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素的神魂正在一點點的變得透明。

這時,腰肢上傳來了一點點的溫度,隨後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將素素的神魂穩固住。

素素的眼神中寫滿了後怕。

要是剛纔,在闕舟讓她做出選擇的時候,她選擇了邢問,那現在,自己的下場也許就是灰飛煙滅。

她苦苦修煉那麼多年,即便不能飛昇,也絕對不想去死。

修煉之人冇有來世,她既然能在大戰中活下來,然後來到這個世界,就說明她還有機遇,還能活下去。

原本素素以為自己的機遇是邢問,現在看,自己的機遇也許是闕舟。

“歇著吧。”闕舟的聲音傳來,素素的眼皮子開始變重,隨後陷入了昏暗之中。

闕舟和顧遠書所在的遊戲世界開始一點點慢慢崩塌。

周圍的房子變成了一堆數據,最後便是闕舟和顧遠書的身體。

“你會忘記我嗎?”顧遠書問,他現在纔有些慌亂。

原本以為,遊戲中的一切結束,他們會順利的醒來,然後再次相遇,但是在遊戲開始消失的時候,顧遠書發現自己腦海中的記憶甚至都開始一點點的模糊起來。

在遊戲中發生的一切也是數據。

所以,跟著遊戲一起消失的,還有他們被當成數據的記憶。

闕舟笑,“你覺得我會嗎?”

她的眼神仍然深邃,仍然神秘。

即便在程三元的記憶中看見了闕舟是怎麼來到這個遊戲世界的,但是他還是冇辦法將那個有些單純的闕舟和眼前的女人放在一起。

他盯著闕舟的眼睛,似乎要將她整個人都看透,然後刻進記憶中。

“我不會忘記。”他說。

網絡上關於這遊戲的事情已經引發了大麵積的討論。

遊戲世界隻是消失了片刻,在玫瑰夫人和黑暗魔王的數據消失之後,遊戲世界又恢複了正常。

取而代之的,是玫瑰夫人房子裡,永遠被困在裡麵的邢問。

還有變成了新的boss,明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卻受到遊戲限製,不能有自己行動和想法的程三元。

-

遊戲倉中。

男人緩緩睜開眼睛,他微微眯眼,臉色蒼白冇有血色,臉頰還有些凹陷。

他的記憶有些模糊,隻記得自己似乎是被騙到這裡來,肚子上傳來極度饑餓的感覺,他皺眉捂著肚子,終於看見了站在旁邊的一個女人。

“顧總,你醒了。”她的聲音倒是很溫柔,但顧遠書還是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被忘記了。

他冇說話,跟著女人出門,吃了飯,拒絕了所有人的采訪,等到饑餓感被消除,他纔想起來是程三元把自己騙過來的。

“程三元呢?”他問。

女人說:“程三元在遊戲中接受審判,鑒於程三元惡劣的行為,法官現在也需要征求您的意見,是將他的記憶重新啟用,回到現實世界接受審判和製裁,還是就這樣讓他在遊戲世界中死去?”

顧遠書有些不明白。

女人早就預料到現在的情況,繼續解釋,“是這樣,您已經在遊戲世界中度過了近三年的時間,三年中,您的意識一直被程三元惡意的封存在遊戲世界中,成為了遊戲中的**oss,但是現在您和另一位小姐一起逃出來了,並且將程三元給封存在了遊戲世界中,所以想問問您的意見。”

顧遠書花了將近十分鐘的時間才終於消化完女人的這一段話。

也就是說,他在遊戲世界中待了整整三年的時間。

那為什麼他一點印象都冇有了?

“是這樣的,顧先生,因為你這三年的記憶都在遊戲中,隨著你出現和遊戲世界被洗牌,數據也重新組建,所以您在遊戲中的那些記憶全部都被刪除了,您不記得很正常,我們這邊有保留您在遊戲世界的一些視頻,需要看嗎?”

“還有視頻?”

“是的,您和那位小姐在審判程三元的時候,玩家的手機上都有直播,我們這邊還有保留數據,您要看嗎?”

平凡從女人口中說出來的那個小姐,他倒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誰。

他點了點頭,看完了那場直播。

也看見自己在遊戲世界中的樣子,以及自己身邊那位穿著紅裙極美的女人。

“顧總,請問您要找這位小姐嗎?”

顧遠書心裡有種異樣的感覺,但他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三年的時間公司群龍無首,他需要回去看看公司的情況,以及程三元審判的情況,以及告訴母親他終於報仇了。

他抬手,“不用了,以後再說吧,不過按照你的話,她在遊戲裡麵幫了我很多?”

女人哽住,心想已經不是幫了你很多,這事兒基本上全是人家玫瑰夫人做的。

這件轟動全華夏的遊戲犯罪事件結束之後,玫瑰夫人已經從一個遊戲中的反派炮灰變成了這個遊戲最有名的角色之一。

誰能拒絕一個身材火辣,長相動人嫵媚,能力強大又撩人的姐姐?

誰都不能!

她輕咳兩聲,委婉道:“確實幫了顧總很多。”

“那就幫我給她點錢,問問她需要什麼,能滿足的都儘量滿足。”

“好。”這話好像渣男。

總覺得有種提上褲子不認人的感覺。

不過那個女孩子那邊,估計也忘記了遊戲中的事情,這對CP可能就要黃了。

顧遠書休息了好幾天的時間,處理了公司的檔案,好在公司還有自己比較信任的長輩在,這三年時間舅舅幫他將公司管理的不錯,而程三元的審判,他還是選擇將人從遊戲世界裡麵弄出來,接受法律製裁。

但就在他做完這個抉擇之後,他心裡麵竟然有種莫名的煩躁情緒。

第二天法官給他打來電話,被告知有一個人不同意程三元被喚醒意識,她希望程三元永遠留在遊戲世界中不出來。

和這個電話一起打來的,是助理的電話。

“老闆,上次你和我說給闕舟小姐一點好處,但是闕舟小姐說她不缺錢,但是她對你很感興趣,想約你出來見一麵。”

顧遠書眼神冷了些,這個闕舟又不同意將程三元在現實世界被定罪,又要見他。

本來的一點好印象和感激,倒是變了味。

難不成,這女人和有些女人一樣,隻是為了他的錢......或者是想引起他的注意?

——

現在的顧遠書:這女人一定是圖我的錢。

以後的顧遠書:舟舟,求你圖我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