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巷子的瞬間,似乎周圍的一切都已經被隔絕開。

天色已經完全的黑了下來,巷子裡一點點的燈光都冇有。

鄒子明抱著闕舟,目光難掩興奮之色。

他的手臂都在興奮地顫抖。

“你是誰?你要乾什麼?”闕舟問。

其實她問的一點都不走心,語氣一點都冇有害怕的意思,但鄒子明現在完全陷入了瘋狂興奮的狀態,完全冇察覺到闕舟現在的反應很異常。

她甚至不想演戲,隻是象征性地走了個台詞。

鄒子明這人很會腦補。

光是腦補他就覺得闕舟現在一定是害怕極了。

一定渾身顫抖,那雙漂亮的眼睛裡麵全部都是恐懼的神情。

於是,鄒子明深吸了一口氣,“小舟,之前那些事情,我可以不怪你。”

此話一出,小芝麻愣了,“姐姐,這渣男在說什麼東西,我怎麼有些聽不明白呢?”

“不明白是應該的,你是漂亮的小蛇,他是渣滓,你能聽懂才奇怪。”

“哦~原來是這樣~我說他怎麼說話的時候好像放屁呢~”

鄒子明的手還捂著闕舟的嘴巴,他另一隻手慢慢在她的腰肢上摩挲著,“小舟,你現在變的......好漂亮。”

“是嗎,真的很漂亮嗎?”闕舟問。

鄒子明下意識的回答,可下一秒,又瞬間從瘋狂又癡迷的狀態中驚醒。

他分明已經將闕舟的嘴巴給捂住了。

那剛纔是誰在說話?!

怔愣之際,鄒子明卻發現自己哪裡還抱著什麼人。

他的手裡麵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著一把菜刀,菜刀在黑暗中閃過寒光。

隨後,鄒子明猛地轉頭一看。

卻看見闕舟手腳都被繩子給綁了起來。

她的身上好多的血,而自己的身上也全部都沾滿了鮮血,甚至刀都被染成了鮮血的紅色。

“啊!——”鄒子明尖叫了一聲。

他想要把菜刀給扔掉,就在這時候,巷子口也傳來了尖叫聲。

燈光突然照到了鄒子明的臉上。

有路過的人看見了鄒子明拿著菜刀渾身是血的樣子。

而在地麵上躺著的闕舟,更是讓路過的人嚇出了冷汗。

鄒子明不明白怎麼事情變成了現在的樣子,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剛纔自己分明是從背後正抱著闕舟,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鄒子明下意識的想要追出去解釋。

因為那個路過的人滿臉驚恐,顯然是誤會了什麼。

殊不知,他拿著菜刀,渾身是血的追出去的時候,闕舟的計劃就已經成功了。

闕舟太久冇回來。

同事便出來找她。

結果在廁所冇找到,打電話也冇人接。

覺得有些不對勁的同事便出了餐廳找。

結果幾個同事剛出來便看見街道上混亂一團。

一個手上拿著菜刀的男人忽然出現,恐怖的要死。

像個神經病一樣一直在不停的衝著路人解釋自己冇有做什麼。

可是他身上的血腥味實在是太濃,眾人驚恐無比。

有人發現了巷子裡還有人,便立刻撥打了120.

同事定睛一看,總覺得那個發瘋的人好眼熟。

再一看。

臥槽!

那不是鄒子明嗎?!

再仔細一聽這人在說什麼,來找女朋友的,真的冇有殺人之類的。

同事之間又是臥槽一聲。

什麼女朋友?

哪個女朋友?

他這麼巧正好就在他們吃飯的餐廳附近,該不會說的就是闕舟吧?

“臥槽,闕舟!”有同事眼尖看見有人將闕舟給抱出了巷子裡。

她身上多處傷口,其實那些傷口都隻是闕舟做的障眼法,畢竟這具身體是原主的,她也不至於弱雞到需要自殘才能完成任務。

不過法治社會,她也不能做的太過分,比如直接把鄒子明給扔進海裡之類的。

現在這樣子的辦法,正好。

她身上的傷口將裙子全部都染成了鮮紅色,同事們嚇得半死,手忙腳亂地,好幾個女同事還急的哭了起來。

一邊咒罵鄒子明一邊問怎麼120還不來。

120冇來。

110先來了。

把鄒子明給抓走了。

理由是鄒子明犯故意傷害罪,故意傷人罪,另外還有擾亂公共治安等罪名。

闕舟也很快被送進了醫院裡麵。

小芝麻這才發現大佬有多強。

一般的神在進入小世界之後,修為和法力也會受到天道的一部分壓製。

但是闕舟隻是躺在手術檯上輕輕抬手,隨後手指在空中微微撥弄了一下,像是在撥弄鬧鐘上麵的指針一般。

或許她是真的在撥弄鬧鐘上的指針。

於是時間飛速往前。

小芝麻全程目瞪口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大佬已經躺在病床上,身上也插滿了管子。

“姐姐,你不會受到天道的壓製嗎?”小芝麻問。

隨後,她便聽見闕舟非常輕蔑地笑了一聲,“天道?那算個什麼東西?”

這要是彆人說這話,小芝麻覺得這人鐵定是在吹牛逼。

但是闕舟說這話,她就覺得:大佬牛逼!!!

“那個,姐姐,雖然你很厲害,但是你好像忘記把你現在在醫院的事情告訴那個純情霸總了,他剛纔給你打了好多個電話你都冇接誒,現在怎麼辦?”

闕舟的表情有那麼瞬間的僵硬。

小芝麻繼續道:“上次純情霸總說讓你什麼事情都和他說一下,但是這次姐姐你還是自己做計劃了,雖然我知道你身上的這些傷口是假的,但是彆人不知道呀,要是純情霸總知道了......”

“彆說了......”闕舟已經開始覺得有些頭痛了。

她覺得自己得改掉這個習慣。

深吸一口氣,闕舟讓小芝麻用自己的賬號給林熠發了資訊,讓他現在來醫院看自己。

語氣十分的輕鬆。

十五分鐘後。

病房的門被迅速打開。

林熠在看見病床上躺著,並且渾身都插著管子的闕舟的瞬間,眼圈泛紅。

他有些不太確定病床上躺著的是不是闕舟。

直到闕舟向他伸出一隻手,漂亮的眼睛衝他笑了笑。

林熠眨巴了一下眼睛,竟然就落下了兩顆眼淚,砸在地麵上。

“這麼多管子......寶寶,你是不是很疼?”

闕舟先是一愣,她以為林熠會先質問她怎麼冇有給他打電話。

但是他滿臉都寫著心疼兩個字,臉色瞬間就蒼白了幾分。

小芝麻:知道的,是大佬在攻略這個純情霸總,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霸總在攻略大佬呢。

看看大佬這一副感動又震驚的樣子。

嘖嘖嘖,霸總有幾分手段啊。

怪不得讓大佬念念不忘這麼多年,還要追來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