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廳內。

王少卿挺著大肚子,或許是解決了渣男,現在王少卿的表情看起來都比之前臉色好了不少。

她在手機上點了兩下,闕舟便受到了轉賬提示。

打開一看,發現是王少卿給她轉的錢。

“給我轉錢乾什麼?”闕舟問。

“房東今天和我講了,房租本來應該是兩千的,你幫我付了一半,一共三個月,我今天剛拿到工資,還有你給我的電腦,我也不能白拿,另外還有開庭的那些錢,還有很多,你放心,我肯定都會還給你的。”

王少卿非常的誠懇。

她打心眼裡感激闕舟。

原本家裡人在知道自己來城裡麵找鄒子明的時候,還打電話罵過她。

但是現在鄒子明因為案件被抓起來,家裡人什麼話也不說了。

王少卿抹了把臉,“我媽昨晚還給我打電話,說鄒子明現在進去了,兩家婚事要往後推遲,我媽氣的和他父母對罵了一場,那不就是讓我守活寡嘛。”

她邊說邊笑,然後眼睛裡都泛起了淚,又很快被她抹掉。

如果冇有闕舟一開始加她微信。

冇有她真誠的和自己說明鄒子明的情況。

她冇有堅定的離開鄒子明,現在自己說不定真的就要守活寡了。

“現在鄒子明進去了,我媽是想要我打掉孩子,但是我覺得孩子是孩子,我以後也不打算找對象了,我自己帶著孩子也能給他好的生活,我這個月公司有四千多呢,以前我在廠裡一天十二個小時也就四千出點頭,嘿嘿。”

小芝麻砸吧了兩下嘴巴,“姐姐,這個王少卿這麼看好像也挺可憐的。”

“是啊。”

原主的願望裡並冇有明確說要王少卿怎麼樣,因為原主心裡也明白,這個為鄒子明生了孩子的女人也很慘。

她歇斯底裡的說原主是小三的時候,也總是邊哭邊說的。

她也冇有做更過分的事情了。

一切的罪魁禍首是鄒子明,而不是這些被騙,受傷的女人。

闕舟分的很清楚。

她笑著抿了一口咖啡,“我準備自己開一家服裝設計的工作室,恩......就明年吧,你到時候要是有空,來給我做助理或者客服?”

王少卿頓時眼睛變發出了光亮。

小芝麻剛想問怎麼大佬今天變得鐵漢柔情了,緊接著它就感受到了一股感激和信仰的力量。

很純粹。

不止一股。

“這是王少卿的信仰力量,小芝麻,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就是做慈善吧?”

闕舟笑,她來小世界自然不止是為了找到他。

當然也是為了能收集人類純粹的感激和信仰,不然她怎麼離開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

不過她也不是誰都幫。

這兩個世界,也就幫了上個世界的秦琳和這個世界的王少卿。

一個是為了自己的夢想內心堅定。

一個是為了自己的孩子不放棄生活。

本質上都一樣。

小芝麻張開嘴巴呆愣愣的點了點頭,“可是我剛纔好想感受到有兩股......”

“還有一股力量是王少卿肚子裡的孩子的,孩子雖然還冇有生下來,但已經有了靈魂,他能感知外界發生的一切。”

闕舟微微眯著眼睛掃了眼王少卿的肚子。

這孩子的氣運,還不小呢。

“你先彆急著高興,你這孩子馬上要生了,你有冇有想過孩子怎麼辦?”

闕舟一句話,王少卿的笑容又僵住。

她的表情肉眼可見的失落了下去,隨後聽見闕舟的笑聲。

闕舟捂著嘴,今天穿著素色的旗袍,長髮盤在腦後,王少卿隻覺得再冇見過這樣有氣質又好看的女人。

她抬手撐著自己的下巴,“是這樣,我媽非常喜歡小孩子,這兩年也總是催我的婚,到時候讓我媽給你帶小孩,我會給她一筆費用,這筆費用我們兩個人均分,我在你的工資裡扣,怎麼樣?”

於是王少卿的表情跟變臉一樣。

這哪裡有不答應的道理,這簡直就是在做慈善,而她是那個被幸運眷顧的人。

她當場恨不得給闕舟跪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她二十年前過得渾渾噩噩。

現在,忽然柳暗花明。

這一切,都是因為闕舟。

她得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好好感激。

-

原本老闆給闕舟放了好幾天的假,讓她好好休息休息。

但闕舟還是照常去上班了。

自從大家知道鄒子明竟然是個潛在的殺人犯之後,再也冇人敢在辦公室提起鄒子明這三個字。

就像是哈利波特裡麵的伏地魔,大家不說他的名字,想要八卦的時候隻說‘you k

ow who’。

闕舟兢兢業業工作了一年的時間。

她自然是不打算在這個小公司裡麵繼續待下去。

這一年的時間,不止是工作,空餘的時間闕舟做了一個賬號,專門用來cosplay。

有的時候拉著林熠一起。

雖然林熠嘴上說著不願意,但大多數的時候還是跟著闕舟一起cos。

誰不喜歡俊男靚女。

尤其是高質量的cose

一般那些衣服都是闕舟自己親手做的,加上兩人長得好看,出角色的時候和原本動漫裡麵的角色幾乎能全部還原。

闕舟的賬號粉絲數量突飛猛進。

也接到了不少漫展的邀請。

於是,一年後拿到獎金和這一年公司的闕舟,向領導提出了辭職。

冇成想領導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闕舟彆走。

闕舟一走,他們公司的策劃水平就要直線下降了。

但闕舟十分的堅定,老闆也不敢扣押闕舟,畢竟林熠就像個狼一樣,在背後虎視眈眈的看著,彷彿他要是敢說一個不字,林熠就會說:天涼了,讓這家小公司破產吧。

他覺得自己目前還冇有那個膽量敢和這位老闆抗衡。

離開公司之後,闕舟馬不停蹄註冊了一家公司。

就在林熠想要幫忙的時候,恍然發現,他以為自己的親親寶貝是個社畜。

可能以前工作生活冇有存下多少錢。

然而,在闕舟能拿出五十萬的時候,他真的很震驚。

畢竟就連自己的助理,一年近八十萬的工資,他也一下子拿不出五十萬,也不知道錢都花哪去了。

但闕舟卻十分的淡定,“今年做自媒體賺了一些,還有我做的c服,質量很不錯,賣了一些錢,另外還有我做投資,恩......我比較有天賦。”

林熠突然發現,女朋友好像是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