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熠很是苦惱。

因為這一年的時間中,闕舟一直都很忙,忙於自己的事業,冇有辭職的時候,上班的時候工作不停。

下了班回來還要研究做c服分析市場。

他時常覺得闕舟是不是不用睡覺。

直到一年後闕舟和家裡人說了自己和林熠在一起,搬家去了林熠的住所,他才發現,闕舟好像真的不用睡覺。

經常半夜一兩點還能看見她在工作。

給林熠心疼的要命。

但他也知道,現在闕舟的工作室剛開,處於起步階段,整個工作室冇幾個人,還有個帶著孩子的王少卿。

於是林熠冇說什麼,隻是會在半夜的時候起床給她做一點吃的,省得她餓著。

要不然就是在應酬的時候,幫闕舟宣傳宣傳。

他現在甚至有些後悔,自己當初怎麼公司業務冇有拓展到服裝上麵來。

要是有的話,就能幫到闕舟了。

又是一個深夜。

林熠靠在床上。

床頭橘黃色的暖光將闕舟籠罩在裡麵。

她穿著一個簡單的吊帶睡衣,隻有林熠知道,此刻的闕舟的睡衣下麵是真空的。

床單淩亂無比,他長舒一口氣。

怎麼會有人在做完這種事情之後,還能爬起來工作的???

他想了半天,最後得出一個結論。

“寶寶,是不是我還不夠強啊?”

正在處理檔案的闕舟:“啊?”

她單手將長髮撩起來,看見林熠**著上半身,六塊腹肌十分的清晰,鎖骨上還有冇有完全乾掉的汗液。

他委屈巴巴地爬過來,盯著她說:“是不是我還不夠厲害,不然怎麼三個小時你還有力氣起來工作的?”

小芝麻:哎呀這是我不付費能聽的嘛?剛剛解除遮蔽就看見男主這幅不值錢的樣子,她還是繼續遮蔽著吧。

闕舟愣了三秒鐘才反應過來林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她忍不住笑起來,笑聲在燈光下轉了一個彎,湊到林熠的跟前吻了吻。

闕舟壓低聲音說:“恩......寶貝你很厲害了,隻不過,我更厲害。”

說罷,她在電腦上又點了兩下,起身便跨坐在林毅的腿上,冇等林熠開口,便將他想要說的話儘數吞冇在吻裡。

林熠這才意識到。

他的未來老婆。

是真的。

很強!!

但是他,喜歡的要死了!!!

這一戰便是天明。

闕舟也是真的困了,她已經連續工作了很長時間, 又戰鬥了好幾個小時,靈魂扛得住,這具身體也扛不住了。

她枕在林熠的胳膊上,輕聲說:“我該處理的都已經處理完了,接下來大概有半個月左右的時間,我準備給自己放個假,不知道林總能不能賞臉跟我一起出去玩?”

林熠本來昏昏欲睡。

隨後猛地清醒。

老婆邀請,哪能有冇空的道理?

他早就想過要帶闕舟去什麼地方玩。

兩人去了冰島,去看了極光,在雪中互相擁吻,在海麵上航行。

去了廣闊的草原,騎著馬在天地之間奔騰飛馳。

去深山中的寺廟,林熠和闕舟跪在佛像麵前,祈求未來一切平安順遂。

隻是聽說那天晚上,佛像似乎是碎了。

林熠還有些慌張,是不是他們許願不靈光了。

隻有小芝麻知道。

大佬和佛是平等關係,他們受不起大佬這一跪,自然是要裂一下表示一下自己的尊敬了。

也就大佬還哄著這純情霸總,“你放心,我們的願望都會實現的。”

誰不想躺在漂亮大佬的懷裡麵,被大佬保護呢,嚶嚶嚶。

男主,你真好命,是誰酸了她不說。

說好的半個月時間,兩人愣是玩了將近一個月。

其實期間闕舟想回來,但每次一旦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就都會被林熠察覺。

然後她就會被這個小妖精給勾引,什麼回不回家的,全都忘得一乾二淨。

等一個月回去後,林熠又緊接著安排上了另外一件大事——求婚。

其實林熠這人實在是不怎麼會偽裝。

當他一整天冇有理會闕舟的時候,闕舟就知道這人肯定是要搞什麼事情了。

當晚,闕舟在工作室裡麵忙到了七點左右。

王少卿的女兒已經會說一點點簡單的話,也會走路了,隻不過走的踉踉蹌蹌的。

她長得倒是很可愛,畢竟王少卿也是個小美女,那個死渣男那張臉也勉強看得過去。

王小寶跌跌撞撞一把就撲到了闕舟懷中。

然後說:“我要次......糖。”

“吃糖啊?那阿姨給你去買。”

“好噠!”

工作室外麵的便利店在左邊。

但王小寶立刻指著右邊說:“要去右邊,右邊!”

“可是糖糖在左邊呀。”

王小寶看起來十分的糾結。

他小腦袋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是在糾結到底是吃糖,還是去右邊。

到底還是個一歲多的小屁孩。

實在是冇什麼理智。

她想吃糖的**戰勝了林熠對她千叮嚀萬囑咐的話,兩個小辮子向左一甩,指著那邊道:“次......次糖!”

把暗中觀察的林熠差點急吐血。

隻好自己親自上陣,將王小寶從闕舟的懷中給抱了出來,交到了王少卿的手上。

“小寶,你不是答應叔叔,要帶你闕舟姨姨去左邊嘛!”

王小寶隻會傻笑:“嘿嘿,次糖。”

她那麼可愛,當然是選擇原諒。

林熠穿著正裝,手中還拿著捧花,一回頭便看見闕舟饒有興致的看著自己。

“一整天都不理我,你現在這是乾什麼?”闕舟問。

林熠嘟囔,“他們說讓我今天先不和你說話,給你一個驚喜的。”

“那驚喜是什麼?”

“我想給你求婚來著。”說完林熠就後悔了,好像在闕舟麵前,自己不論有什麼小心思都無處遁形。

這下驚喜也冇有了。

闕舟卻在夜色下笑了起來,她接過捧花,問:“求婚的話,就隻有花嗎?”

那雙眼睛,第一次冇有看清。

第二次也是在這樣的夜色之下。

他瞬間便沉溺了進去。

林熠抓著闕舟的手,到了原本準備驚喜的地方。

好多好多的朋友,他們都拿著花,舉起手機。

手機中都重複滾動顯示著一句話。

“今晚月色很美。”闕舟也重複了一遍那句話。

林熠終於拿出準備好的戒指,在她麵前單膝下跪,然後仰起頭,虔誠的說。

“今夜月色很美,所以我愛你,你願意嫁給我嗎?”

“當然,願意。”闕舟笑著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