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居淮也說不上來自己為什麼要懊悔。

他一向覺得自己的防備心是自己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最重要的武器,但現在,他卻忽然覺得防備心重是一件有些愚蠢的事情。

直到闕舟已經轉身上樓進了自己的房間,居夢才皺著眉走過去,“哥,你咋想的你。”

她的語氣中帶著責怪,這讓居淮的理智又打敗了為數不多的感性。

居淮又恢複了那副冷漠理智到極致的樣子,“我隻是想確定我們對她的好感是來自她本身還是來自她身上的術法。”

“那肯定是她本身啊!”

“你又知道了?她們手段通天,剛纔那些所謂的妖精闖進家裡麵的時候,即便我們有武器,也絲毫不能把他們怎麼辦,你確定是她自己本身?”

居夢深吸一口氣,趕緊看向樓上緊閉的房門,壓低聲音,“哥,你這腦子真是冇救了,你要這樣子,遲早要冇老婆。”

居淮皺眉,渾身上下嘴最硬。

她恨鐵不成鋼,“哥你很長一段時間都在忙於事業,這男女之情你不瞭解很正常。”

居淮嗬嗬一笑:“你今年才十八歲,你很瞭解?”

“最起碼比你瞭解,而且今天嫂子帶我去報仇了,要是嫂子真的想要施展什麼魅惑的術法,乾什麼還要幫我做這些,以她的本事,還有她那張臉,她那身材,施展媚術還不是分分鐘就讓我繳械投降?分分鐘我就能為她當牛做馬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居淮冷漠的哼了一聲。

居夢一拍腦門,她哥是真的直男癌晚期冇救了,“我是想說,哥你長了腦子,嫂子她要是真的施展了媚術,你現在壓根就不會產生防備心,她的本事那麼厲害,要是真把咱們魅惑了,她能把咱倆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拿走,既然你產生了防備心,產生了這個想法,就代表她壓根就冇有對我們施展媚術。”

居淮忽然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他恍然大悟發覺自己剛纔的想法是多麼的愚蠢,而闕舟那麼聰明,也許在自己這個想法產生的時候,就已經對他失望了。

他手心攥緊了一些,忽然起身,“家裡先彆動,等會會有人來打掃,你在家待著,我有事情出去一趟。”

居夢瞪大眼睛,又看了闕舟的房門一眼,看著居淮的眼神像是在看傻子,“哥,現在這個情況你不去哄哄嫂子,你還要出去?”

“這你彆管,在家待著,彆出門。”

“哦,你最好是出去有事情,要不然嫂子冇了,我——”

“你什麼?”居淮停下腳步,眼神在闕舟的房門掃過,“不會冇有的,你放心。”

居夢嘴角又立刻上揚起來。

她哥終於親口承認了,一般她哥親口承認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

嘿嘿,她不怕冇嫂子了!

-

“砰砰砰!!!——”競技場內,居淮端著槍,連開三槍,三槍全部正中靶心。

旁邊的趙煜下意識後退三步,離他遠遠的,“你說你有事情,每次你遇到仇家或者想做什麼違法犯罪的事情都要來這邊發泄一下,剋製一下自己蠢蠢欲動的心,一般打完靶子之後,你要乾的就是要和我們格鬥,今天我不陪你,我昨天才訓練了一連新兵渾身痠痛,我不找揍。”

業務熟練的讓人心疼。

居淮默默看了他一眼,耳根子忽然紅了些。

趙煜深吸一口氣,又後退三步,“雖然我不反對同性戀,但是我這個人性取向非常的正常,我知道我這個人很有魅力,但是不代表我喜歡你,我也承認你很優秀,但是我對你隻有兄弟之情,我很佩服你,但是對你絕對冇有那方麵的想法。”

居淮:“……你在說什麼狗東西。”

趙煜雙手交叉擋在自己的胸前,“難道你冇有這樣的想法?”

“看不上你。”居淮言簡意賅。

這倒是讓趙煜不爽了,“我靠,我可是軍隊一枝花,你竟然看不上我。”

居淮將頭上的護具摘下來,微長的頭髮滲著汗液凝結在一起,他修長的手指從額頭向後捋過去,露出飽滿的額頭。

優越的眉弓骨下一雙深邃的眼瞳閃爍著複雜的情緒。

半晌後,他終於開口,“我惹一個女孩生氣了,我要怎麼道歉?”

趙煜:“……?”

他好像出現了幻聽。

於是趙煜立刻轉頭,“那個陳醫生在不在衛生所啊,我這個耳朵好像不太好了,我得去看看。”

他轉身就想離開,但被居淮一把拽住了衣服後領,“我是認真的,我真的惹一個女孩子生氣了。”

居淮的表情無比的認真,趙煜消化了將近十分鐘的時間才終於將這件事情消化掉,然後得出一個結論——居淮很有可能談戀愛了。

他按捺住自己八卦的內心,在聽完居淮說完自己怎麼惹女孩生氣之後,趙煜臉上寫滿了嘲笑兩個字。

“你再這個表情我今天不和你格鬥到淩晨我把名字倒過來寫。”

趙煜渾身一抖,立刻收斂了一些自己臉上的嘲笑,“我以前覺得,你這個人就很恐怖,好像什麼天賦技能都點滿了,現在才發現,上帝給你開了這麼多扇門,但是關上了你關於戀愛的窗戶。”

居淮陰沉著臉色,劍眉擰著,臉上寫滿了不爽兩個字,“彆廢話,到底有冇有什麼辦法能有點誠意的,我剛纔覺得如果直接道歉可能不太有誠意。”

“誠意這東西,其實完全不能用金錢衡量,尤其是你這種這麼有錢的人,你說你得拿多少錢衡量,你得用心去看她喜歡什麼,你剛纔描述那麼多,這姑娘很明顯很聰明也很敏感,不過我覺得她肯定還是對你有好感的,不然不會救你,也不會還留在你家,後麵你少說兩句,就你這破嘴,明明心裡不是這麼想的,非要嘴硬。”

“你的意思是……讓我以後不要嘴硬?”

趙煜:“……差不多吧。”

他上下打量了居淮兩眼,居淮原本在他心中煞神一般的形象轟然崩塌,“除了不要嘴硬之外,少說話多做事,你看那姑娘喜歡啥你就買,反正你賺的錢八百輩子你都花不完,最近你也冇什麼事情做,既然背後的人跟你也有關係,正好你跟著一起,還能查到背後的真相是什麼。”

居淮點頭,“說的有點道理。”

趙煜嘿嘿一笑,“你真的喜歡人家姑娘?”

他以為,居淮可能會嘴硬一下,或者居淮對人家好隻是因為人家救了他,結果他點頭,表情極為嚴肅。

“恩,喜歡。”

而且,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