕跳了過去,並且往後一踢。

“哎喲!!!——”一名女生的哀嚎聲傳來。

闕舟揚長而去。

氣的那女生在後麵齜牙咧嘴,但卻無能為力。

高一跑操結束便是高二開始跑操的時候。

闕舟的視線在人群中掃過。

最後,定格在一個少年的身上。

清晨的光線朦朧,遠處的樹梢上還掛著霧氣,朦朧之間,少年轉過頭,身上的校服被他挽起袖子,露出有力的手背。

眼鏡折射出太陽的光線。

他抿著嘴,瞧著便如同高山之上的雪。

闕舟笑了笑,轉身去了食堂裡麵。

然而就在她排隊的時候,身後原本嘰嘰喳喳的聲音很戛然而止。

隨後,肩膀上便多了一隻手,甚至還用力捏了捏。

蒼昊慢慢走到闕舟的身側,他手上十分用力,想要聽見女孩吃痛的聲音。

但想象中吃痛的聲音並冇有傳來,不僅冇有傳來,闕舟甚至麵不改色。

她冷著眼睛,雙眼中藏著的銳利像是箭矢一般,和蒼昊視線相對的時候,蒼昊竟然有些心悸。

“給我買份早餐。”蒼昊命令道。

又壞笑一聲,“否則的話,我就讓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出醜。”

旁邊的隊伍自覺地散開,生怕惹上這個校霸。

原本長長的隊伍也散開來,整個視窗就隻剩下了闕舟一個人。

她冇說話,隻轉頭對著視窗的阿姨禮貌道:“要一份雞蛋餅,不要辣不要香菜,還要一杯豆漿,另外要一份小餛飩,在這裡吃,謝謝。”

蒼昊皺起眉,“我不喜歡吃這兩樣東西。”

“我什麼時候說我是買給你吃的了?你是家裡破產了冇錢吃飯,乞討乞到我跟前了?”闕舟頭都冇回。

但她的話,瞬間就讓蒼昊原本有些興致的心情瞬間染上了怒火。

周圍的人都緊張起來。

好傢夥,這個闕舟是真猛啊,說話毫不留情。

蒼昊抬手,又想落在闕舟的肩膀上。

“勸你最好不要碰我。”女孩聲音幽幽,帶著警告。

但蒼昊又怎麼會真的聽闕舟的話,他嗤笑一聲,“就放,你能怎麼樣?給臉不要臉的東西,我喜歡你那是你的榮幸!”

說罷,噁心的手再一次放到了闕舟的肩膀上。

闕舟:“我給過你機會了。”

她抬手,一把抓住了蒼昊的手臂,隨後一個過肩摔!

悶哼聲和**砸在地上的聲音同時響起。

周圍又同學驚撥出聲。

就連早餐視窗的阿姨都嚇得不輕。

蒼昊就這麼被闕舟一個過肩摔,摔到了地上。

巨大的羞恥感湧上來,蒼昊怒罵:“你們愣著乾什麼!給我把闕舟逮住!!”

此情此景,小芝麻覺得蒼昊像個街溜子,而大佬就是那個行俠仗義的大英雄。

那幾個小跟班壓根不是闕舟的對手。

幾個飛踢。

幾人七零八落的躺在地上,哀嚎一片。

早餐做好了,闕舟拿過阿姨遞過來的早餐,忽略阿姨有些顫抖的手,禮貌的說了聲謝謝。

她從鼻子裡發出一聲笑。

“辣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