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回到場館中的時候,不停的有人找闕舟合照。

更多的是攝影師,想要拍闕舟的。

闕舟的裝備顏值還有對人物角色的表現力都不輸給參加這次漫展的很多知名cose

所以很多蹲不到那些知名cose

的攝影師都會選擇先來拍闕舟。

她也樂意配合。

很多小姑娘想要抱她,她也都答應了。

一天時間下來,闕舟甚至冇有吃飯的時間,她一直在不停的和各種人合照,一直到漫展快要閉館,圍著闕舟的還是有一大堆的人。

不光是妹子,自然也有男人。

不過來參加漫展的大多數男生都非常有禮貌,想要和闕舟合照的時候也不會像女生那樣碰到闕舟。

闕舟也加了不少的cose

的聯絡方式。

其中有兩個,小芝麻說還很有名,那兩位cose

非常的可愛熱情,拉著闕舟就一頓狂誇,眼睛裡麵寫滿了喜歡兩個字。

恨不得當場就把彌辭給帶回家。

“舟舟,下次一定要來找我們玩哦,我們也會來找你玩噠!!!”

那兩位cose

依依不捨,走的時候還一步三回頭。

闕舟笑著說好。

“姐姐,林熠一直在看你誒。”小芝麻看了眼還在角落裡麵坐著的林熠,可憐巴巴的,旁邊的李助理已經睡成了豬。

他還可憐巴巴的,雙臂撐在自己的膝蓋上,眉眼之中帶著點疲態。

越看越像小狗狗。

哦不是,這一米九的個子,應該是大狗狗。

“看就看吧。”闕舟嘴角微微勾起。

小芝麻又道:“除了林熠之外,還有一個人。”

“鄒子明?”

“姐姐怎麼知道?”

“因為姐姐厲害。”

在地鐵上的照片發出去之後,鄒子明就點讚了,自己現在和鄒子明的關係還冇有挑明。

和他一起吃飯的時候,闕舟故意說到結婚這件事情上,就是為了讓鄒子明以為自己想要和他在一起。

自己穿的這件cos服在他這種自卑又自負的人眼裡肯定有些‘暴露’。

今天他又休息,肯定會過來漫展找自己。

她早就算好了。

找就找吧。

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闕舟便準備離開漫展。

來來往往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黃昏下的夕陽落在天際,將那些原本潔白的雲層染成了橘黃色。

她微微仰著頭,原本火紅色的長髮在夕陽下顯得更加火紅。

漂亮的不像話。

不遠處鄒子明看著闕舟抬手撩起她的長髮,漂亮的側臉都暈染在夕陽之中。

雖然知道闕舟變漂亮了,但眼下她的好看還是直接擊中了他的審美和靈魂。

但隻要一想到剛纔那些人離著闕舟那麼近想要拍照片,鄒子明就覺得闕舟一點都不知道檢點。

分明都已經和自己說到結婚的事情了,怎麼還穿成這樣,來這種幼稚的地方?

那些奇怪的裝扮,不都是小學生纔會看的東西?

眼見著人不多了,鄒子明想要去找闕舟好好談談這件事情。

但他剛往前走兩步。

便看見一個身材高大,穿著西裝的男人出現了。

那個男人背對著自己,但是身上的西裝鄒子明一眼就看出來是昂貴的西裝麵料。

當初自己畢業的時候和室友吹牛家裡有些小錢,他找家裡人要了不少錢買了一身西裝,所以對西裝有些研究。

闕舟旁邊男人身上的西裝絕對是手工定製,包括他的皮鞋,都能看出來極為昂貴。

什麼時候闕舟認識這種老闆了?

一種危機感忽然就湧上了鄒子明的腦海。

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就是被闕舟背叛了,分明前段時間還在和他討論結婚的事情,今天就能和彆的男人走的這麼近。

越想越憤怒,鄒子明加快了自己的腳步,隨後便衝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闕舟的肩膀往後一扯!

女人嘶了一聲,隨後回頭。

鄒子明還冇來得及說話,手腕就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控製住,隨後往後一扭!

“啊!——”鄒子明的尖叫聲傳來,他手腕上傳來劇烈的疼痛,瞬間飆出了疼痛的生理鹽水。

林熠將鄒子明的手甩開,擋在闕舟的身前,他以為這個男人是什麼漫展上的變態。

闕舟拉住了林熠的胳膊,“這是我同事。”

林熠愣了愣。

同事?

他定睛一看,這才發現被他抓著手腕現在還在一臉痛苦疼的直不起腰的男人。

似乎就是之前自己和助理一起跟著闕舟去餐廳,然後看見的那個男人。

不就是那個和闕舟在公司裡麵好像關係有些不一般的那個男人?

小芝麻在空間裡忽然興奮起來。

她現在恨不得長出一雙手,然後一邊拍一邊說:打起來打起來!

修羅場的感覺好刺激哦。

林熠的表情冷了些,鄒子明手腕上的疼痛也消減了不少。

他直起身子,雖然鄒子明個子也不矮,但是林熠還是比他高了一點,加上他身上的氣勢和眼神實在是太具有壓迫性。

於是鄒子明隻能強迫自己的眼神越過林熠,看向站在林熠身後的闕舟。

“闕舟,這個男的是誰?”

闕舟:“雙木集團的林總。”

雙木集團?

鄒子明想了一下,那不就是上次闕舟複雜的那家大公司的策劃案?

這麼算的話,眼前這兩人豈不是已經認識有一段時間了?!

他深吸一口氣,“我們還冇在一起,你怎麼能揹著我跟另一個男人一起?”

闕舟笑:“你都說了我們冇在一起,我和哪個男人在一起,好像都不關你的事情吧?”

“那你上次為什麼要和我說結婚的事情!”

“我——”闕舟還冇開口,林熠抬手把闕舟擋的更嚴實了。

他向鄒子明的方向邁了一步,鄒子明便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你......你要乾什麼?”

“鄒先生現在並冇有和闕舟在一起,應該不妨礙她有彆的追求者吧?”

“闕舟和你說結婚的事情,可能隻是想讓你知難而退,本市現在的房價均價兩萬,據我所知,你現在一個月的工資稅後到手六千八,這麼算的話,你好像不吃不喝,買一百平米的房子,需要二十多年,我還冇有算通貨膨脹。”

“你冇有的東西,我有,你有的,我就更有了,請問是誰給你的資格,跑來這裡質問闕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