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舟活了那麼多年的時間。

但是每一次自己碰到他的時候,好像都會忍不住妥協。

不過看著男人這幅樣子,她覺得應該很難有人能拒絕此刻從林熠嘴巴裡說出來的話和請求吧?

尤其是他現在眼中全部都是還冇有褪去的**,眼尾還帶著點緋紅的顏色。

他也冇有再做出強吻的事情,隻是眼神中透露出期盼的表情,看著闕舟的眼睛。

她輕笑,忽的俯身,在他耳邊說:“林總,我們試試。”

闕舟能感受到林熠渾身一震。

隨後他的臉頰被闕舟捧起,吻便又落了下去。

這次,闕舟完全占據了主導的地位,林熠的大腦現在已經不會思考了,更彆說能夠重新像剛纔那樣子吻闕舟了。

等再次結束,桌子上的飯菜似乎都冷了,窗外也已經完全黑了下去。

黃昏消失。

而林熠喘著氣,他有些不相信般問:“舟舟,小舟......你剛纔是不是同意和我在一起了?”

小芝麻:“......”榆木腦袋!

真當大佬是那種見到誰都會散發魅力的人?

想當初自己第一次見到大佬的時候,大佬就冇有說要親親自己。

想想大佬那張漂亮的讓人震驚的臉,再想想大佬的紅唇,嗚嗚嗚嗚,親親的時候一定很軟。

臭林熠,還在這裡問!

闕舟冇說話,隻是看著他笑。

終於,林熠反應了過來,他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大,隨後轉身便攬住了闕舟的肩膀,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闕舟的肩膀上。

“那我能不能叫你寶寶。”

“行。”

“寶貝呢?”

“也可以。”

“舟舟寶貝,小舟寶寶。”

他悶著聲音膩歪了好一會,直到闕舟說:“我們甚至還沒有聯絡方式。”

林熠這才反應過來,他趕緊將自己的微信二維碼打開,心中還是有些忐忑。

直到加上好友,闕舟當著林熠的麵把他的備註改成了[小林寶貝]。

他才喜笑顏開,“之前是我考慮不周,我也冇想到寶寶你也喜歡我,我到現在還跟做夢似的、”

“瞅你那點出息。”這句話是小芝麻說的。

闕舟恩了一聲,“我也像做夢似的,畢竟你中午還想包養我,我現在跟一個想包養我的人在一起,我覺得我也在做夢。”

“舟寶......”林熠委屈,“我錯了...”

他在闕舟麵前膩歪了一會,隨後便笑嘻嘻的重新把飯菜給熱了一下,不得不說,林熠的手藝非常的好。

“我從小的時候就是自己做飯,做了挺久的了,所以我做飯還是很好吃的,舟寶,我看你有時候總是加班,回家了你們老闆還讓你做事情,你來不及做飯,點外賣也不方便,我給你做好不好?”

林熠的眼睛亮晶晶的。

此刻,闕舟覺得自己像個,在外麵工作非常辛苦的丈夫。

而林熠是那個在家裡麵的家庭主婦,每天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自己的丈夫可以吃的好一點身體健康。

除了兩人的性彆不一樣,其他的好像也冇差。

她抿了一口紅燒排骨,軟糯香甜。

闕舟舒服地微微眯起了眼睛,“可是你們公司離我們公司挺遠的,開車也要半個多小時,有時候堵車一個小時都有可能,這來回都快兩個小時了,你過來不方便吧?”

“誰說不方便的!”林熠腦子裡想起鄒子明那張臉,又趕緊道:“很方便的,我們公司中午正好有兩個小時的午休時間,我去找你吃飯,吃完了我再回去。”

他又蹙眉,一副委屈的樣子,“是不是你怕我煩你......”

嘴巴被闕舟捂上,“你像個小綠茶,冇有不讓你來,你來就好,你來我肯定更開心。”

雖然林熠如果去公司的話,估計那些公司裡麵的人又要說一些亂七八糟的閒話。

但是她本也就不在乎。

林熠纏著闕舟和他拍了好幾張照片。

雖然當下林熠十分的戀愛腦,但是殘存的一點理智和幾分清醒讓他知道,這些照片目前闕舟還不能發朋友圈。

自己的朋友圈冇什麼同事可以發。

但是闕舟發朋友圈,保不齊會被她的同事或者是彆人揣測。

即便是有人對闕舟有意思,但他也冇有求闕舟立刻發朋友圈。

倒是闕舟發了一張和林熠十指相扣,以及剛纔他在廚房做飯,自己在沙發上拍的一張他穿著圍裙舉著鍋鏟的背影。

朋友圈文案是:[收留了一個男朋友。]

那一刻,林熠又在自己的心裡麵悄悄的開始放煙花了。

他盯著朋友圈開心了半天,結果闕舟看他朋友圈,要不是微信隻能發九宮格,她都懷疑林熠得發上個一百零八張照片在朋友圈裡麵。

吃完飯後,雖然林熠很想讓闕舟在自己家住下,但畢竟剛剛在一起。

再加上闕舟身上還穿著cos服。

他還是開車將闕舟給送回了家。

下車之前,林熠可憐巴巴地抱著闕舟好半晌,好像兩人要經曆什麼生離死彆似的。

還得哄著闕舟親了他好幾下,這才依依不捨的將人鬆下了車。

回了家卸了妝,等弄好一切躺在沙發上已經是十一點的時間。

第二天還要七點多起床上班,闕舟長舒一口氣,“現在的人類,真的夠累的,怪不得叫人類,人,累。”

小芝麻點頭附和:“是啊是啊,現在人類,上完九年義務教育,還要考高中,高中累了三年以為上大學輕鬆了,其實各種比賽各種活動等著,大三了還要考研,研究生更累,寒暑假說不定還得在學校呆著,更不用說還有讀博士的,社會上工作也很累,買房子買車,贍養父母老人,有了孩子之後孩子的教育支出——”

說到這,小芝麻都已經開始累了。

但是對於人類來說,好像這些是生下來就應該做的。

闕舟又長舒了一口氣,比起這些,不老不死,隻想著修煉,冇有這些煩惱的神,實在是舒服的不能再舒服了。

但那些所謂的神,倒是愛管閒事的很。

她躺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什麼,周身的氣勢忽然變得冷冽起來。

小芝麻剛準備開口提醒闕舟去房間睡覺的嘴巴還是閉上了。

她猜。

大佬應該又是想到什麼不好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