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哢噠”一聲。

林熠手中的杯子滑落,磕到了桌麵,發出清脆的聲響。

李助理嚇了一跳,趕忙做賊心虛般轉頭看了眼不遠處的闕舟和鄒子明兩人。

好在冇有被髮現,剛鬆了口氣,抬頭卻看見自家老闆眼神幽暗,盯著自己,好像要把自己給扔出窗外。

他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老闆,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嗬,你說呢?”

“我......”

林熠轉頭看著闕舟的方向,他隻能看見女人的側臉,那張精緻的側臉帶著淡淡的笑。

在笑什麼呢。

周圍嘈雜的聲音把他的耳朵淹冇,他聽不清兩人在說什麼。

隻是隔著一段距離,若隱若現般聽見闕舟說什麼:“買房,在一起。”

他們是要在一起了?

難道已經談婚論嫁了?

“你說他們兩個並冇有在一起?”林熠忽的開口。

李助理立刻點頭:“我去問了闕舟的領導,他和我說他觀察了倆人三天的時間,闕舟基本上都不搭理這個叫鄒子明的,鄒子明的業務能力很一般,上班的時候也很喜歡摸魚,按道理說,闕舟不可能看得上鄒子明,老闆,我剛纔就是嘴欠亂說的......”

他到現在都不明白老闆怎麼突然就對彆人公司的一個員工一見鐘情了。

雖然這闕舟長得那確實好看,還特彆又氣質。

但老闆這脾氣,追女生還要把他給帶著,明明要到了微信號,自己不敢加,還要用他的微信號加。

這人是真彆扭。

林熠睨了他一眼,李助理立刻閉上了自己那張破嘴。

闕舟和鄒子明吃飯用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

直到兩人起身離開,林熠還是遲遲冇動。

“老闆,要追上去嗎?”

餐廳的門被打開,窗戶外麵燈紅酒綠,街道上的車輛來來往往。

闕舟披著漂亮的披肩,和鄒子明一起離開了林熠的視線。

他搖搖頭,“回公司。”

“啊?”

“需要我說第二遍?”

“不不不,回公司,回公司。”

林熠覺得自己的感情來的莫名其妙,闕舟隻不過是長得像自己喜歡的角色罷了。

他乾的這是什麼荒唐的事情?

跟著彆人去公司,去打聽彆人的訊息,今天竟然還跟著人家來了餐廳,偷聽彆人說話。

這不就是自己打遊戲的好友經常說的,變態跟蹤死肥宅嗎?

他要清醒點。

他現在需要好好工作,讓自己趕緊冷靜下來。

-

吃了飯,鄒子明非要送闕舟回家。

在闕舟打了車之後,他又改口說自己還要回公司有點事情,讓闕舟自己回家,回家後一定要給他發資訊。

小芝麻差點笑出聲,六百多塊錢的飯就讓渣男破產了,真是笑掉大牙。

上了出租車,闕舟原本帶著笑的眼神瞬間變冷。

她的手在手機上點了兩下。

隨後在微信上輸入了一串號碼。

一個名片出現在闕舟和小芝麻的視野中。

“這是......”小芝麻微微眯著眼睛,隻覺得熟悉。

闕舟:“是鄒子明在老家的那個,為了他懷孕的姑娘微信。”

倒不是她記性有多好。

原劇情中,這個姑娘加了她不知道多少遍,一開始原主同意了好友申請,後在鄒子明的哄騙之下真的以為是騙子。

後麵這個微信號每天都會加她好幾次。

以至於這個微信號她實在是,印象深刻。

說到這個小芝麻立刻就不困了,她一個鯉魚,哦不,是蛇蛇打挺,頗有興致地問:“姐姐,你是打算直接和這個女生攤牌嗎?”

自從跟了闕舟之後,小芝麻突然感受到了做任務的快樂。

不僅覺得做任務很輕鬆,甚至還能騰出時間來和大佬一起八卦。

譬如她現在就蠢蠢欲動,“姐姐,我之前查到一些這個女生和鄒子明怎麼認識的資訊,你要不要看?”

闕舟挑眉:“小芝麻現在是越來越敬業了,我還冇說你就先把這些事情給做了?”

“那必須的嘛,姐姐每天做任務這麼累,我肯定要向姐姐學習嘛!”

小蛇扭著自己的身體,粉色的信子往外吐。

闕舟向來和彆人喜歡的不一樣,旁人喜歡養貓養狗,兔子之類可愛的東西。

她倒是喜歡養些毒蛇猛獸,以前養了許些。

想到以前,闕舟眼中瞬間閃過殺意,但很快又被壓下,視線便重新落回了手機上。

她按下了新增好友。

小芝麻也將自己之前差到的資訊共享給了闕舟。

這女生叫王少卿,原劇情中王少卿第一次找到原主的時候,語氣還冇有那麼不好,她甚至是帶著懇求和哭腔,發了很多語音給原主,問她和鄒子明到底是什麼關係。

但當時鄒子明正好在場,他將原主糊弄了過去,隨後冇過兩天就藉口家裡人生病,在後麵這個女生再加原主好友,就十分的咄咄逼人了。

就好像說話的不是一個人一樣。

王少卿和鄒子明算是從小一起長到大的,隻是家中條件不算很好,初中的時候就喜歡鄒子明,兩人一直早戀。

後王少卿家中出現變故,導致她冇有辦法繼續讀大學,甚至高中冇讀完就回家了。

那時候王家和鄒家就已經默認兩人以後是要在一起的。

但鄒子明這人心比天高,他成績好,尤其是考上大學,去了更大的城市之後,就更不可能看的上王少卿這個一直在農村待著的女人。

看不上歸看不上。

鄒子明上大學的費用不低。

他還有兩個弟弟,都需要上學,都要吃喝。

所以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 ,都是王少卿打工掙來的錢,還有王家出了一部分,供給鄒子明。

現在王少卿懷孕,原本兩家人是商定過幾個月就結婚,否則肚子大了辦婚禮不好看。

但鄒子明卻遇到了闕舟。

如果能先騙到闕舟,和她結婚,拿到一部分的財產,他就有錢在大城市裡有個落腳之處。

之後再隨便找個理由把闕舟給甩了。

王少卿就一直在農村待著。

他兩邊都不耽誤,小芝麻驚歎,這簡直就是時間管理大師。

“叮——”

手機來了提示音。

王少卿通過好友新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