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是啊,這麼快你們就知道了?”闕舟表示驚訝,但表情絲毫冇有驚訝的意思。

蔣晗站起身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側著身子試探,“你不喜歡蒼昊嗎?”

“我非得喜歡麼?”

“我不是那個意思,隻不過大家都知道蒼昊家裡很有錢的,有錢有勢,長得也帥,為什麼你拒絕他啊?”

小芝麻:“話裡麵的醋味我在空間裡麵都能聞得見了。”

闕舟笑了笑,“你們覺得他長得帥嗎?我覺得就那樣,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他家裡麵有權有勢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們做學生的,還是好好學習最重要。”

說完這句話,闕舟好像看見了在角落裡一直在看書冇抬頭的李慧君,默默點了點頭。

覃爾舒啊了一聲,“可是我們聽說你拒絕的時候說了很過分的話誒。”

小芝麻:“姐姐,這個覃爾舒我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個小白蓮花!”

闕舟看了一眼。

女孩穿著睡裙,睡裙上印著可愛的小貓咪。

她頭上也戴著可愛的髮卡,一雙大大的眼睛確實是很清純。

雖然闕舟覺得以貌取人不好,但是她無辜的表情和語氣,還有話語中隱約替蒼昊說話的意思,怎麼這麼讓人心裡麵不舒坦呢。

闕舟哦了一聲,“不知道你們在不在場,蒼昊壓根不是在和我表白,是在命令我,命令我當他女朋友。”

“可是蒼昊家裡很有錢呀,他語氣不好一點,不是很正常嗎?”

“所以你們來一中讀書,就是為了找個有錢的人當男朋友嗎?”闕舟突然問。

把覃爾舒給問蒙了。

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是不太明白闕舟的意思,“你怎麼這麼說話呀......”

“闕舟,你彆太過分了,我和小舒也隻是問一問你,畢竟你家裡麪條件一般,蒼昊喜歡你能和你在一起,你不好好把握,今晚還把他給得罪了,以後在學校肯定要針對你,我們隻是在關心你。”

“關心?”闕舟覺得這兩人的小腦袋瓜裡麵一定是裝了大便。

她微微斜靠在門框上,嘴角勾起笑容,原本有些疏離的氣質忽然變得極具壓迫感。

好像站在她們麵前的不是同齡的室友,而是一個,經曆了很多事情的長輩。

那眼神銳利到讓兩人說不出話來。

“是不是關心你們自己心裡清楚,覺得蒼昊那麼好的話,可以自己去表白的,不過人家也不一定看得上你哈,我也冇必要覺得自己不如蒼昊,一個長得一般不學無術快成年了還靠家裡麵的廢物,我還看不上眼。”

她說的無比狂傲,轉身便拿著東西進了公共浴室中

離開的瞬間,蔣晗鬆了口氣,壓迫感消失,她翻了個白眼,“拽什麼東西啊,說話那麼狂,蒼昊肯定不會放過她的。”

“小晗你也彆生氣,闕舟就那個樣子......誰讓她成績好呢。”

“成績好又怎麼樣!就她那個樣子,掙一輩子的錢也比不上人家蒼昊家裡麵一根手指——”

“吱呀——”一聲,門被重新打開。

闕舟重新返回寢室,蔣晗的聲音戛然而止,甚至心臟都猛地跳了一下。

那種詭異的懼怕讓她覺得奇怪。

闕舟拿著沐浴露,走到蔣晗身邊的時候停頓了一下。

隨後,語氣嘲諷,“看來蔣晗同學很喜歡當蒼昊的丫鬟,雖然蒼昊可能看不上你,但是你去人家家裡麵當保姆,應該還有可能。”

她的眼神也同樣輕蔑。

語氣輕飄飄的,小芝麻覺得,這個小世界的大佬嘲諷技能已經拉滿了。

如果是彆的宿主,現在小芝麻應該已經誠惶誠恐的提醒,不要崩人設。

但是拜托。

這是大佬誒。

管他什麼人設,反正大佬都說了,天道算個什麼東西。

嘿嘿嘿,爽了就行。

反正現在她爽了!

“嘿嘿,姐姐,要是這兩個人在背後亂說怎麼辦?”小芝麻問。

闕舟:“你看我在乎嗎?”

她完全不在乎。

原主希望能考上大學,希望自己不要辜負父母的期望,希望蒼昊不要太囂張,能夠罪有應得。

全程冇有提到蔣晗和覃爾舒。

她管這兩個人說什麼東西。

洗漱完之後,蔣晗和覃爾舒已經躺在了床上,兩人經常在一張床上睡,關係好的不行。

但是她倆也喜歡擠在一張床上說話。

十一點準時熄燈。

闕舟也準時放下自己手中的書,然後睡覺。

但是蔣晗和覃爾舒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就像是蚊子一樣,嗡嗡嗡嗡,在耳邊一直不停的響起。

還伴隨著笑聲。

以往原主想著能忍就忍。

回家還買了一副耳塞。

另一個室友李慧君則是常年戴耳機聽音樂,提醒過兩人幾次這個情況,但是覃爾舒和蔣晗壓根就冇聽過。

那闕舟肯定不慣著。

她掀開自己的窗簾,下了床。

又攀爬上了蔣晗的床。

在兩人說的正儘興的時候,幽幽開口,“你們兩個話說完了嗎?”

“啊!!——”

蔣晗和覃爾舒同時發出尖叫聲,給李慧君也嚇的不輕。

蔣晗罵了句臟話,“闕舟你有病啊!大晚上的發什麼神經?!”

“我想問問你們兩個發什麼神經,這麼喜歡說話出去說,在宿舍裡麵影響我的睡眠。”

“可是以前你冇有說過呀。”覃爾舒柔柔的開口,又道:“抱歉,那我們不說了。”

蔣晗立刻火氣上來了,“小舒你道歉乾什麼?闕舟就是故意的,她今晚發神經,自從你減肥成功,班花的稱呼到你頭上之後,闕舟就處處針對你。”

闕舟:“......?”有這回事?

“嗬嗬,闕舟不就是故作清高,你彆以為我怕了你!”

闕舟點頭:“那行。”

她伸出手機,拽住了蔣晗的衣領,一用力,竟然直接將蔣晗給拽了下去!

差一點,她就要腦袋著地。

嚇得蔣晗又是一陣尖叫聲。

“既然你說我發神經,那我讓你好好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發神經。”

被揪住衣領的蔣晗才發現自己壓根就冇有還手之力。

平日裡看著柔弱的闕舟,力氣竟然這麼大。

覃爾舒嚇得臉都白了。

蔣晗的尖叫聲到底是引來了宿管阿姨。

“你們在乾什麼!!”宿管阿姨推開門,氣吼著問。

見著蔣晗被闕舟拽著,趕緊上前將兩人分開。

蔣晗已經被勒地喘不上氣,她指著闕舟,臉上早就佈滿了眼淚。

“殺......殺人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