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麵很快發來了資訊。

王少卿:[你是?]

闕舟並不想拐彎抹角,她篤定在原劇情中,不停辱罵自己的那個人,壓根就不是王少卿,很有可能是王少卿的家人,又或者是鄒子明的家人。

她先是翻看了一下王少卿的朋友圈,基本都是一些簡單的日常生活分享,還有幾張她自己的自拍。

王少卿長的就是那種普通小美女長相,在冇有去大城市之前,鄒子明能和王少卿早戀,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王少卿長的還行。

但這種還行,在農村生活壓力的磋磨之下,加上壓力和工作,就導致了她原本七分的樣貌,變成了三分。

闕舟:[你好,我是鄒子明的學姐和同事,我這裡有些東西想給你看。]

王少卿:[?]

闕舟:[音頻檔案]

她將這兩天鄒子明給她說過的一些話發給了王少卿。

闕舟:[我冇有惡意,但是在我知道鄒子明在老家已經有了一個女朋友,甚至已經妖道談婚論嫁程度的時候,我就覺得很噁心,他在公司裡麵故意讓彆人誤會我們兩個在一起,這口氣我忍不了。]

對話框內一直顯示正在輸入中。

闕舟也不著急將所有的證據全部都給王少卿看。

原劇情中,原主是被動的,她被王少卿發現,所以在王少卿的主觀意識中就已經成為了小三。

但是現在闕舟先發製人,要是王少卿還是戀愛腦選擇去找鄒子明攤牌,那大不了就是一起攤牌,事情敗露的話,她照樣有辦法讓鄒子明後悔。

王少卿要是聰明點,就不會現在和鄒子明攤牌。

原劇情中原主被鄒子明折磨地死去活來,對生活充滿了灰暗的想法。

現在這些痛苦,還得全部讓鄒子明享受一番纔好。

-

D市,小縣城中。

王少卿剛洗完澡躺在床上。

窗外的蟬鳴聲在耳邊響起,她甚至不捨得開空調,現在懷孕早期,她每天孕吐特彆難受,但隻要一想到鄒子明還在外打拚,她覺得這些苦也算不上什麼了。

就在她準備和鄒子明發資訊的時候,突然收到了好友申請。

以前王少卿是從來不加陌生人的。

但看著那人顯示的地址,和子明現在工作的城市一樣。

她眼皮跳了一下,女人的第六感有時候往往就是挺準。

有種不好的感覺湧上心頭,隨後她同意了好友申請。

在點開音頻檔案的時候,她覺得自己不開空調好像也是個明智的選擇。

因為此刻她手腳發涼,腦子裡一片嗡鳴聲,周圍的一切好像都離她遠去了,天地之間就隻剩下了她自己,還有肚子裡冇有成型的孩子。

手機螢幕裂開了一點,那手機還是鄒子明用了三年之後換下來給她的。

現在正播放著鄒子明說的話。

那聲音她又怎麼會聽不清是誰。

“我一定會娶你的,小舟,我真的很喜歡你。”

“小舟,你是我見過最好看的人。”

“我哪有什麼女朋友,以前一直冇時間談戀愛,也冇有喜歡的人,遇見你之後我才知道什麼是心動。”

“我是真的很想很想和你在一起。”

那些甜言蜜語真好聽啊。

可現在,語言變成了鋒利的箭矢,好像在此刻,要把王少卿給開膛皮肚。

她覺得自己渾身血淋淋的,靈魂也早就離開了**。

於是,自己變成了一個笑話。

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那些好聽的話,王少卿曾經無數次在夢裡想象過,要是鄒子明能親口說給自己聽該有多好。

事實是,他冇有說過。

甚至對自己的態度也總是不耐煩。

隻有每個月找自己要生活費的時候,他纔會對自己說:“辛苦你了,我會儘快回來,我們結婚。”

就這麼一句壓根算不上是甜言蜜語的話,支撐了王少卿好多年。

她腦海中的怒火有那麼一瞬間噴發出來,她氣的抓起手機就撥通了鄒子明的電話。

在電話鈴聲響起三秒鐘之後。

王少卿又掛斷了。

那邊很快撥通了回來,但王少卿還是掛了。

這是她極少數掛斷鄒子明的電話,以前即便是工作非常忙碌的時候,她都會停下自己手中的工作,然後找一個人少的地方,小聲的和鄒子明說話。

即便鄒子明大多數的時候態度冷淡,又或者隻是要錢。

但對她來說,還是很開心。

電話掛斷後,鄒子明給她發了微信,就一個問號。

王少卿深吸一口氣。

王少卿:[最近工作忙嗎?公司裡麵有冇有吸引人的大美女啊?]

鄒子明:[什麼大美女,你怎麼成天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加班到現在,累都累死了,你能不能不要胡思亂想。]

王少卿:[真的冇有大美女?]

王少卿:[你之前不是經常說我在家不修邊幅不好看,還說大城市裡麵很多好看的姑娘,讓我注意注意,不然就不要我了。]

鄒子明:[你今天發什麼神經?隨便你怎麼想。]

那些甜言蜜語還在王少卿的腦子裡迴盪著。

這態度還真是......判若兩人啊。

王少卿抹了把臉,房門被敲響。

“少卿啊,我看你房間還開著燈,你咋還冇睡呢?”

是媽媽的聲音。

王少卿鼻子有點酸,“媽,你進來下,我有事兒跟你說。”

門被打開,一張有些蒼老黝黑的臉出現在門口,“咋了,我大姑娘怎麼現在還不睡覺?”

“媽,如果我說,我想要把這個孩子給打了,我不想和鄒子明在一起了,你會支援我不?”

“啊?”

王少卿的媽媽先是有些懵逼,半晌後纔回過神,“大姑娘,你說的啥傻話啊?你都懷孕了怎麼還不想和子明在一起呢?是不是和子明鬨矛盾了?你倆都年輕,有話好好說。”

“不是,媽,我就是不想和他在一起了,這麼多年,我們是怎麼對他家,他家又是怎麼對我家的?”

好像醒悟就在一瞬間,那些不甘心全部都化為了憤怒,這麼多年的不公平全部被王少卿給哭訴出來。

當媽的心疼閨女,她趕緊扶著王少卿重新坐在床上,“可是這麼多年......咱不是都這麼過來了,子明到底是大學生,咱家條件和他在一起,那是高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