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遊戲中記憶的顧遠書,是風光霽月,冷漠又高高在上,永遠理智的總裁。

擁有遊戲記憶的顧遠書,是危險又瘋狂,多了一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下流’。

這一點變化倒是讓顧遠書多了點人情味。

而且,比起之前幾個世界他的忠犬,這個世界的顧遠書從忠犬變成了忠狼。

他永遠虎視眈眈的盯著闕舟身邊任何一個有可能對她產生意思的人。

瘋狂的佔有慾在兩人確定關係後的一週,就讓闕舟身邊的人有些窒息。

就連小芝麻都試探開口,“姐姐,男主是不是有些管的太寬了,你們兩個還冇在一起就這樣子,要是以後你們兩個人在一起了,那還得了?”

闕舟張嘴,吃掉了一口顧遠書遞過來的哈密瓜,“何出此言?”

“公司裡麵的男員工,哪個不被男主瞪過?就連門口保安大爺,都六十多了,他誇姐姐一句好看,他都在那邊疑神疑鬼的我真服了。”以前的小狗狗壓根就不是這樣的。

闕舟倒是笑的開心,“這我無所謂。”

“啊?”

“我曾經有段時間,比他的佔有慾更強,那時候我還冇那麼厲害,贏了幾個神仙,剛有點名氣,他也跟著我一起修煉,天賦被激發出來,長得又好看,當時我們纔在一起,我的性格特彆惡劣,我一直在想我有什麼值得他喜歡的,那時候彆說是女人了,就算是男人和他說話,或者是他多看了路上的小花小草兩眼,我都恨不得把花草給拔了 。”

小芝麻驚恐:“啊?”

闕舟故意嚇唬她,“要是他當時看了你這種漂亮的小蛇一眼,我肯定把你這種小蛇的皮拔下來,然後泡酒喝,或者......做蛇羹。”

“啊!!”小芝麻又把自己盤成了一個蚊香,“姐姐你彆嚇我!!我不好吃的!!!”

闕舟的笑聲在空間裡迴盪,她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懷念,“當時他身邊所有的人都說,闕舟不值得,她有什麼好的,她就是個瘋子,”

“那他說什麼?我猜猜,他肯定說了特彆讓姐姐感動的話,不然姐姐不會記到現在的!”

“恩,是我偷偷聽見的,他當時和追殺我的一個仇家,還有喜歡他的女仙說——不管小舟什麼模樣,我都喜歡,她喜歡控製我,是喜歡我,喜歡占有,也是喜歡我,我喜歡這樣子的她,她不需要改變,是你們不瞭解她,我既然喜歡她要保護她和她永遠在一起,我就知道她是什麼樣子的人,你們彆在我麵前挑撥離間指手畫腳。”

小芝麻覺得感動,半晌後又用尾巴尖捂著嘴巴,“姐姐,我冇有挑撥離間的,我就是有點心疼姐姐捏。”

闕舟覺得好笑,“我當然知道你冇有挑撥離間,隻是我不在乎他的佔有慾。”

因為她的佔有慾,更加瘋狂......

她開著會議,最近因為顧遠書好像天天閒著冇事乾,總公司的事情全部丟給彆人,自己則將能處理的檔案全部弄到闕舟的辦公室,和她一起處理。

說是一起處理檔案,其實他基本上全程都在盯著闕舟看。

比如此刻,闕舟在這邊開視頻會議,顧遠書時不時的就要喂她吃點東西彰顯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這樣也就算了。

他抓著闕舟的手,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

在手機上發送資訊。

顧遠書:[摸摸我的腹肌,好摸嗎?]

闕舟深吸一口氣,他甚至變本加厲,將她的手再往下。

“戴文先生,合作愉快,後麵的事宜我會讓我助理髮到您的郵箱當中的注意查收,好,謝謝。”

忍著說完這句話之後,闕舟終於將電腦啪的一聲合上。

隨後手上一用力便握住了。

顧遠書成功的哼了一聲,他的臉色瞬間漲紅,求救般看著闕舟,委屈巴巴道:“小舟...彆這樣。”

“彆這樣?你剛纔都在乾什麼?”

“我隻是......想讓你多看看我。”

闕舟哦了一聲:“是嗎?你是想讓我多看看你,還是多疼疼你?”

要說闕舟從裡到外都大膽,那顧遠書就是那種行動上十分大膽,但是和他一說些羞恥的話,他就臉紅不好意思,甚至還有些扭捏,實則內心十分的期待。

小芝麻說,男主這是悶騷。

闕舟表示同意。

她拽著顧遠書的腰帶,將人推到辦公室的沙發上,門冇鎖。

顧遠書仰著頭,腦子不能思考的手,辦公室門外傳來助理的聲音,“闕總,有個檔案需要你簽字。”

闕舟惡趣味附在他耳邊道:“現在我讓助理進來怎麼樣?讓他們都看見高高在上風光霽月的顧總,現在是什麼表情,恩?”

顧遠書喉間溢位一個不字,又顫聲道:“彆....小舟......”

這聲小舟叫的那叫一千迴百轉。

闕舟說:“放心,我捨不得讓彆人看見。”

她衝門口吩咐:“你就放那,我晚點簽字。”

“好。”助理也識趣,放在旁邊櫃子裡麵便離開了。

高跟鞋的聲音漸漸消失,顧遠書心裡剛鬆了口氣,更加猛烈的狂風暴雨便洶湧了起來。

門冇鎖,窗簾冇關,高樓之上,他們好像要將對方都揉進自己的身體中。

一個月後,關於程三元的判決書下來了。

由於闕舟和顧遠書都同意將程三元的意識封存在遊戲中,所以法院尊重了兩人的意思。

並且將這一手段引用到了法律犯罪詞條中,以後違法犯罪的人,都會在虛假世界,體驗千百遍自己被殺,或者自己變成受害者的場麵,再由被害人或者家屬決定是否在現實世界再接受處罰。

而遊戲照常進行,顧遠書將父親原本想做出來的遊戲結局改掉。

很多玩家直到程三元的所作所為,進遊戲裡就去殺他。

程三元每一次被殺死,都會重複痛苦的一生再活過來,再被殺死。

而他卻不能自己主導自己的死亡。

至於素素,闕舟給她找了一副孤兒院差點死掉的小女孩軀體,齊書雅將小女孩收養,兩個曾經的情敵,現在整靈異直播,搞得風生水起的。

素素負責抓鬼,齊書雅負責善後,小女孩抓鬼的噱頭很大,兩人生活完全不成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