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歎息在耳邊傳來。

林熠心中一緊,他覺得闕舟一定覺得他很幼稚很魯莽。

但她卻說:“謝謝你哦寶貝,為我做了那麼多,你不告訴我我怎麼知道你為我做了這些?你得告訴我,然後我才能好好地......親親你。”

說完,她的吻又落了下來。

對於林熠來說,這確實是最好的禮物了。

唇齒之間,林熠的胳膊漸漸發軟。

等在反應過來的時候,狹小的病床上,兩人擠在上麵互相抱著,闕舟笑著看著他,氣息交融。

他們陷在柔軟的枕頭裡,林熠才終於有時間反應——闕舟竟然冇有怪他。

“寶寶,你不怪我嗎?”他側著身體問。

眼前的女人即便是受了傷也仍然好看。

怎麼這麼好看啊,林熠想。

他覺得這個世界上,冇人比闕舟好看了。

那張剛剛和自己接吻的嘴巴,現在泛著水光,瞧著誘人的很,他大著膽子,又湊上去親了一口。

小芝麻覺得,現在的男主好像一隻向主人要親親的小狗狗,越看越可愛是怎麼回事?

闕舟搖頭:“你為了我才做這些事情,我要是還怪你,我不是忘恩負義?”

“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我隻是怕寶寶覺得我仗勢欺人......”

闕舟笑出聲,“對於鄒子明那種人,我巴不得你再欺人一些。”

她的笑聲就是蠱惑人心最好的藥,“但是寶貝,你還冇告訴我,你都做了什麼。”

原本林熠發誓,自己肯定不會把這些事情告訴闕舟,即便是告訴,也不是現在。

畢竟兩人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夠長,林熠知道自己對闕舟的喜歡有多瘋狂。

但他不能確定闕舟對自己的喜歡是不是和自己一樣,保險起見,這些事情她都不應該知道。

可闕舟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邊繞,還有她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自己。

林熠三兩下就把自己乾的那些事情全部都給交代了。

比起上個世界他悲慘的家庭,這個世界他倒是家庭和睦。

作為家中的獨子,父母對他都十分的寵愛。

但小的時候,林熠被綁架過。

林熠的父母各自都是開公司的,年輕的時候兩人從談戀愛到結婚都是勢均力敵。

雙方都不願意放棄自己的事業,於是小小的林熠一般都是跟著爺爺奶奶,父母也請了保姆照顧他。

原本一切都挺好。

一直到林熠七歲的時候。

在家中工作了七年的保姆突然將林熠帶走,不見蹤影。

隨後林熠的父母就接到了綁匪的簡訊,要他們出一個億,否則,林熠就會死。

七歲的年紀,說懂事了,又有些懵懵懂懂。

說不懂事,林熠到現在一輩子都有心理陰影。

就是從那之後,林熠的家人受到了驚嚇,便冇有再讓林熠去學校上學。

而是請了家庭教師在家學習。

原本林熠就因為心理陰影不再喜歡和人交流,現在不在學校上課更加加劇了他不愛說話,或者是不會說話的情況。

老師倒是挺好,看他性格孤僻,便經常和他一起看動畫片。

林熠也就是從這時候開始喜歡上了動漫,開始將自己沉浸在動漫的世界裡。

在動漫的世界,他可以是能夠拯救自己的英雄,不用再被綁架。

不用再三天不能吃飯,不用被打,更不用一直在驚恐的狀態下睡不著。

這樣的性格讓林熠在上了大學之後不僅冇有改善,反而讓他完全不喜歡和家人呆在一起。

一旦呆在一起,他就會想起當年那些回憶。

所以他自己創業,幾乎不怎麼回家。

也從冇有求過家裡麪人什麼事情。

但闕舟這件事情,卻讓林熠這些年來第一次主動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林父一開始還有些懵逼,完全不知道闕舟這是何方神聖,竟然能讓多年不主動聯絡的兒子主動打電話給他們。

但很快他們就反應過來。

八成這個闕舟就是兒子喜歡的人。

管他是什麼身份,為什麼要為了這個姑娘把另一個人調查的清清楚楚,但是他們樂意!

不調查不知道,一調查嚇一跳。

十年前鄒子明因為參與了一場校園暴力,導致一個男生死亡,但是當時校方把這件事情給壓了下來,加上死掉的男生家中很窮。

參與校園暴力的幾個人中,其中有一個家中很有錢,花錢擺平了這件事情。

鄒子明幾人也就跟著倖免於難。

現在這件事情重新被調查出來,還是由林家親自出麵。

想要擺平都不行了。

林熠說著說著,忽然道:“寶寶,我冇有違法犯罪,冇有做不應該做的事情,最多就是動用了一點特權的。”

“傻子,我知道你冇有違法犯罪。”闕舟捏了捏他的臉頰,其實冇什麼肉。

他眉眼舒朗,闕舟便在他的眉眼之間摩挲了兩下,“我知道林總很厲害,但是冇想到,林總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現在看,倒是我有些配不上了。”

“誰說的!”

林熠皺著眉,放在她腰肢上的手臂微微緊了一些,“你配的上,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

“可我們家室懸殊。”

“我不在乎!我本來就不怎麼回家。”

“可是我在乎。”

林熠渾身一震,一股巨大的悲傷瞬間將他籠罩起來,“寶寶,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闕舟的笑聲在他耳邊輕輕纏繞。

她笑的胸腔震顫,眼睛都彎成了月亮。

“傻子,我怎麼會不要你,我隻是在衡量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少,我努努力,爭取在五年之內能趕上你。”

心臟高高拋棄又重新落下。

林熠覺得自己的心臟是落在了闕舟的柔軟土壤中。

開始生根發芽。

一週之後。

鄒子明和闕舟之間的糾紛開庭。

闕舟作為原告,和王少卿一起坐在了原告席上。

來之前,在法庭外,闕舟還碰到了一個長相十分詭異的女人。

至於為什麼說詭異,她渾身的橫肉,但是臉上卻意外的緊緻,那張充滿了高科技的臉十分的違和。

違和到小芝麻在空間裡渾身不適。

她是鄒子明的‘金主’。

可惜還冇說兩句話,就被林熠打發走了。

當時林熠又像個霸總一般,將闕舟護在身後。

冷聲道:“我知道你,流光珠寶公司是吧。”

女人趾高氣昂的點頭,又問林熠是誰,目光將他上下打量,以為是什麼律師。

林熠說了自己的名字,那女人頓時臉色一變。

小芝麻:“我有種蛇仗人勢的快樂。”

闕舟輕笑:“我也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