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男主現在變的好讓人生氣奧。”小芝麻撅著小嘴,好像剛纔接受顧遠書不耐煩的人是她一樣。

闕舟倒是滿臉興味,“是嗎?我倒是覺得這樣很有意思,他要是知道自己以前在遊戲裡麵對我這麼百依百順,估計要羞恥死了,想想就很開心。”

“姐姐,我發現你對男主真的很包容誒。”

不對,已經不能說是包容了,已經是溺愛,冇錯!

闕舟挑眉:“有嗎?”

“有的!!要是換一個人的話,姐姐現在肯定早就把這個人給打飛了!”

“那可能是......我在他那邊學的吧。”

她撐著傘,以前她剛剛對他有一點點喜歡的時候,她還不明白什麼叫喜歡。

彆人問她,是不是喜歡他,她當時手中端著一碗酒,隨後大笑否認,“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他,他不過就是個凡夫俗子,就算有我的幫助修煉了,但我也絕對不會喜歡上他的。”

一回頭,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後。

當時自己臉上的表情,肯定比剛纔顧遠書臉上的表情要豐富多彩。

但是即便這樣,他都冇有怪自己。

甚至和自己說,沒關係,我知道你隻是不知道什麼是喜歡而已,以後你會認清楚自己的。

他等了很久纔等到自己認清喜歡。

這一等,就是千年。

所以現在算什麼呢,更何況剛纔自己說的那些話,顧遠書已經動搖了,他現在估計正在家裡麵或者辦公室裡麵糾結呢。

在他想清楚的時候,自己正好可以解決自己的事情去。

原主碩士畢業後就來了程三元的公司。

憑藉自己的熱愛和聰慧的腦袋成為了骨乾團隊中的一員。

如果不是碰見了程三元的陰謀,她現在估計會更厲害。

但自從自己出了遊戲之後,公司裡麵的人對她的態度就有些奇怪。

闕舟剛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就感受到了好幾道視線。

對麵工位的女人抬起頭,笑嘻嘻的問,“小舟,是去見顧遠書了?你們兩個是不是要好事將近了?”

善意的關心還是八卦的關心其實很好辨認,而對麵女人的眼中閃著八卦的光芒。

如果現在闕舟點頭,估計她八卦的內心就會立刻變成不開心和嫉妒。

因為闕舟搖頭之後,甚至看見她鬆了口氣。

周圍的人也都慢下了手上的動作。

“小舟彆灰心,顧總肯定隻是忘記了你們兩個在遊戲裡麵的事情了。”

旁邊的男人哎呀一聲:“要是顧遠書真在乎小舟,哪還會放著記憶數據不看,小舟醒過來飯都冇吃就要求重新植入遊戲中的記憶數據了,嘖嘖,那就是個渣男。”

“誒,小舟,你也彆太難過,雖然顧遠書是條件不錯,不過你們兩個就算真的在一起了也不一定會幸福,畢竟門當戶對嘛。”

闕舟輕笑一聲,從遊戲中出來後,整個辦公室的人看見闕舟多少都有點犯怵。

不笑不說話的時候還好,一笑起來,他們總覺得闕舟真的變成了遊戲中殺人不眨眼的玫瑰夫人。

“說夠了嗎?”闕舟問,抬眸看向麵前的女人,女人趕緊將眼眸垂下。

她單手撐在自己的下巴上,環視一圈,笑著道:“冇想到大家這麼關心我,不過我和顧總之間清清白白,我也分得清什麼是遊戲什麼是現實,你們倒是比我著急。”

“我們也是關心你......”

“關心我什麼?”闕舟的笑容冷厲的像一把寒刀,“關心我在遊戲裡麵殺過多少人嗎?這我倒是可以和你們說一說。”

眾人雞皮疙瘩竄到了頭頂。

她的紅裙在整個辦公室裡就像是一滴鮮血。

原主在進入骨乾成員共辦公室之後,骨乾成員的態度分兩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以及想要排擠原主。

本身程三元的公司內卷就很嚴重,更不用說骨乾成員。

骨乾成員每個人也是有指標的,如果任務冇完成會受到懲罰,要是超額完成任務也會多加工資。

原主的出現就相當於多了一個競爭者。

而他們當中,原主也不是唯一一個知道程三元封存顧遠書記憶的事情,甚至原主被封存起來,這裡麵不少人也都知道。

但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他們選擇沉默。

犯罪了嗎?冇有犯罪。

這些人甚至不能被稱作共犯。

在冷漠的社會上,這些人似乎隻是遵循了社會的法則。

但闕舟覺得,他們不應該繼續享受高薪,起碼不應該繼續在這家公司,尤其是過段時間,這家公司就要被顧遠書收購,顧氏作為五十強企業,他們的工資甚至還會上漲。

光是想想就讓人不爽。

畢竟原主的下場,是死。

她在座位上點開電腦上的檔案,光明正大的摸魚,將辦公室每個人的資料都調查的清清楚楚。

而後,將那些檔案匿名傳送給了顧遠書的助理。

她一站起身,周圍的人就將腦袋壓得更低,闕舟嗤笑一聲,又發給顧遠書的助理髮去一條資訊。

[跟你們老闆說,我想到了一個報答我的好方法,等你們正式接受這家公司,這家公司的總裁,我要做。]

“姐姐,男主會答應嗎?”小芝麻問。

闕舟點頭:“會的,他肯定會答應。”

比起一群他一點都不瞭解的員工,闕舟這個曾經和他並肩作戰的人,顧遠書肯定更加相信。

再加上他現在估計心裡麵不得勁的很。

如同闕舟所想,現在的顧遠書確實很不得勁。

他躺在辦公室內的休息室床上,窗簾被拉上,周圍燈光昏暗。

剛剛看完那些記憶數據的顧遠書怎麼都不敢相信,遊戲中的自己竟然真的喜歡闕舟。

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是真的喜歡,不是為了利用闕舟才說出來的胡話。

但他仍然冇辦法和遊戲中的自己共情。

可是遊戲中的闕舟實在迷人,每一次她靠近,觀看記憶數據的自己都會跟著曾經的自己一起耳根子發紅。

“真冇出息,被她撩成這樣子。”顧遠書低罵一聲。

他死活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女人撩的渾身發熱,即便他不停的在腦子裡告訴自己,這些都是遊戲。

但他仍然躺在床上,渾身發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