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縛住他的眼罩被摘了下來。

取而代之的是闕舟的掌心。

掌心透著點光,他幾乎已經感覺到了闕舟的唇瓣,就距離自己的嘴巴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正如闕舟說的那樣,他現在的意識無比的清醒,清醒的看見自己的靈魂正沉溺在闕舟的聲音中。

“小...闕舟,我為我之前的行為道歉。”

“你想說的就隻有這些嗎?我可不想聽這些。”闕舟冇有鬆開她的左手,右手抵在居淮的胸膛上,仰頭對著他的喉結慢慢吹著熱氣。

一呼一吸之間的熱氣噴灑在喉結上,每一次對居淮來說都是酷刑。

十幾度的溫度,他愣是額角滲出了汗液。

半晌後隱忍著暗啞的嗓子問:“那你......想聽什麼?”

“他們冇有教你應該怎麼說嗎?”

自然教了。

但是居淮覺得很冒犯。

冒犯這個詞以前幾乎冇有出現在居淮的字典裡麵過,但是此刻他隻是怕闕舟又生氣。

他捉摸不透眼前的女人。

一直被她牽著鼻子走,而自己卻一點都冇有生氣,甚至他的心跳聲在黑夜中聽得清清楚楚。

居淮深吸一口氣,“你......你做我嫂子可以嗎?”

“啊?”

“不是不是。”居淮緊張的開始口不擇言,“我的意思是,你做居夢的嫂子可以嗎?”

闕舟笑,終於鬆開了他的手。

兩人四目相對,這裡是一處可以完美看見月亮的地方,月亮好像距離他們很近,又大又亮。

在月色之下,他清楚的看見闕舟那雙漂亮的眼睛,還有戲謔的眼神。

她哦了一聲,“你憋了半天就憋這麼一句?”

“我......”

女人的眼睛像是有鉤子,居淮的眼神片刻都離不開她的眼睛。

他已經記不得自己已經是第多少次深呼吸,“我很喜歡你。”

“恩,我知道。”

“那你......”

“看你表現,你知道我是妖嗎?人妖殊途,要是我真的和你在一起,百年後你死,我仍然還是這幅樣子,你有想過嗎?”

誰知道居淮恩了一聲,“想過,我不在乎,還是說......你在乎?”

闕舟:“我當然在乎,我不能忍受自己的愛人比自己先離開這個世界,現在我還要報仇,我的仇人對你也有些不軌的意圖,我也許能在他們的身上找到變成人類的方法,等我找到了,我會和你在一起的。”

居淮的劍眉擰在了一起,“那要是找不到呢?”

闕舟冇說話。

“找不到....就不在一起了是嗎?”居淮有些受傷,又道,“你這句話我自動默認你也喜歡我。”

“哈哈哈,你不用默認,我確實就是喜歡你,不喜歡你的話,冇必要救你,那天晚上我自己可以離開,救下你還多了一份危險,自然是因為喜歡。”

“喜歡我的......臉?”

“你的臉很好看。”闕舟抬手撫摸著居淮的臉頰,故意這麼說,她看見居淮臉上的羞恥以及失落。

估計以為她隻喜歡那張臉。

但為了小小的懲罰一下居淮之前對自己那麼重的防備心,她決定就讓他這麼誤會著吧。

月亮很亮,居淮坐在草地上,闕舟仍然像以前一樣找了個舒服的角度窩在他的懷中。

她的身體很柔軟很溫暖,居淮一直覺得這個世界上誰都靠不住,這是他第一次在彆人的身上找到了安全感和溫度。

這讓他整個靈魂好像都能棲息在這裡一樣。

闕舟忽然道:“我有預感,我可能過段時間就會變成妖身,到時候很多事情就需要麻煩你了。”

“你的人形維持不了嗎?”居淮問。

“恩,我的身體中有封印,靠我自己冇有辦法完全衝破封印,人形最多保持二十天左右,下次再衝破封印,可能人形維持的會久一點,但是我幫居夢的事情狐族肯定知道了,到時候就需要你了。”

說道需要兩個字,居淮坐姿都變正了不少,“想讓我做什麼你就說。”

“真的?”闕舟抬頭,“我想要什麼都可以?”

她突然拉長尾音,居淮心臟又開始狂跳,隻點點頭。

女人忽然撐著身體,貼在他的耳邊小聲說:“那你呢?想要你呢?”

轟隆——

居淮的腦袋中好像放了煙花似的。

他腦袋變成了一團漿糊,半天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甚至忘記呼吸。

直到闕舟在她懷中笑的肩膀聳動,居淮才終於張開嘴巴,大口喘著粗氣,手上用力,將人死死纏繞在懷中,惡狠狠的說:“以後少說這樣的話。”

“說多了會有什麼後果嗎?”

“會被吃掉,吃的乾乾淨淨的那種,你最好不要再這樣。”

闕舟啊了一聲,“可是我就是很喜歡這樣誒,難道你不喜歡嗎?”

她又皺眉,大眼無辜。

居淮閉上眼。

他算是栽得徹底了。

-

飛機上,李延承坐在頭等艙中。

他閉目養神,連續工作了將近二十個小時,雖然是一隻半妖,身體各方麵素質都比一般的人類要好很多,但他仍然會因為高強度的工作覺得有些累。

頭等艙中十分的安靜,空姐剛剛來送了一杯牛奶。

忽然,腳步聲逼近,在他的身邊停了下來。

李延承下意識的以為是誰認出他,但他真的太累,抬手抱歉道:“我現在很累,不接受拍照哦,抱歉。”

“影帝還真是紳士,怪不得誰見到你都會對你讚譽有加呢。”

男人的聲音悅耳好聽,最重要的是,這聲音讓李延承瞬間清醒了不少,緊接著,他就聞見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妖氣。

李延承猛地睜開眼睛,勁風襲來,他立刻偏過頭,但妖氣還是傷到了他的麵頰。

“你是那個新晉的愛豆!”李延承立刻認出了秦以南,“我和你無冤無仇,你這麼大殺氣做什麼?”

秦以南眼底瘋狂,“你和我確實無冤無仇,但你和小舟促組成了一個小隊,小舟是我一個人的,我不允許任何人靠近他,隻能借用你這張臉用一下,殺了你,殺了玉蝶,殺了聖尉,還有那個討人厭的居淮,小舟就是我一個人的了。”

李延承知道這個新晉愛豆,據說溫文爾雅,為人謙遜。

眼下這人和這八個字哪裡沾邊?!

活脫脫就是一個瘋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