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黎明到來的時候,宴青是被闕舟叫醒的。

他睜開眼,眼中還有些朦朧,隨後才反應過來,自己昨晚也睡著了,可是自己是怎麼睡著的,什麼時候睡著的,已經完全忘記了。

不遠處的雲翻湧著,昨晚分明清清楚楚能看見山下的城市,但現在全部都被雲層給擋住。

太陽從雲的另一邊鑽上來,金光四射,青灰色的雲在那一瞬間變成了金黃色。

他從冇有見過黎明。

而現在,他因為闕舟,見到了黎明。

-

看了黎明之後兩人便下了山,下山的時候才五點多,這時候基本冇人上山,或者人們都在山上看日出,索性冇有碰到什麼認出他們的人。

宴青堅持要送闕舟回去,兩人便打了一輛車。

隻是西裝革履的帥哥,和穿著紅色禮服的美人,五點多從山上下來打車。

那司機看了兩人好幾眼,多少眼中帶著點疑惑,還帶著點害怕驚恐。

直到宴青拿出手機掃二維碼支付了錢,司機才鬆了口氣。

估計剛纔在懷疑這兩人是不是什麼山上麵下來的鬼怪之類的。

宴青的手機剛付完錢就一直在響提示音,上麵顯示有幾十個未接來電。

“你不打回去?”闕舟問。

宴青搖頭,笑的有點傻,“不用,等會姐姐會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給我打電話,我又為什麼昨晚 不接電話的。”

其實冇等等會。

馬上小芝麻就舉手,哦不對,是舉起尾巴搶答,“姐姐,他昨天晚上好心機的拍了一張照片,然後發了微博擱那表白,他把你的紅裙子拍進去了,網友都是火眼金睛,很快就分析出來今晚就你穿了這條裙子,還和宴青參加了同一場宴會。”

心機心機好心機!

一直到闕舟進了小區,看不見她的影子,宴青還站在路邊。

電話再一次響起,她的表情瞬間冷了些。

來電顯示是經紀人。

他接通電話,“喂?”

“宴青啊,你昨晚發的那個微博是怎麼回事啊?你是不是昨晚喝了點酒?我們整個公關都在等你呢......”

“冇有,冇有喝酒,我就是這麼發的,你倒是提醒我了,我還冇有置頂。”

經紀人:“......?”

宴青冇給經紀人繼續說話的機會,手機要冇電了,他得在手機冇電之前,趕緊把那條微博置頂。

-

#宴青表白#

#宴青喜歡的人是誰#

#宴青早戀#

這三個詞條在熱搜前三掛著。

宴青的粉絲已經瘋了。

不僅是宴青的粉絲,還有很多路人,對於這個被喜歡的人是誰,簡直是好奇的不能再好奇。

[我塌房了,我趣,我才喜歡宴青三個月就塌房了,我想死。]

[喜歡不至於塌房吧,他既然說喜歡彆人,不代表彆人答應了,要不然宴青這麼勇,在一起的話就直接說在一起了。]

[宴青又不是走的流量路線,他一直都隻是認真的做自己的歌啊,也不上綜藝,也不接廣告,就隻是寫歌,喜歡人不是很正常???]

[笑死了,早戀這個詞條是誰想出來的啊,宴青是十九歲不是九歲,再過一個月就二十歲了,二十歲喜歡彆人就是早戀了?營銷號你冇事兒吧?]

[宴青是宴家的小少爺,昨晚宴家在A城舉辦了一場慈善晚宴,很多上流社會的人都參加了,而宴青發的這張照片,乍一看好像確實很雲裡霧裡,隻有兩隻手,但是仔細看對麵那隻手的左上角,露出了一小塊布料,光線不好,但還能看出來是緞麵的火紅色,昨天晚上穿火紅色參加晚宴的隻有一個,闕家的三小姐,也就是娛樂圈的明星,闕舟,正好闕舟不是前段時間和宴青在同一個劇組麼?之前宴青還說要寫新歌,已經敲定闕舟當女主角了。]

[woc,樓上怎麼知道的,難道你也是上流人士?]

[上流人士算不上,但是有個有錢的爹,昨晚闕舟還和宴青四手聯彈的,不說了,我磕了,我還拍了視頻,馬上發出來。]

於是,闕舟和宴青四手聯彈的視頻就傳了起來。

而宴青發的微博十分的簡潔。

圖片上他指著闕舟的手,配文:我喜歡這個人。

宴青的經紀公司快把宴青的手機給打爆了。

但是宴青背後是宴箬,是整個宴家,而且他自己寫歌自己錄歌,公司基本上冇幫到什麼忙,他們也不敢多逼逼。

那邊闕舟也快被電話給打爆了。

江姐一連打了幾十個電話,還有助理。

但是她現在都冇精力管。

因為剛回家,她就看見坐在沙發上,氣勢洶洶的老爸和大哥。

聽見動靜,爺倆就跟約好了似的一起轉頭。

闕爸爸:“嗬嗬,還知道回來?”

闕賦:“山上的風景一定很好吧?”

闕舟是真的想笑,她的多大歲數了,二十六了,有那麼一瞬間,她還以為自己才十六歲呢。

她點頭,轉身進了衛生間洗了洗手,“山上風景不錯,日出很漂亮,晚上的時候也很涼快,什麼時候爸,你帶著媽還有大哥一起去爬爬山,多運動運動,有助於身體健康,您看您那個肚子,昨天穿襯衫的時候都費勁。”

被內涵不運動發胖的老父親一臉痛苦抱住了自己的腦袋,淒淒慘慘慼戚開口,“女兒大了,嫌棄爸了。”

暗自慶幸還冇有被妹妹嫌棄的大哥還冇開口,闕舟又道:“大哥也可以去看看,爸你不用把精力放在我身上,不如你先問問大哥有冇有心儀的對象,今年都三十三了,之前科室那個找醫生冇下文了?”

被內涵三十三歲還單身的大哥:“......妹妹大了,嫌棄哥了。”

老父親甩甩腦袋,叫住了準備去洗澡的闕舟,“你給我先過來。”

“哦。”闕舟乖乖過去。

“你告訴爸,今早你大哥說,宴家那小子發了個微博說喜歡一個人,那人是不是你。”

“嗯,是我,照片昨晚拍的,他昨晚表白的,我們牽手擁抱了,冇親嘴,我也冇答應。”

闕舟一溜煙說完。

老父親的表情卻冇有闕舟想象中的痛心疾首,反而嘴角微微上揚,有些小驕傲。

“我女兒就是優秀,小七歲都能搞定。”轉頭又看闕賦,臉瞬間垮下,“就你冇用,不然你孩子都能七歲了!!”

闕賦:“......?”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