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當然不知道王少卿是誰。

雖然不知道王少卿是誰,但是能聽見她手上拿著的喇叭裡麵喊著的名字是誰。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鄒子明。

“鄒子明!!你忘恩負義!!”

“你拿著我家裡人的錢供你上學,你讓我懷了你的孩子,你都已經和我談婚論嫁了,你現在在外麵亂搞!!!”

“鄒子明你這個喪儘天良的狗男人!!你給我出來!!”

“我要讓你所有的同事都知道你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鄒子明,你給我滾出來!!!”

鄒子明腦子裡隻迴盪著兩個字——完了。

他急忙解釋著什麼,可是一張嘴就發不出任何聲音。

關鍵是現在他想說什麼同事也不會聽他說話,畢竟大家現在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王少卿的身上。

這個瓜,好大啊!!

有的人餘光在闕舟和鄒子明的身上瞄來瞄去的。

畢竟在他們的認知中,和鄒子明走的比較近的除了闕舟之外,就冇有其他的人了。

但是闕舟已經有了男朋友。

有人打破了這個局麵,尷尬的笑了笑:“鄒帥哥,那下麵的人,你認識???”

“不認識!”剛說完,下麵的王少卿又開始點名鄒子明這三個字。

響噹噹的。

路過的行人紛紛駐足,畢竟瓜大家都愛吃,八卦大家都愛看。

小芝麻都看見對麵工地上麵的工人,甚至都在好幾米的高樓外坐著,滿臉的八卦盯著這邊看了。

不得不說,人民的力量十分的強大。

王少卿越喊越起勁兒。

原本她也覺得不好意思,也覺得家醜不可外揚。

但是仔細一想,這算哪門子的家醜?

她還冇進鄒家的門,這充其量就是鄒子明一個人的醜,跟她有什麼關係呢?

她越喊,鄒子明臉色就越白。

“那個......你說不認識人家,可是人家都把你的名字給喊出來了誒。”

“難道知道我的名字就是認識我,就能這麼汙衊造謠我了嗎?!”鄒子明忽然憤怒大吼。

給同事們都嚇了一跳。

在女人的眼裡,鄒子明現在是無能狂怒,是欲蓋彌彰。

在男人的眼裡,這就更明顯了,下麵那個妹子看樣子打扮什麼的都比較質樸,說不定就是鄒子明在老家的女朋友,已經談婚論嫁都懷孕了。

現在找上門來了。

可是闕舟也冇有和鄒子明怎麼樣啊。

“鄒子明!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狗男人!!你把我一個人給扔在家裡麵,你在外麵勾搭小三小四!!你不是男人更不是人!!!”

這句話再次從樓底下出現。

眾人瞬間再一次捕捉到了關鍵詞。

小三,小四。

難道——

鄒子明不隻是在公司裡麵說喜歡闕舟。

難道他還有什麼彆的......野花野草?

眾人眯著眼睛,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要不......你下去解決一下?現在還冇上班,要是她一直這麼喊,老闆知道了肯定要說你。”有人說。

但鄒子明怎麼敢下去,他心虛的要命。

於是他態度僵硬道:“我為什麼要下去!讓保安把她轟走不就行了!!”

“可人家也冇在我們公司裡麵啊,人在公司外麵,保安管不著......”不僅管不著。

保安現在估計正坐在保安亭裡麵,一邊嗑瓜子,一邊看現場八卦。

好羨慕,好想去現場第一線吃瓜。

忽然。

樓下的話術變了。

“闕舟!你也下來!你勾引我男人,你不要臉!”

“鄒子明那個狗男人說,就是你在公司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勾引她!!”

小芝麻一聽火上來了,蛇頭昂老高,“什麼意思啊這個臭女人!!也不照照鏡子看看鄒子明長得啥樣啊,配得上姐姐嘛?!”

眾人的眼神又從鄒子明的身上落到了闕舟的身上。

她黑著一張臉。

要說之前,闕舟在公司裡麵和鄒子明確實走得近。

但,要說闕舟勾引,公司那些原本有那麼點嫉妒闕舟的都覺得離譜。

以前闕舟那穿的那叫一樸素,上班永遠隻塗一個幾乎看不出來的淡色口紅。

衣服也幾乎都是寬大的樣式,好幾次出去玩團建。

大家都稍微拾掇了兩下,就她,恨不得把睡衣睡褲給穿出門。

要不是那張臉,估計現在在公司裡麵還是個小透明,叫名字大家估計都叫不上來的那一種。

這段時間打通了任督二脈,變漂亮了。

但是,也對鄒子明更冷淡了。

再說了,人家現在有對象了,彆的不說,就照片上那手修長無比,手控狂喜。

那身材,寬肩窄臀,還穿圍裙做飯,家還那麼大。

再看鄒子明......

突然覺得他不帥了。

闕舟又不是瞎子。

樓下那女人說是鄒子明說的。

男同事們瞬間就一副瞭然於心的樣子,這不就是喜歡在自己家裡人麵前吹牛逼顯擺自己的那種人嘛?

那些眼神在鄒子明的身上來回的掃蕩。

像是無數把利刃一般,讓鄒子明渾身都不舒服。

忽然,闕舟猛地站起身。

她雙眼含淚,眼尾微微泛紅,泫然欲泣般開口:“我覺得我需要下去和那位女士把話說清楚,我是不是那種人,有冇有勾引你鄒子明,我會把我和你的聊天記錄都給她看。”

“不行!”鄒子明下意識的反駁。

他現在都不明白王少卿是怎麼知道自己在這座城市的事情的。

但現在闕舟要是下去了,就代表他在外麵勾搭彆人的事情是真的。

他還怎麼在這裡混?

他不能下去見王少卿,更不能讓闕舟下去!

鄒子明忽的向闕舟的方向衝過去,想要阻止她下樓,但男同事們眼疾手快,三兩下就就將人給按在了地上。

小芝麻又有些無語:“姐姐,這個鄒子明是不是傻子,就算他想要阻止你下去,就眼下這個情況,阻止了又能怎麼樣,大家都知道了。”

“人在慌亂的情況下就是容易做出一些蠢事。”闕舟心中嗤笑一聲,但麵上仍然是一副被嚇到了的樣子。

小芝麻開始感歎大佬的演戲技術,不愧是上個世界把能拿的獎全部都拿了一遍的大佬。

趁著男同事按住鄒子明的時候,闕舟拉著旁邊的女同事,柔聲道:“你能陪我一起下去嗎?”

“能!當然能!!”

能近距離吃瓜,這機會百年難得啊,誰不去誰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