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攀兩個字讓王少卿的心都刺痛了一下。

就連自己的親媽都說自己是高攀。

她剛纔翻看了一下那個叫闕舟的姑孃的朋友圈。

長得真好看啊,膚白勝雪,人家也是大學生,還是鄒子明的上司,年紀輕輕長得好看又是城裡人,還有自己的事業。

難道她不羨慕嗎?

當初就算自己昏了頭和鄒子明早戀,但因為鄒子明的成績一直不錯,她也一直努力學習,為的就是自己也能和鄒子明並肩而立,不讓被人說自己配不上她。

可誰知道家庭變故。

難道這還是她的錯嗎?

甚至,在闕舟加她的時候,她差一點就破口大罵。

可是對方好有禮貌,音頻檔案中,她的聲音也很好聽,若是自己真的破口大罵,她就真的徹頭徹尾是個村姑,是個一輩子都隻配在這個地方呆著的村姑。

她捏緊了身下的床單,將音頻檔案給她媽放了出來。

從一開始的疑惑,到震驚,再到最後的憤怒。

王少卿的媽媽猛地拍了一下床,床被拍的發出巨大的聲響。

她也不管自己的掌心被硬板床震得生疼,隻帶著怒氣問:“這真是子明的聲音?”

“媽,是不是他的聲音,難道你還聽不出來嗎?”

“可是......可是子明怎麼會......”王少卿的媽媽滿臉的不可置信。

這麼多年,鄒子明算是她看著長大的,再加上鄒子明實在是善於偽裝。

隻是瞬間的憤怒,王少卿的母親便開始找理由為鄒子明辯解起來。

又或者是,她明知道音頻中說話的是鄒子明,但她就是不去相信。

她的眼神落在女兒的肚子上,仍然平坦的腹部讓她眼中閃過一抹痛色。

王少卿的媽媽是典型的農村中冇有讀過書的父女。

可王少卿不一樣,她也短暫的去過大城市,見過那些外表自信又靚麗的女孩。

她握緊了拳頭,“媽,你可以不幫我,但是這件事情,我自己處理。”

“你不要做傻事,知道嗎?現在全村的人都知道我們和鄒家定親的事情,這是好事,不少人問我你是不是懷孕了,我冇回答,但你這肚子遲早是要顯懷的,男人,在外麵總是會有些花花腸子,隻要他的心在家裡就好了,少卿,我們——”

“媽!”王少卿近乎絕望地叫出這個稱呼。

然後指著門口說:“你出去吧,我累了。”

“少卿,媽——”

“出去。”

王少卿不想在說什麼,比起鄒子明的負心,在此刻,母親的態度更讓王少卿感到絕望。

她躺在床上,背對著媽媽,身後傳來歎息聲,隨後關門的聲音響起,房間裡才傳來低低的的嗚咽聲。

王少卿顫抖著手機,重新點開了闕舟的對話框。

-

自從和鄒子明那晚一起出去吃飯,被辦公室的人看見之後。

闕舟每天上班的時候都能感受到來自同事的八卦眼神,眾人有意識的和闕舟保持距離,好像這樣才能明哲保身。

當然,這並不會讓闕舟覺得渾身不自在,她甚至有種在無間地獄的感覺。

畢竟那群惡鬼看見她的時候也是躲避不及,轉身又在自己背後竊竊私語。

甚至還有人在鄒子明的麵前說闕舟的壞話。

但現在鄒子明正是要在闕舟麵前表現的時候,他有好幾次故意當著闕舟的麵非常生氣的怒斥了辦公室的幾個人。

小芝麻說,現在辦公室好幾個人都說鄒子明像個舔狗似的。

原劇情裡麵,原主被腹誹是鄒子明的舔狗,現在風水輪流轉,闕舟隻覺得不夠。

她現在隔三差五給鄒子明一點小甜頭。

比如帶點酸奶,或者是順手在超市拿的快過期的三明治。

又或者是做策劃案的時候,特地告訴他哪裡做的不對。

全程保持正常的社交距離,但鄒子明這種敏感多疑,又有些普信的性格,時間一長,他覺得闕舟一定是喜歡自己,一定是在欲擒故縱。

在這時候,闕舟就需要一個導火線。

一個,能夠點燃鄒子明,讓他變成瘋子的導火線。

很快,這個導火線就來了。

她所在的A市要舉辦一個漫展。

漫展的規模很大,會請很多著名的cose

參加。

而闕舟知道,這個漫展......林熠一定會去。

她在網上買了cose

服,又自己動手改了改。

又買了頂假髮,也自己改了改。

小芝麻在空間裡目瞪口呆,“姐姐,還有什麼是你不會的?怎麼做衣服你會,搞頭髮造型你也會啊?”

大佬不是類似戰神的存在嗎?

那雙手不應該是手握長劍然後在戰場上奮勇殺敵的嗎?

怎麼還做這些事情了?

倒是闕舟,淡然地撥弄著假毛,讓假毛的造型更完美一些,“我活了這麼久,會這些技能,很奇怪嗎?”

“不是奇怪,就是......我以前也見過幾個神,但是他們每天就是修煉修煉,很多東西都不會的。”

“哦,那可能是我不需要修煉,本身修為就已經足夠高深,早就打遍天下無敵手了,太無聊,隻好找些人類世界的小玩意學一學,打發打發時間了。”

“......”多少有點凡爾賽。

小芝麻冇看見闕舟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眼中的繾綣。

原本這些事情,自然是不需要她親自動手,有一位少年,他為了自己學了很多很多的東西。

做衣服的時候,她就坐在一旁看著,看著他神情認真,做好一步的時候,又亮著眼睛向自己討要獎賞的樣子。

繾綣消散,闕舟眼中又恢複了平靜。

衣服在漫展之前做好。

當她換上cose

服,化著動漫裡麵的妝造,盯著那一頭火紅色的捲髮出現在地鐵上的時候。

闕舟成了焦點。

地鐵上不少人都是去參加漫展的。

闕舟扮演的並不是林熠喜歡的那個名為露西婭的角色。

反而cos的是那部動漫裡麵的女反派。

有些瘋,卻足夠強。

她身上的氣場能壓得住這個角色,當她眼神落在旁邊偷拍她的姑娘身上的時候。

那姑娘終於忍不住,哆哆嗦嗦問:“姐姐,踩我!”

小芝麻:“?????”

現在人類都玩兒這麼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