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渣男見到紫由了!!”

“姐姐,渣男殺了紫由了我趣!!”

“我趣,姐姐,紫由說紫央懷孕了,哇,這男的真渣,不喜歡人家還能和人家……”

“哇,渣男碰到紫央了,紫央正在求饒!”

小芝麻全程努力解說,說著說著,她尾巴尖摩挲著自己的小蛇下巴,“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渣男肯定不會殺了紫央。”

“你冇猜錯。”闕舟開口,“因為紫央肚子裡還有個孩子,而且上輩子,秦以南不是不喜歡紫央,他是喜歡的。”

“啊?”小芝麻震驚。

原來那個經典渣男何書桓說的是真的——應該不是隻有我一個人同時對兩個女人動心吧?

闕舟話剛說完,小芝麻就看見原本秦以南應該對準紫央心臟的長劍落到了地麵上,火花四濺,他終究冇有殺了紫央,甚至嘴硬說,等孩子生下來了,他就殺了紫央,再把孩子隨便扔在一個孤兒院中自生自滅。

小芝麻皺著自己並不存在的眉毛,“姐姐,好奇怪哦,如果是彆人這樣,我可能還覺得這人蠻有人情味的,怎麼秦以南這樣,我就覺得他怪怪的?怪……兩麵三刀,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

“他永遠都在後悔,永遠都做不出正確的選擇,而且不夠堅定。”闕舟準確說出了秦以南的毛病。

如果紫央和原主能和平相處,那秦以南絕對會兩個人都接受。

但事實是,紫央和闕舟水火不容,秦以南隻能在兩個人當中做出選擇,他做不出選擇,就隻能一次次的後悔。

這正是闕舟想要的。

她帶著居淮出現在了秦以南的麵前。

彼時的秦以南剛剛將紫央安頓好。

就在之前闕舟住著的那個洞穴之中,還挺會空間二次利用。

如果闕舟真的是原主,估計現在都要被噁心死了。

“你...你來啦?”秦以南的眼中有片刻的驚慌,又在看見居淮的時候瞬間變成了憤怒,豎起眉毛質問,“他怎麼也來了?!你不是說殺了他嗎?”

闕舟輕笑:“彆急啊,居淮畢竟在人類世界的身份特殊,而且他有很多錢和權利,與其殺了,不如我們利用他的身份,讓他在人類世界為我們做事,他的精神思想已經被我控製住,我讓他做什麼他就會做什麼。”

“真的?”秦以南半信半疑。

但看著居淮眼神空洞,活像是被挖去了靈魂的空殼。

再想想他之前看見自己就想殺了的樣子,他還是選擇了相信,“那小舟打算怎麼做?”

闕舟冇有回答這個問題,隻是環視一圈,“這好像是紫央的房間吧,剛纔我倒是在大殿外麵看見了紫由的屍體,怎麼冇看見紫央的?”

她不經意的提問讓秦以南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秦以南眼神閃躲,“紫央已經……已經被我殺了,隨後丟...丟出去了。”

“哦~原來是這樣,我相信以南。”

闕舟的笑讓秦以南心中更加愧疚。

隻要孩子一出生,一出生他就立刻殺了紫央!!

眼神中的心虛被闕舟捕捉到,心中冷笑一聲,當著秦以南的麵牽起了居淮的手。

秦以南瞬間被點燃,怒吼道:“你為什麼要牽著他的手!”

闕舟一抖,皺眉開口,“他現在是我的傀儡,當然要有我的指引,秦以南,你要是不相信我你就滾,在這大驚小怪疑神疑鬼的乾什麼?!”

她的音調也拔高,絲毫不畏懼,眼神坦蕩,倒襯得秦以南做賊心虛。

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波動有些不對勁,秦以南深吸兩口氣,“我就是見不得你和他這麼親密。”

“他隻是傀儡。”闕舟強調。

“我知道了,我需要一點時間適應,現在妖精森林中你的修為最高,你身體中又有前妖王的妖力,妖精森林中你作為新人妖王當之無愧,這些事情還要好好操辦,你好好休息,我去做這些。”

“等等。”闕舟叫住了秦以南,從袖口中拿出一個瓷瓶。

瓷瓶中散發著清香,秦以南疑惑:“這是……?”

“丹藥,你身上的傷也很重,這段時間就先養傷吧,彆的先彆管了,我來就行。”

秦以南不敢麵對闕舟的關心和眼神,他敷衍地點了點頭,接過瓷瓶便轉身倉皇離去。

瞧不見身影的時候,原本眼神空洞冇有焦距的居淮瞬間眼神恢複清明。

他伸出手勾住闕舟的腰肢,說話都帶著一股子的醋味,“以南,叫的夠親密的。”

闕舟勾唇笑,抬眸就吻上了他的唇,“跟你更親密。”

“你要是這樣勾我,我可忍不住。”

“忍不住彆忍。”

居淮一團火竄上腦袋,但鼻尖充斥著難聞的氣味,妖精和動物的味道混合著血腥氣,讓他到底還是冷靜了下來。

他歎了口氣,在闕舟臉上親了好幾口。

偏生闕舟還聳聳肩,“就這啊?”

“彆說了,再說我真不分場合了,到時要是被彆的人或者妖精看見,你這個妖王還冇開始做,名聲可就都冇了。”

闕舟說:“我從不在乎什麼名聲。”

居淮:“可我在乎,你不能因為我這樣,親親你就夠了,我現在不奢求過多,等一切安穩下來,遲早我要‘弄’死你。”

“哎呀,好害怕。”闕舟笑著倒在他懷中,指尖的靈氣蔓延出去,變成了漂亮的光澤,正在迅速修複殘破的宮殿以及整個森林,“你和上麵說了嗎?”

“說了。”居淮點頭。

人類飛速發展。

而原主作為妖精,她的內心歸屬自然不是人類。

雖然想要成為人類,但闕舟能感覺得到,在回到妖精森林的時候,原主的心有了種歸屬感。

這裡是她的家。

生活了一百多年的家。

即便有多數不美好的回憶,但無數美好的回憶也在這裡產生。

而妖精想要繼續生存下去,隻有一個出路——和人類世界共存。

上一次妖界和人界簽訂契約還是五百多年前,這都已經過去好幾個朝代,現在的人類社會和掌權人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情。

所以闕舟讓居淮聯絡了一下上麵的人。

當晚,闕舟就和居淮見到了人類世界最高掌權人。

而當闕舟當著他們的麵施展術法,並且顯露真身後。

一群什麼大場麵都見過的大人物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甚至還有兩個人雙眼一翻,嚇得暈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