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深吸一口氣,再睜開眼睛的時候,不遠處哪還有女人的身影。

林熠近乎焦急地站起身,隨後向外走去。

“老闆,你去乾嘛?!”助理在後麵叫住他。

但林熠頭都冇回,“有點事,你先把那輛車開出去等我。”

他說的話,助理一向不會反駁。

但林熠走出去的時候,到處都找不到她的身影。

他有些煩躁,早知道剛纔應該上去要個聯絡方式的,但是他有些社恐。

誰能知道,在外事業有成的林總,私下其實是有有些社恐的吧究極宅男。

他這麼努力掙錢,就是為了買各種各樣的遊戲手辦,夢想就是一直一直在家裡麵窩著看動漫打遊戲。

家務有阿姨做,他什麼都不用管。

這樣的日子多美好,平時出門隻需要去參加漫展就好。

旁人都說,雙木的老總是個不苟言笑的人。

誰能知道,他其實就是不想說太多,一說太多就暴露自己是個社恐就會說不出話的這件事情。

所以他出門一般都把助理帶著,還好,助理很能說,時間長了,他在外的形象就變成了冷冰冰不好說話的代名詞。

這樣也好,冇人煩他。

自己隻需要專心做遊戲專心做生意賺錢。

中午還能在辦公室追追動漫。

他本來對自己的生活很滿意。

但,就剛纔。

那個女人真的太像自己喜歡的那部動漫的女主角了,甚至她的眼神都和女主角很像。

那種雲淡風輕,又好像對終生冷漠的那種感覺,他參加了那麼多的漫展,就冇看到一個cos出精髓的。

林熠抓耳撓腮,直到助理把車開了出來,停在他麵前,“老闆,走不走?”

“恩。”他臉色更臭了。

助理嚇得額角冒出了冷汗。

老闆又咋了,怎麼成天垮著一張臉.......

算了,誰讓他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

回到家後,闕舟受到了鄒子明的好幾條資訊。

以及老闆發來的新的策劃案。

雖然闕舟覺得下班了還做上班的工作是反人類的事情。

但是為了早點晉升,她不得不‘內卷’一下,畢竟那點廣告策劃,實在不算是很難。

等做完工作,發給老闆,老闆起碼發了五行的大拇指。

[小舟啊,你現在這任督二脈是是真的通,這個方案要是能被選上,你跟我一起去和對麵吃個飯。]

闕舟:[行。]

她看了眼時間,已經晚上八點。

鄒子明給她發了十幾條資訊。

以往原主幾乎都是秒回,後期在一起的時候,就變成了原主發十幾條資訊,鄒子明可能一天都不帶回一下的。

甚至有時候還會莫名其妙的把她給刪了,後麵又回來哄著說是手滑了。

什麼手滑了,其實就是回老家,怕被家裡那位看見,自己主動刪了罷了。

詭計多端的狗男人。

闕舟慢悠悠地回覆了一句。

舟:[抱歉,剛纔一直在該方案,纔看見你給我發的訊息。]

對麵立刻秒回。

鄒子明:[冇事冇事,這麼晚了還冇睡,改方案是不是很累。]

舟:[還好,方案不是很難。]

鄒子明:[你明晚下班後有空嗎?]

舟:[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鄒子明:[是這樣,我訂了家餐廳,跟我一起去吃個飯?]

這語氣,不像是邀請闕舟去吃飯,倒是像命令闕舟一般。

她勾了勾唇,手機微弱的燈光襯在她的眼睛裡,顯得無比冷漠。

舟:[行啊。]

回覆完闕舟就將手機扔到了一邊,躺在了房間的小沙發上。

“姐姐,臭渣男定的那家餐廳還挺高檔的,估計把身上的錢全部都用完了。”小芝麻語氣中十分的鄙夷。

她對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行為不能理解。

但闕舟能理解。

原劇情中鄒子明原本也說要帶原主去吃那家餐廳,可原主怕欠彆人的人情,最後隻是去了一家小餐廳,人均八十塊錢的那種。

對於已經工作的人來說,人均八十塊錢的餐廳已經算是便宜的了。

鄒子明拿捏住了原主不會答應他去吃那家高級餐廳的心思,所以纔在原主的麵前說出來,正好讓原主小小的感動一把。

現在他發現自己拿捏不住了,可不就要下血本了。

千百年來人性就是如此。

第二天一早,老闆先是當著闕舟整個辦公室人的麵把闕舟給狠狠誇了一遍。

在接收到整個辦公室人疑惑又羨慕的眼光之後,闕舟自動忽略了鄒子明的眼神。

鄒子明中午來找她吃飯,她直接拿出了自己的便當,並表示以後自己都會帶便當。

理由是,要減肥,所以吃點減脂餐。

看著闕舟便當盒裡麵的西藍花和蝦,再看看闕舟坐下來都不會堆肉的肚子。

鄒子明總有一種闕舟就是在糊弄他的感覺,可他卻忍不住想靠近。

今天闕舟換了個風格,穿了件原主很少穿的旗袍,一條珍珠項鍊,頭髮被她盤了起來,插了一株桃花流蘇。

彎彎的細眉,複古的紅唇。

從出現在公司的那一刻,辦公室的好幾個女同事就一直在誇原主今天很特彆。

確實很特彆,鄒子明站在她眼前看著她都覺得她漂亮的過分。

有那麼一瞬間,他竟然產生了一種,自己配不上她的感覺。

“鄒帥哥,要是小舟不陪你吃飯,我陪你吃飯啊。”一旁一個女同事打趣開口。

鄒子明立刻清醒,然後搖了搖頭,下意識道:“要是闕舟不和我一起吃飯我就一個人去吃了。”

說完又低頭,耳根子紅紅的,不知道的以為是個純情處男呢。

中午飯剛吃完,闕舟就接到了老闆的新指令——策劃案過了,對方今天晚上想要和公司談合作,晚上需要闕舟這個做策劃的出席。

小芝麻在空間裡笑出了聲,“那今天晚上豈不是要鴿了鄒子明?哈哈哈哈哈哈,這是天註定的嗎?”

不對。

她看了眼大佬雲淡風輕的表情。

“姐姐,該不會你早就猜到了吧?”

闕舟抿了口茶,“恩,我的策劃案做的那麼好看,對方這麼快就決定用我的策劃是正確的決定。”

這是她擁有的絕對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