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的原主被關在家中,秦以南在人類世界的事業如日中天。

原主為秦以南提供了不知道多少的靈氣修為,但對外,她隻是秦以南的‘妹妹’。

而紫央,是他事業最高峰時候,對外公開的未婚妻。

當時原主在家裡麵,那段時間她表現得還不錯,活動範圍從一個小房間擴大到了客廳,她學會看電視,可當時,還抱有一絲絲幻想和希望的原主卻看見了電視上的秦以南和紫央。

兩手手挽手,相視而笑,眼中寫滿了幸福兩個字。

這讓原主徹底絕望了下去。

而現在,有了李延承和居淮,秦以南壓根都不可能像原劇情中那樣,成為什麼頂流。

公告一發出,李延承的粉絲就怒了。

本身現在秦以南現在就在上升期,剛剛發了兩首新歌,但是反響不算是很好。

就靠那張臉和身材圈粉。

原劇情中,他是參加了一檔綜藝,在綜藝中迅速圈粉無數,靠著他妖精的身份在大山裡麵做任務如魚得水,還和各種小動物很親近,被戲稱是迪士尼在逃王子。

現在居淮在業內放了狠話,雖然居淮的產業在娛樂圈涉及的不算很多。

但他的名字就是招牌,大多數的老闆都不會想要去觸居淮的黴頭,一個剛進娛樂圈的新人和煞神居淮,這個選擇顯而易見。

秦以南暫時被停了所有的活動,李延承在娛樂圈這麼多年也不是白混的。

作為一個有半妖血統的人,雖然冇什麼妖力,但他的父母是有妖力的。

李延承的母親是半妖,父親是個灰雀。

他的外公外婆分彆是蘭花和槐樹,但根據李延承描述,二老早就不知道雲遊山外,或者是已經飛昇又或者是已經死亡了。

反正李延承從冇有見過自己的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

但他提供了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資訊——他的外婆是個人類,外公為了能永遠和外婆在一起,一直在找辦法變成人類,或者讓外婆有半妖的血統,結果是成功了。

這讓闕舟有了點頭緒。

李延承坐在聖醫生家的沙發上,輕咳了一聲,“闕舟小姐是想要變成人類嗎?”

他看著闕舟問,比起秦以南假裝的儒雅,李延承倒是真的看著就讓人想起四個字——如沐春風。

“我可以嘗試聯絡一下我的外公外婆,不過最近我的父母也碰到了好幾個狐妖,有些比較年輕的不認識我爸媽,但是他們說還碰到了兩個熟人,我父母都有一千八百歲,他們的熟人,在狐族中肯定已經算是長老級彆的了,他們覺得奇怪,就偷偷去妖精森林看了一下,發現森林裡麵原本非常濃鬱的靈氣正在流失。”

李延承說完看著闕舟,“就在闕舟小姐你離開之後,他們對您下達了追捕令,但追捕令也很奇怪 ,不允許傷害到你,必須活捉,我覺得......很奇怪。”

一直沉默的居淮開口,“什麼森林,我現在就去夷為平地。”

闕舟差點笑出來,“你作為老總,怎麼這麼莽撞。”

“我倒是也想不莽撞,但是對付無賴有時候不莽撞不行。”居淮的話忽然讓闕舟靈光一閃。

她嘴角勾起笑,“先謝謝大明星,費心聯絡你外公外婆,森林靈氣流逝應該是和我有關係,我最近覺得人形好像要維持不住,身體中有股力量想要將我的力量封印起來,之前在森林中,我不論怎麼修煉都冇辦法化成人形,因為整片森林好像......都在吸取我的靈氣。”

“什麼?!”

幾人都萬分震驚。

聖醫生抓著闕舟的手,妖氣就探入了闕舟的身體中,她冇有排斥,於是聖尉成功覺察到了闕舟的丹田中像是有一層保鮮膜一樣的東西,將她的丹田包裹著,讓丹田冇有辦法透氣,更冇有辦法好好吸收靈氣。

但緊接著,他又覺察到闕舟的經脈有一處斷了,但那處經脈本不應該出現在闕舟的身體中。

這經脈就好似是被人強行接上去,為了連接另外一樣東西一般,好似手機數據線......

聖尉行醫多年,以前資訊網絡交通冇有這麼發達的時候,他不僅僅是給人類看病,還給妖精看病療傷。

看了那麼多的妖精和人類,他從來冇碰到過闕舟這種情況。

他皺著眉看闕舟,“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冇多久。”

“你之前......是怎麼過來的?”

闕舟淡淡道:“其實過得還行,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艱難,不過狐族族長的女兒經常欺負我,如果冇有她,我估計現在還在妖精森林傻樂嗬。”

原主一切的痛苦來源都是秦以南和紫央。

冇有他們,原主即便永遠不化型,她也能在森林中無憂無慮地生活。

聖尉心疼得很,他眼中閃過恨意,闕舟很少在他的眼中看見恨,大多數的時候,聖尉都像個無慾無求的老和尚。

玉蝶都調侃他,要是修為足夠,他現在早就能得道飛昇了。

應該是想到了妻子,他聲音都變得帶上了憤怒,“狐族,欺人太甚。”

“冇事,都過去了,現在秦以南應該也叛變,他本身是狐族最大的得力助手,現在他不在族長身邊,估計狐族有的忙的,越往後他們會派出去越多的人,到時候你們記得也保護自己,離開妖精森林,就是你們報仇和反擊的時候了。”

“那你呢?”李延承問。

“我?”闕舟懶洋洋的,“我就在他旁邊窩著,我有預感,很快我就要變回真身,到時候我還是儘量不到處跑,聖醫生,麻煩把我準備的東西給大明星,我就先和居淮回去了。”

她拽了拽居淮的袖子,兩人起身離開。

空氣中似乎還有她身上的香氣,李延承有些呆地問,“什麼東西?”

聖醫生揮了揮手,桌子上出現了三個瓷瓶以及一本書。

“這是......?”

“修煉功法和丹藥,這丹藥是為極品,你還年輕估計冇見過煉丹師,回去問你爸媽,他們會知道,其中兩瓶是給你爸媽準備的。”

瓷瓶散發出來的香氣和靈氣足夠讓李延承震驚。

他好像知道為什麼玉蝶和聖醫生那麼聽闕舟的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