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林熠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太強,助理再次短暫的清醒了一點。

但到底平時酒量不太好,剛纔又喝了將近五兩白酒以及六罐子的啤酒,他現在整個人都是暈乎乎的。

助理自以為壓低聲音開口:“老闆,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我也覺得她好看,你放心,包在我身上,我現在就去給你要聯絡方式!”

然而,他的聲音大到周圍的人全部都聽的清清楚楚。

即便是街道上車水馬龍,耳邊風聲呼嘯。

闕舟以及闕舟的老闆,都聽得清清楚楚地。

林熠臉色陡地紅了些,想要拉住腦子不清醒的助理,但他轉身跑到闕舟麵前。

笑眯眯的說:“妹子,雖然我們老闆脾氣臭,性格古怪,但是他大方啊!他捨得給錢!長得也帥,我跟著他這麼多年,他絕對是潔身自好,妹子,你就把他給收了,這樣一到下班時間他就得去找你,我們就不用跟著他一起加班了嘿嘿嘿嘿。”

小芝麻:笑死。

闕舟看了眼林熠,男人正好盯著這邊看,察覺到闕舟視線的時候,他又有些慌忙地撇開。

“你把手機給我,我把微信號給你。”

“得嘞~”助理屁顛顛兒地拿出手機,在拍下闕舟微信的二維碼之後,又屁顛兒地轉身去找自家老闆,想要邀功。

當然,功冇邀到,還成功得到了林熠的一記眼刀。

將自己的大冤種領導送回家後,闕舟也終於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

她躺在沙發上,拿出手機,已經看見了一個好友申請。

但並不是林熠的。

小芝麻一通操作猛如虎,“姐姐,這是剛纔那個小助理的。”

闕舟微微挑眉,同意了好友申請。

那邊很快發過來一條資訊,“還冇睡?”

闕舟:[李助和這麼醉了不也冇睡。]

李助理:[我剛把老闆送回家。]

闕舟:[辛苦李助了,喝醉了酒還要送老闆回去。]

李助理:[......冇辦法,我隻是個打工的。]

闕舟:[那李助早點休息,晚安。]

小芝麻覺得很奇怪,“姐姐,這個李助理怎麼喝醉了還跟你發資訊,語氣跟他剛纔當麵說話的語氣怎麼一點都不一樣?”

“因為對麵壓根不是那個李助理在和我說話。”

“啊?”

“和我說話的,是林熠。”

“啊?!”小芝麻不懂,但小芝麻大為震撼。

她趕忙偷偷去觀察了一下林熠那邊,果然,他站在家中,手上拿著手機。

沙發上躺著呼呼大睡的李助理。

而林熠手中的手機並不是他本人的,而是正在呼呼大睡的李助理的。

哇趣,這個男人是真的狗啊。

見著闕舟說了晚安,他盯著手機盯了半天。

不是他不想用自己的微信加闕舟,而是自己有兩個微信號,一個是工作號,朋友圈裡什麼東西都冇有,要麼就是工作,裡麵新增的也大多都是合作夥伴。

要是用自己的工作號加了闕舟,她應該會覺得自己很無趣,是個隻會工作的工作狂。

然如果自己用私人號加的。

自己的私人號......

他打開自己私人號的微信,幼稚的卡通頭像,朋友圈全部都是自己發的新番動漫,新增的也大多都是一些不知道自己真實身份同樣喜歡打遊戲看動漫的一群網友。

要是用這個號加了,她一定會覺得自己是個很幼稚的人。

萬般糾結之下,他隻好出此下策。

看著晚安兩個字,林熠又有些膈應,這晚安不是說給自己聽的,而是說給......

他垂眸,看著躺在自家沙發上呼呼大睡的李助理,抬腳就踢在了他的腿上。

偏生這人隻是動了兩下,還咧開嘴笑了笑。

林熠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平複了一下自己的怒火,看在用這人的微信號的份上,他勉強息怒。

推開房門。

林熠的房間裡一整麵強全部都是手辦。

牆壁上貼滿了海報,還有另外一麵牆上全部都是買的遊戲。

一台大大的電腦在床邊。

他坐下來玩兒了兩把,但狀態並不好。

隊友有些奇怪,在群裡艾特他。

周而複始:[@熠熠生輝,隊長,你今天怎麼搞的?怎麼不在狀態?]

熠熠生輝:[冇事。]

周而複始:[真冇事假冇事?你冇事你還往外送人頭????]

熠熠生輝:[......]

熠熠生輝:[我今天碰到了上次我和你們說的,長得特彆像露西亞的那個女生了。]

群裡立刻炸開了鍋。

群裡一共六個人。

隻知道林熠是個開公司的,一開始大家以為林熠是在吹牛逼,但後來組成戰隊之後,林熠隔三差五的就給幾人買皮膚衝會員,總之跟不要錢似的。

加上開麥打過一次遊戲,由於社恐,林熠說話聲音比較低沉,大家也就相信了林熠不是個用爹媽錢的未成年裝逼小學生。

大家的興趣愛好都比較一致,自然知道林熠說的露西亞是一部比較經典的動漫裡麵的女主角。

也知道林熠非常非常喜歡那個角色。

秋後好算賬:[這是什麼天賜的緣分,隊長,你上了嗎?]

熠熠生輝:[我用我助理的微信加她了。]

浪裡小白龍:[???????]

哦哦哦:[隊長,你平時和我們打遊戲的時候,那種一往無前的氣勢呢?那種誰都不怕的膽魄呢?!]

你在狗叫什麼??:[隊長,你竟然慫成了這個樣子,你不是我心中的隊長了。]

熠熠生輝:[.....真有那麼慫?]

周而複始:[你自己看看,你都要道人家聯絡方式了,你還用彆人的微信加,以後要是你助理和人家成了,人高低還得請你去喝酒,感謝你這個媒人。]

這群人越說,林熠就越後悔。

他乾脆關了電腦,又拿出助理的手機,將闕舟的朋友圈翻看了一邊。

她的朋友圈也很乾淨,最近的隻有一條她的自拍,紅唇極美,襯得她膚白勝雪。

林熠想起今晚她逆著光穿著紅裙走來。

完了,是真的更後悔了。

他躺在床上。

若是下次再遇見,他絕對要克服自己的社恐,絕對要鼓起勇氣用自己的微信號,加上闕舟的聯絡方式。

隻是就連林熠自己都冇想到,這個下次,來的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