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了貓咪的闕舟更便宜了居淮。

居淮去哪都把她給帶著,就差上廁所的時候也把她給帶著了。

作為好幾家公司的老總,居淮忙的要命,由於居家辦公,他很多的工作就變得麻煩了不少,一天有時候要開三四個會議。

而每次會議,他都強行將闕舟給抱在懷中。

臭臉的冷漠冰山老總懷中抱著一隻高貴冷豔美麗的白色異瞳小貓咪。

一開始大家都震驚無比,驚訝這麼冷酷無情殺伐果決的老總竟然喜歡貓?

時間一長大家都習慣了。

甚至闕舟冇有出現的時候,還有人問:“老闆,那個……您的貓貓呢?”

這句話似乎很是取悅居淮,您的兩個字強調了歸屬權,他轉頭看了眼旁邊的小沙發上睡著的闕舟,將電腦的攝像頭對準了闕舟。

純白的小貓咪蜷縮在一起,像個雪花糰子,那名女高管捂住嘴巴,差點就要被萌死。

其餘的員工也早就被這隻漂亮的小貓咪俘獲。

有人大著膽子問:“老闆,什麼時候把她帶來公司啊,我們想當麵看看,老闆的貓貓現實生活中肯定更好看!”

居淮挑眉,倒是個好主意。

省的有些人總是把主意給打到小舟的腦袋上。

他點了點頭,“好啊,她要是同意的話,改天就帶過去。”

這闕舟當然不會拒絕,反正她現在就是一隻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小貓咪,居淮非要把貓砂盆放在他的房間裡麵,一開始闕舟還難以接受當著另一半的麵上廁所。

但時間長了,她倒是也無所謂了,甚至居淮每次給她擦屁屁她都一動不動,在心中默唸三遍自己隻是一隻小貓咪。

而居淮很享受照顧闕舟的行為,尤其是看著闕舟安靜地躺在自己的懷中,他內心強烈的佔有慾才能得到片刻的滿足。

幾天後,居淮正好有個項目需要居淮親自去簽字。

他抱著貓出現在公司裡麵,公司的大群就已經炸了。

不少人都拍了居淮抱著貓的畫麵,各種角度。

他將闕舟放在了辦公室裡麵,“舟寶,你在這裡等我,我就在隔壁談事情,你睡會,我馬上過來。”

闕舟說好。

然而就在居淮離開辦公室的瞬間,闕舟聽見辦公室的門哢噠一聲,被上了鎖。

緊接著便是妖氣瀰漫,辦公室內出現一個熟人。

“好久不見啊,小廢物。”紫央的聲音在辦公室內迴盪,她的人形美豔又清純,極為好看。

原劇情中秦以南對外公開了紫央的身份,原本秦以南女友粉居多,但紫央靠著這張臉愣是讓大多數的女友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畢竟她的天賦也極佳。

原主是羨慕紫央的。

不過現在看,紫央的天賦,還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還是從原主那裡偷來的。

闕舟眼皮子抬了一下,眼中都是淡漠,她漂亮的尾巴盤在自己的腦袋上,正好可以擋住眼睛。

突然覺得變成貓咪也挺好的。

這段時間闕舟用自己的靈氣試圖封印身體中的封印,她想要將封印剔除,但畢竟是原主的身體,要是封印剔除,這具身體說不定也會跟著煙消雲散,闕舟不能冒險。

但是在找到變成人類的方法之前,封印身體中的封印,這是最好的辦法。

馬上就要成功了,就差一點點。

結果現在看見了紫央,闕舟多少覺得有點晦氣。

但闕舟不說話的態度似乎惹怒了紫央。

她手中的妖氣瞬間纏繞住了闕舟,漂亮的臉上寫滿了猙獰兩個字,“你到底對南哥哥做了什麼,都是因為你,現在南哥哥竟然....竟然——”

“紫央!”秦以南的聲音又突然出現在辦公室內。

原本囂張無比的紫央在聽見秦以南的聲音後立刻露出惶恐的表情,她立刻五指成爪,闕舟的身體便被紫央的力量挾持住,騰空而起,最後被紫央一把抓住了脖子。

秦以南的身影出現在辦公室中,在看見闕舟被紫央掐住脖子之後,雙眼發紅,死死的盯著紫央,怒氣滔天:“放了小舟!!”

“放了?”紫央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你以前明明說過你最喜歡我,可是你現在為了闕舟,你竟然要我向她磕頭賠罪!我的身份何等尊貴,你要我向一個廢物道歉?!”

闕舟也有些驚訝,上輩子原主去世,秦以南就算後悔,也不應該對紫央抱有這麼大的敵意纔對。

可秦以南現在看著紫央的眼神就跟看仇人似的。

難不成原主上輩子去世之後,秦以南被紫央也弄死了?

她開始看戲,封印馬上就要被暫時封印住,她也很快能再次恢複人身,這次恢複人身時間應該會長一些。

秦以南比起上次見到好像憔悴了一些。

小芝麻說:“人類世界的事業受到衝擊,他的修為也受到反噬了,而且現在他也被森林通緝,這好長一段時間不見,怎麼跟磕了似的?”

秦以南的眼神陰冷詭譎,盯著紫央,毫無感情可言,“我再說一遍,放了小舟,不然我現在就能殺了你!”

“秦以南!你是個騙子!!你怎麼能這樣對我!”紫央哭著開口,她惡狠狠地看著闕舟,“都怪你,一定是你對南哥哥做了什麼,我要殺了你!!——啊!”

她當然冇有被殺到。

因為秦以南的速度極快,力量化為利刃,竟然直接將紫央控製住闕舟的那雙手砍斷了!

劇烈的疼痛傳來,紫央的尖叫聲充斥整個辦公室,籠罩在辦公室中的妖氣也儘數消亡,於是尖叫聲傳遍了整個公司。

也傳進了隔壁正在談事情的居淮的耳朵裡。

他猛地站起身,那速度快的讓和他談事情的老闆都嚇了一跳。

但已經來不及。

等他趕過去的時候,隻見到闕舟被秦以南抱在懷中,地麵都是血,還有一隻毛茸茸的動物殘肢。

居淮趕緊看了眼闕舟,發現不是她的,微微鬆了口氣。

“小舟本就應該是我的,在你這裡,她身體中的封印得不到任何解決,你冇辦法給她帶來任何幫助。”秦以南冷笑,“但我可以,我已經找到了可以讓她身體中的封印力量消失的方法,居淮,你輸了。”

“小舟!”居淮伸出手去抓。

空氣中隻剩下了一層煙霧。

煙霧消散,辦公室內再無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