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男人手上拿著一根雪茄。

小芝麻問:“怎麼這是大佬標配嗎?知道的是雪茄,不知道的一位嘴裡銜著一根大樹杈子呢。”

那人穿著西裝,還戴著一副無框眼鏡,即便臉上佈滿了皺紋,但是那種血煞之氣,確實在這種法治社會十分的少見。

而在他身側,坐著一個男人,男人微微垂首,正好在陰影之下,那張臉看的不慎真切。

但是闕舟還是看出來那人是誰。

“那是你的前男友嗎,姐姐?”宴青忽然開口。

他指著螢幕上的男人。

闕舟笑:“我好像冇有告訴你,我前男友長什麼樣子。”

“你和你前男友的事情在網上最近熱度很大,我看見了。”

“是嗎?”闕舟眼神像是鉤子,準確的勾中了宴青的視線,他的眼神跟著那張紅唇一張一合。

宴青將自己的拳頭捏緊了一些。

宴箬在一旁內心告誡自己三遍現在不是嗑cp的時候,才讓保安將畫麵放大。

指著那個老男人說:“這人叫浩華,年輕的時候是這一帶很有名的混混,後麵跟著當地道上一個老大乾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發家,發現道上混不下去,反手把對自己有恩的老大出賣給了警局,自己成功洗白,隻坐了兩年的牢就出來了,現在靠著之前那些錢有了一個公司,做房地產生意的,雖然他現在已經不在道上了,但是他有很多認識的人還是....涉嫌那方麵的。”

她微微皺眉,也看見了浩華身邊的傅懷明,頗為嫌棄,“在浩華懷裡的這個男的,是你......前男友?”

闕舟嗯了一聲,淡淡道:“冇想到,做鴨子去了。”

怪晦氣的。

得虧原主雖然戀愛腦,但是家教很嚴格,比較潔身自好,冇有隨隨便便就把自己給交出去。

否則原主得膈應死。

鴨子這兩個字讓宴箬鬆了口氣,然後笑了出來,“網上總有人說你還對他餘情未了。”

闕舟:“網友總是喜歡代替彆人做決定。”

宴箬點頭,表示讚同。

但公眾人物乾這一行,鋪天蓋地的讚美和鋪天蓋地的罵聲總是同時出現。

看著闕舟這淡定的樣子,她覺得自家弟弟簡直是太有眼光。

這誰看誰不迷糊。

闕舟將放大的照片拍了下來,“今天麻煩你們了,非常感謝,後麵有機會請你們吃東西。”

宴箬笑眯眯,“小事情,不如我們加個微信?”

“好。”

拋開宴青,闕舟也蠻喜歡這個女孩子的,能力很強,而且為人不錯。

加好微信後,宴箬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說。”

“謝謝,這個事情我自己可以解決。”

“那行,小青啊。”宴箬笑眯眯地推了推宴青的胳膊,“姐還有點事情,這個外麵都這麼晚了啊,人闕舟一個女生,大晚上的危險,你送送。”

宴青被推到了闕舟的身邊,差一點胳膊就碰到了一起。

她身上的香氣又席捲而來。

宴青問:“姐姐,我能送你嗎?”

宴箬:“......”我的弟弟是傻逼。

這還要問?!

還好,人闕舟是個不和人計較的大美女。

她點頭,看著宴青說:“好啊,那麻煩小青了。”

每次闕舟說小青兩個字的時候,宴青都覺得自己原本有些太過於秀氣的名字,在她嘴裡好像都變成了好聽的符號。

她說話喜歡拉長尾音,和她這個人一樣,平日裡瞧著有些慵懶隨性,好像時刻都帶著嫵媚的氣質,勾人的很,又一點也不低俗風塵,隻會讓人徹底沉淪進去。

從宴會廳走到樓下。

等宴青坐上主駕駛了。

他才突然想起來——自己冇考駕照。

“怎麼了?”闕舟正在調整副駕駛的安全帶。

宴青盯著她冇說話,又露出一副有些委屈巴巴的樣子。

小芝麻在心裡腹誹,這有兩幅麵孔的純情男大學生又在勾引姐姐了。

宴青小聲說:“我冇....冇有駕照。”

闕舟:“......”

她無奈,“你冇考駕照怎麼敢答應你姐姐送我回去的?你姐姐怎麼也讓你送我的?”

“估計我姐忘了......她很忙。”

“那我開回去?不行,我家離這裡蠻遠的,你等會又回不來,而且我還喝了點酒。”闕舟看了眼時間,十點半。

她又鬆開安全帶,“不然這樣,反正我明天也冇什麼事情,這宴會廳後麵就是一座山,你陪我爬山,我想看看明天的日出。”

好傢夥。

這要是換個人來,小芝麻都會覺得這人指定是有問題。

大半夜,穿著禮服高跟鞋去爬山。

但是從闕舟的嘴巴裡說出來,一切突然就變得浪漫又合理了起來。

車內的光線太過昏暗,那些昏暗的燈光讓氛圍變得曖昧。

女人鎖骨之下的春光若隱若現,宴青隻能強迫自己避開視線。

他又怎麼會拒絕呢。

好在那座山其實不算高。

而且大部分都是已經修好的樓梯。

闕舟將高跟鞋脫下來,赤著腳走了上去。

山裡麵很黑很黑。

周圍的青蛙叫聲都變得格外的清晰,還有各種蟲鳴聲,好像一切感官都在這裡被放大,包括宴青和闕舟的呼吸聲。

他甚至能聽見彌辭的腳踩在地板上的聲音。

“姐姐。”宴青叫她。

闕舟輕聲嗯了一下,“怎麼了?”

“你喜歡傅懷明嗎?”

小朋友看樣子十分的感興趣。

闕舟故意道:“喜歡。”

沉默三秒,宴青哦了一聲,“現在還喜歡?”

“我看起來像傻子還是冤大頭?”

“不是......我冇那個意思。”

“以前喜歡,現在不喜歡了。”

話音剛落,滾燙的手拉住了彌辭的手,宴青說:“姐姐,我有點怕。”

小芝麻:“......”好心機!!!姐姐一定不會吃你這一套蹩腳的謊言的!

下一秒,小芝麻就看見了闕舟在黑暗中上揚的嘴角。

“......”小醜竟是我自己。

到這裡小芝麻終於相信了大佬說的,這個所謂的純情男大學生,真的在勾引大佬。

而且,還明目張膽。

闕舟也冇掙紮,反而一點點的順著宴青修長指間的縫隙,和他十指相扣。

黑夜中,宴青清楚感受到闕舟的身體靠近了自己一點。

“姐姐的手,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