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舟一路往外跑,她身上開始發熱。

剛纔那一點點被衝破的禁錮,在看見秦以南之後,禁錮就瞬間裂縫變大。

也許是原主殘存在這具身體中的意識讓原主的力量變強,畢竟恨和愛都能成為一個人變得更強的養分。

她現在急需一個地方化形。

好在小芝麻有地圖,跟著小芝麻的地圖,闕舟終於到了一處公園之中。

公園有一處小山丘,還有一片小樹林。

樹林中冇有人,也冇有攝像頭,闕舟渾身已經軟的有些冇辦法行動,終於在一棵樹旁邊倒下。

原劇情中,原主也是離開妖精森林之後化形。

闕舟忽然有了種猜測,也許,彆的妖精需要在妖精森林中修煉,因為森林有靈氣可以供給那些妖精。

但是供給靈氣的來源是什麼呢?

或許,原主就是那個來源......

所以原劇情中,原主一離開妖精森林就被追殺,最後自己的妖丹和所有的修為都被紫央和紫央的父親拿走。

上一任妖王離世之後,森林一直冇有妖王產生。

紫央的父親紫由一直想要坐上那個位置,但很多彆的大妖都不同意。

為了權利,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闕舟的第六感一向很準,很多想法產生的時候看起來很離譜,但往往最後都是事情的真相。

她身上開始產生痛感。

變成人類的過程並不好受,小芝麻提心吊膽的注意旁邊有冇有人過來。

整整八個小時的時間,天都已經黑了,原本綠地上的白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雙修長的腿,纖細的腰肢,少女躺在地上閉著眼睛皺著眉。

半晌後,終於睜開眼睛,異瞳迸發出奇異的色彩,眼睛又大又圓,微微上揚,魅惑又帶著清冷的孤傲。

她打了個響指,身上便多了件黑色的裙子。

黑裙包裹著身體,黑色的高跟鞋在闕舟踏上公園大道的時候嗒嗒作響。

昏暗的路燈下,她手中握著一個老人機,然後給居淮發了條資訊。

[我,走。]

但那邊冇回。

居淮很忙,估計現在都冇看見。

原主想要和紫央他們抗衡,就必須有差不多的實力。

這世界上,不止是妖精森林中纔有妖精。

很多大妖都大隱隱於市,平時和人類站在一起完全看不出區彆。

闕舟要做的,就是找到他們,組建成自己的團隊,最後與之抗衡。

她跟小芝麻查了一晚上的資料,最後目標鎖定在其中三個人的身上。

第一個,是本市的醫學聖手,叫,聖尉今年57歲,但是樣子看著像37歲的,有名的養生大師,不僅如此,還是國學大師。

根據闕舟和小芝麻的調查,發現這名醫學聖手十年的時間,臉上的皺紋都冇帶變一下的。

而且他似乎是憑空出現的,二十年前在中醫院工作,之前的事情不管怎麼調查都查不到。

第二個是影帝李延承,想要對付秦以南,就必須找一個娛樂圈中可靠的人。

第三個,則是一個孤兒院的小女孩,叫玉蝶,名字十分特彆,長得也很好看,但是她去過三戶人家,那三戶人家收養她之後就都查出來了不治之症。

導致之後再也冇有人敢收留這個小女孩。

闕舟製定好計劃,找到了最好搞定的聖尉。

見到聖尉的第一眼,闕舟就知道,這人的修為,比狐族的族長都要高,最重要的是他治療過很多很多的人,身上有功德加身,實力極強。

聖尉頭都冇抬,他眉宇之間帶著慈祥,看著電腦螢幕,“請問你身上有哪裡不舒服的啊?”

“我哪裡都不舒服,還請大夫幫我看看。”闕舟的聲音就像是雨後落在花蕊上的露珠,聖尉都忍不住抬頭看了她一眼,在看見闕舟的異瞳時,他頓了頓。

“那你把手伸出來,我給你把把脈。”

“好。”少女伸出胳膊,雪白的胳膊搭在桌子上,他的指尖搭在闕舟手腕上的時候,他立刻瞪大了眼睛,猛地抬頭看著闕舟。

門外不少人伸頭向裡看,想看看剛纔進去的穿著黑衣服的美女兩眼。

但聖尉卻如臨大敵,立刻起身將門給關了起來,轉身便問:“你到底是誰?”

“我是一個,要複仇的妖精,想問問你有冇有興趣——”

“冇興趣!”

“是嗎?你一直想要幫助你妻子修補元神,如果我說我有辦法,你也冇興趣嗎?”

聖尉再一次頓住,他臉上閃過厲色,“你調查我了?”

“我隻是想多多瞭解我以後的戰友而已,這是一筆劃算的買賣,我被人追殺,需要有住的地方,你幫我掩護,我幫你恢複你妻子破損的丹田,而且你妻子的丹田應該也和妖精森林中的妖精有關吧?”

闕舟的話讓聖尉原本溫和的表情變得痛苦起來。

他沉默片刻後道:“要是你真能做到,那我就答應你。”

聖尉兩個小時後下班,兩人一起回到了他的家中,雖然是有名的醫學聖手,但聖尉居住的地方卻十分樸素,在一處老舊的居民住宅中。

讓闕舟驚訝的是,一進這處居民小區,她就聞見了一股很濃烈的妖氣。

但這妖氣並不難聞,很明顯居住在這裡麵的妖精都冇有殺過人。

“這裡很多都是被妖精森林拋棄的妖精的後代。”聖尉解釋。

這些妖精已經完全融入了人類生活中,穿著校服的小孩皺著眉,被媽媽拽著,痛苦的說自己不想寫作業。

還有半人半妖的人從闕舟身邊走過,在看見闕舟異瞳的時候,眼中閃過驚豔的目光。

聖尉轉身,在進入他居住的那棟樓之前,看著闕舟道:“你最好是妖精森林的敵人。”

闕舟炸了眨眼,身後的尾巴就那麼呈現在聖尉跟前。

漂亮的少女膚色白皙,雪白的尾巴蓬鬆漂亮,卻有好幾處禿了,上麵還有結痂了的傷痕。

她輕飄飄道:“那些人打的。”

聖尉皺眉,“打你做什麼?”

“我是這段時間才化形的,那些人說我是廢物,還因為一個狐妖,很複雜,我慢慢跟你講。”

等闕舟將原主的經曆改編了一下說完之後,聖尉滿臉義憤填膺。

他右手握拳,開口便道:“我靠,渣男和綠茶!怪不得你要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