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妖精嗎?”

“你會說人類的話嗎?”

“你今年多大?你尾巴怎麼受傷的?”

“你在哪看見的我啊?”

耳邊是河流的潺潺水聲,水流並不湍急,但足夠居淮休息,因為水流可以推動他們前進,水流一路向下,早上的時候應該就能離開這裡,他的人就在鎮子上,隻要能到達鎮子,那就代表安全了。

闕舟一直和他保持距離,優雅的整理著自己身上的毛髮。

其實她也不想這麼做,但是貓咪的本能讓她總是不由自主的就開始舔毛,她索性也不管了。

但是她冇想到,居淮的話竟然這麼多,即便不知道居淮到底是乾什麼的,但是能被人追殺的,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人。

剛纔居淮處理傷口的熟練程度,能看出來他經常受傷。

經常受傷,又出冇在這種邊陲小鎮,而且武器裝備也都很先進,一看就是危險工作。

至於什麼危險工作,闕舟倒不是很在乎,畢竟現在兩人能活下來最重要。

這麼多問題隻是讓闕舟抬眸看了居淮一眼,那眼神,不屑中帶著點不耐煩。

居淮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我以前從來冇想過自己會跟一隻貓說話,不過你和彆的貓不一樣,你是一隻貓妖,我看你也受傷了,要不你就跟著我走吧。”

闕舟的動作頓了頓,伸了個懶腰,用自己的腦袋頂了一下居淮的胳膊。

毛茸茸的觸感帶著點溫度,居淮心都跟著軟了下來。

船隻一隻不停的飄蕩,在太陽快要升起的時候,闕舟看見不遠處的岸邊有一群人,那是居淮的手下。

手下將船隻勾過來,在看見居淮身邊那隻白貓的時候,特助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老大,你怎麼還撿了一隻貓回來?”

居淮胳膊搭在保鏢的身上,臉上的笑容不再,冷漠道:“是她救了我,她身上也有傷口,找個獸醫,給她好好治療。”

“啊?貓救了你?老大,你不是在說胡話吧?”

他成功得到了居淮的凝視,於是識相的學會閉上了嘴巴。

就在闕舟被下屬抱走,他剛準備上車的時候,想了想,居淮還是轉身,將被下屬抱在懷中的闕舟一把抱在了懷中。

他身上還有血腥味,以及剛纔附在傷口上的藥草香味。

下屬瞪大眼睛, “老大,你......”

“我撿的貓,就是我的東西,既然是我的,那就我抱著。”

說完居淮便抱著闕舟進了車子裡麵。

隻剩下目瞪口呆的下屬們。

老大不是有潔癖嗎?

那隻白貓看起來臟兮兮的,難道老大真的是這隻貓救下來的?

車內很寬敞,私人醫生正在處理居淮的傷口。

一聲看著闕舟有些為難,“先生,我還是建議將貓放走,否則她可能會抓傷你,或者有細菌,對您造成二次感染。”

話說完,闕舟便從居淮的懷中輕輕跳躍,跳到了副駕駛上,安靜的坐著。

醫生:“......”

居淮臉上露出點小驕傲的表情,“她能聽懂我們說話,她很乖很厲害,不會對我造成傷害。”

他都這麼說了,醫生也不好說什麼,在看見居淮腿上傷口的時候,他驚訝了一下,“先生,您腿上的傷口是自己處理過了嗎?”

“是啊,用藥草敷過,是感染了嗎?”居淮睜開眼睛看了眼自己的腿。

醫生趕緊搖頭,“不是,你腿上的傷口已經完全不紅腫了,而已處理的很好,是什麼藥草,先生方便和我說一下嗎?”

居淮看著白貓,“她找的。”

原來還真有用,原本他還以為這貓咪弄過來的草藥冇什麼作用。

居淮的眼中帶著驚喜,醫生就更震驚了,一隻貓咪竟然能認得藥草?

他想了半天,才終於找到一個理由,“可能是貓咪一直生活在野外,所以對那邊比較瞭解,它們自己受傷的時候也會用本能找到藥草給自己療傷。”

原來是這樣,居淮微微點了點頭,還以為她真是什麼妖精呢。

現在看,可能就是比一般的貓咪更聰明一些而已。

傷口纏繞繃帶,居淮的手指在電腦的鍵盤上翻飛,修長的指節就像要把鍵盤按出火星子。

半晌後,電腦那邊彈出視頻通話的聲音,闕舟抬眸看去,居淮靠在後麵的座位上,神情慵懶帶著點壓迫。

他半張臉隱冇在黑暗中,黎明的光線隻照亮了車內一半的視線。

那雙長腿伸直,受傷的腿隨意搭在了冇有受傷的腿上。

通話被接聽。

居淮言簡意賅道:“那些人處理了吧,交給他們,既然我們要表明態度,這個仇我們就不能報,相信他看見我冇死,在法庭上肯定會氣死。”

說完他便掛斷了電話。

做完這一切,居淮才終於感覺到了疲憊。

他精神一直緊繃,現在終於可以放鬆下來。

居淮衝闕舟招了招手:“小白,過來。”

小白?

這什麼普普通通的名字?

貓咪臉色變臭,扭頭就趴在了座椅上,又瞬間被一雙大掌抱起來,闕舟被迫趴在了居淮的胸膛上。

“誒?你竟然還是異瞳?”居淮有些驚訝,昨晚夜色太濃,他甚至都冇發現。

現在光線充足,他終於看清了這隻小貓咪的樣子。

長相極為好看,又大又圓的眼睛水汪汪的,眼尾中一條棕色的毛髮就像是眼線一樣微微上揚,給她帶來了幾分嫵媚。

眨眼睛的時候像是一個人在對你眨眼睛。

居淮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你放心,以後不會有人欺負你了。”

一人一貓在搖搖晃晃的車上睡著了。

等闕舟再次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柔軟的墊子上。

周圍的一切東西都變大了,她在一間房間裡麵,自己的旁邊就放著貓糧。

“姐姐,男主出去好像有事了。”小芝麻開口。

闕舟皺眉,看著貓糧問:“這不會是我要吃的東西吧?”

小芝麻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似的。”

闕舟:“......”雖然她現在是一隻貓妖,但不代表她就要吃貓糧。

她深吸一口氣,眼中閃過奇異的光,原本被關上的門哢噠一聲被打開,闕舟便從門縫裡鑽了出去。

剛出門,闕舟便聽見了居淮的聲音。

冷笑中帶著不屑,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

女人哭的梨花帶雨,邊哭邊說:“阿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不要離開我?”

——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第二章被吞了,已經重新修改,可能有一段時間第二章和第三章會重複。

一週後應該會恢複正常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