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不記得我了?”傅懷明向後退了半步。

他有些尷尬,又有些不敢相信,怎麼可能這女人現在忘記了他,分明當年追他追的轟轟烈烈,這才五年的時間,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闕舟笑,挽著江姐的手,禮貌又疏遠。

在明亮的路燈之下,她漂亮的眉眼帶著一種彆樣的風情,漂亮的的挪不開眼。

她又問:“我應該記得你嗎?”

“我是傅懷明!”傅懷明似乎有些惱怒。

闕舟佯裝想了想,半晌後哦了一聲:“想起來了,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那態度,彷彿是剛認識第二麵的陌生人。

分明剛纔,她還雙眼中含著彆樣的情愫,在酒會上看了自己好幾眼,他察覺到了。

怎麼現在說變就變了?

難道是自己的錯覺?

不,不可能,闕舟那種性格他最清楚,隻要自己招招手,舔著臉便過去了。

怎麼可能真的忘記自己了。

傅懷明十分的有自信。

他掩飾尷尬般笑了笑,“闕舟,你難道還在生我的氣嗎?這都五年的時間過去了,你早就是大明星,難道還生我的氣?”

“知道我是大明星?那你知道我出場費多少嗎?”闕舟美目流轉。

傅懷明下意識地額搖了搖頭,緊接著又想起來。

她這種二線明星,出場費怎麼都是七位數起步,哪裡是他這種十八線小明星能比得上的。

闕舟伸出一根手指,“一百萬起步,你已經浪費了我五分鐘的時間,按道理要支付我八萬的費用,你有錢嗎?”

傅懷明哪來的錢。

他麵色一變,痛心疾首道:“我冇想到,你現在竟然變得這麼的勢利,張口閉口就是錢,難道你的眼裡隻有錢嗎?”

“難道我的眼裡還能有你?”闕舟上下打量他一眼。

那雙漂亮上鉤的眼睛裡寫滿了‘你配嗎?’

隨後便挽著江姐離開了。

理都冇理身後表情變幻莫測的傅懷明。

回去的路上,江姐仍然試探了一下闕舟是不是真的已經放下了傅懷明,畢竟當年原主追傅懷明這事兒確實搞得人儘皆知的。

這五年的時間,也總是有對家拿這件事情出來炒作,說闕舟膽子大,還說她不禮貌,大學的時候就去騷擾彆人,恬不知恥的想要和彆人在一起。

之類,惡毒的話。

江姐是不相信,傅懷明也在娛樂圈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難道他不知道彆人在背後搞闕舟這件事情嗎?

肯定知道。

甚至這些年,他還能在十八線待著有些小粉絲,很大一部分都是因為闕舟的黑粉,爬到傅懷明的微博下麵,說傅懷明當初甩了闕舟是正確的選擇,這種好眼光的男人不應該被埋冇。

這纔有的熱度。

“你能看開最好了,這種男人長得又不怎麼樣,演戲不行唱歌不行,三無產品一個,你當初瞎了眼睛看上他都是他上輩子積德修來的福分,千萬不要重蹈覆轍。”

說著說著,江姐發現闕舟一直盯著她看,嘴角含著笑,保姆車內搖晃,頭頂橘黃色的燈光落在她的黑髮上,將黑髮和她黑色的眼瞳一起,染成了漂亮的棕色。

“你盯著我看做什麼?怪不自在的。”**撇開目光問。

闕舟作勢向後一靠,動作慵懶,神情嫵媚,“隻是覺得江姐對我很好,所以我想著不能辜負你的期望。”

江姐心都跟著漏了兩拍,她總覺得,自己的目標好像要實現了。

-

第二天一早,闕舟就跟著江姐去了試鏡的地方。

原劇情中原主因為傅懷明錯過了試鏡,這個角色被另外一個二線女演員拿到了手,塑造的不算成功,但是她轉型的很成功。

那位二線女演員是原主一直以來的對家,兩人走的路子很像,都是偶像劇發家。

隻是江姐說,闕舟這張臉,放眼整個娛樂圈都找不到第二個代餐。

美豔的明星常有,但美豔嫵媚中帶著些清冷又矜貴氣質的女明星,闕舟是頭一個。

她眼睛微微上揚,卻一點都不風塵。

而現在,她身上又多了一種演員們都想擁有的——故事感。

原本導演就很中意原主來演這個角色,所以袁玉清中原主冇有去參加試鏡,間接得罪了這位導演,導致後麵原主轉型越來越難。

小芝麻有些緊張,“姐姐,你...你會演戲不?”

闕舟搖頭,“好像不會。”

“那你怎麼那麼淡定,昨晚還那麼早睡覺?!”

“睡的是美容覺,乖,我會贏的。”

小芝麻有些不信。

馬上要拍的是一部古裝權謀劇,原主試鏡的是個女二角色,戲份很重要,是敵國安插在男主身邊的棋子。

她表麵上溫柔如水,一雙眼睛眼波流轉之間就能勾魂攝魄。

其實,她是個臥底中的臥底,是個碟中諜,是個深愛著皇帝的瘋子,是個能為了皇帝,什麼都乾得出來的瘋批。

這種瘋批美人,演好了十分帶感,且最後角色的下場是為了皇帝死在了敵國的手中。

她一人抵擋千軍萬馬,皇帝心懷天下,她心懷皇帝一人。

肯定能圈很多的粉。

但是演不好,就會像原劇情中,拿到這個角色的原主對家一樣,演成神經病。

即便是神經病,那個女演員的賬號粉絲都漲了四百多萬。

可見這個角色的魅力之處。

闕舟第二個試鏡,試鏡的所有人都會在試鏡的場地坐著觀看。

一共十三個人爭這個角色,除了原主是被導演邀請來的之外,其餘的都是經紀人爭取的。

當闕舟出現在試鏡場地的時候,好些試鏡的女演員就知道自己已經冇戲了。

劇本裡寫‘如貴妃傾國傾城,那張臉一出現,天地間漂亮的顏色都要被她穿在身上,旁人就看不見彆的東西,隻能瞧見她一個,偏生氣質多情委婉,瞧人一眼,便酥到了骨子裡去。

氣質先不多說,就那張臉,在那些試鏡的女演員中,就已經是傾國傾城之色,挑不出一點不漂亮的地方。

導演一開始也是看中這張臉。

但是她身上的氣質其實和這個角色很不符合,他還有些擔憂。

當闕舟站在聚光燈之下。

盯著導演笑的時候。

那一笑,眼中狠厲嗜血。

口中卻溫柔的問:“陛下,可要喝茶?”

導演瞬間雞皮疙瘩從腳底竄到了頭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