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兩語之間,秦以南的怒火瞬間從頂峰降落到了穀底。

他手腳冰涼,眼神飄忽帶著心虛,“我....我...”

“不需要解釋,我也不想聽你解釋,但是秦以南,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把握不住,我們恩斷義絕。”

她的表情不似作假,秦以南冇發瘋到十分鐘又灰溜溜離開了書房。

居淮嘖嘖兩聲:“就應該直接殺了纔對。”

“又吃醋了?”闕舟仰頭。

男人還嘴硬,“冇,我就是好奇你乾嘛一直留著。”

“因為死亡很容易,但痛苦的死去纔是我想要的,更何況我想變成人類的話,手上不能有殺生。”

“我替你去!”

“你去乾嘛,知道你厲害,你的力氣留著晚上給我就行,不必要浪費在他們的身上,秦以南性格多疑,他馬上就會懷疑紫央肚子裡麵的孩子是不是他的了。”

“所以是不是他的啊?”這一句是小芝麻問的。

闕舟:“當然——不是了。”

“啊?!”

小芝麻萬分震驚,“不是秦以南的,那是誰的啊???”

闕舟笑:“紫由是個非常古板的人,我在解開封印之後,因為前妖王的一些妖力,也繼承了一些前妖王的記憶,在他的記憶中,狐族一脈確實是從上古九尾一族傳承下來的,但時間過去太久,血脈已經被稀釋,即便紫由天賦異稟花費了無數的珍寶也隻是修煉出了五尾巴,為了保證血脈,從千年前開始,狐族就隻允許至親之間生下孩子,結合懷孕後,殺死雄性,為保證秘密不泄露,而紫央有個親生的哥哥,隻是誰也不知道罷了……”

小芝麻:“???!!”

大為震驚!

她嚥了咽自己的口水:“這是不是就像那種電視劇裡麵的吸血鬼,為了保證血統純正,所以必須至親血肉結婚?”

“恩。”

小芝麻現在隻恨自己冇多讀書,因為這種有悖綱常倫理的事情,她竟然出了臥槽想不到彆的詞語來表達自己的震驚。

洞穴中。

紫由正做著吃的。

這段時間她能感覺到秦以南對她的心軟。

雖然有時候會突然發瘋凶她,但是終究還是冇有殺了自己,並且昨天晚上還抱著自己睡覺了。

就算現在闕舟當了女王又怎麼樣,她還是得不到以南的心。

等孩子生出來,她就會殺了闕舟,給爸爸報仇!!

現在的紫央還不知道自己的親爹是秦以南殺的。

甚至還在洞穴中等著“殺父仇人”回來,不止一次在心中幻想自己和秦以南未來的美好生活。

洞穴外傳來腳步聲,紫央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可門被秦以南大力撞開。

他近乎癲狂地將紫央脖子掐住,然後把人按在了後麵的桌子上。

腰肢硌著紫央的腰肢,她趕緊捂著自己的肚子,臉色蒼白慌張地看向秦以南,“以南,你怎麼了?”

“怎麼了?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秦以南獰笑,看著紫央的手捂著肚子,他眼神瘋狂,另外一隻手也撫摸上了紫央的肚子。

前兩天紫央讓秦以南摸摸肚子,雖然孩子還冇有完全發育成功,但作為妖精,他們能感受到生命正在身體中生長孕育。

那時候的秦以南臉上甚至還不由自主流露慈愛的笑容。

可現在,紫央隻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恐怖和殺意。

她嚇得不輕,懷孕本身就讓她的力量被削弱,更何況秦以南本就比自己修為更強。

要是他現在殺了自己,不過是動動手的事情。

秦以南忽然笑出了聲,但他的笑聲就像刀尖在地麵上刮擦,讓紫央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他的手順著紫央的肚子往上,漸漸和自己另一隻手重疊,掐著她的脖頸,瞬間掠奪她的空氣和呼吸。

“你這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你自己心裡麵有數的很。”

紫央眼中閃過震驚,瞬間又被壓下去,她眼角溢位眼淚,瞧著可憐極了,“以南哥,你在說什麼啊,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難道你懷疑我?”

“是嗎?好啊,既然這樣,我就慢慢等,等到孩子生出來我就送你和你的父親一起去黃泉路上見麵。”

秦以南的話讓紫央渾身一震,她不可置信,巨大的悲傷湧上心頭,“以南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男人原本俊朗的臉上寫滿了扭曲。

紫央的驚懼讓他大笑出聲,“傻瓜,你一直以為紫由是小舟殺的,我告訴你,紫由是我殺的,小舟說的對,這個世界上隻有她對我纔是真心的,你們都是騙子,你爸是,你也是,你和你的殺父仇人睡了好幾天的時間,你還說要和我永遠在一起,哈哈哈哈哈,不知道紫由知道了,會不會被你氣死。”

“不……不可能。”紫由搖著頭,脖子上的手已經漸漸鬆開。

秦以南手中的妖力籠罩住了這個洞穴,“從現在開始,這個洞穴就是我給你準備的牢籠,我知道你的性格,要是你能出去,肯定要去小舟的麵前給她添堵,我不能讓小舟再失望了,不過你這麼嘴硬,等孩子出生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嘴硬!”

說罷,他將紫央毫不留情地往地上一扔,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隻剩下紫央滿臉都是淚痕。

仇恨,絕望,痛苦籠罩著她。

這一切都是因為闕舟,而她現在連闕舟的麵都見不到。

闕舟成了妖王,就算見到了,自己甚至還要恭敬的行禮。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事情不應該變成這樣的。

-

八天後,闕舟生日。

生日這天闕舟一大早就被玉蝶以及聖醫生蒙上眼睛送上了車。

森林中的妖精們大多數都還是願意將森林改造成公園的,他們有地方住,生活也更方便,闕舟回來後,靈氣也跟著重新出現,他們能繼續修煉,事情開始逐漸穩定下來,闕舟也不需要每天都在妖精森林裡麵待著。

車子搖搖晃晃,她問小芝麻車開往哪,小芝麻也支支吾吾不肯說話,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玉蝶在她身邊道:“到了,居淮馬上來。”

她少見的冇有懟居淮,甚至語氣中還有些……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