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三元在鎮子上漫無目的的走了很久。

忽然,眼前的景色開始慢慢變幻,迷霧逐漸散開,他的視線被迫變成了一條直線,

周圍原本還能看清楚的房子被迷霧遮擋住,他的目光隻能看見不遠處的一棟房子,在看清楚房子樣貌的時候,程三元的瞳孔晝縮。

那是他童年中的房子。

可這是遊戲,遊戲中怎麼會有自己童年住的房子?

街道上彆的房子都是彆墅,彆墅外麵也都有漂亮的院子,但哪一棟孤零零的瓦房矗立在那裡,顯得格格不入。

不能去,那裡麵是陷進。

程三元這麼想著,但他的雙腳不受自己控製地向裡麵走去。

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他做夢的時候都想讓自己的父母看看他現在多麼有出息。

做夢都想讓自己的父親知道,他不再是那個一無是處的人。

當他推開瓦房的門,破舊的小院子中,微微佝僂著背部的婦人衝他展顏一笑,“元兒,回來啦,今天又去哪瘋去了?身上弄得臟兮兮的,要是給你爸看見了,你爸肯定又要說你。”

還是記憶中的樣子,程三元開口喊了一聲媽,但是一張口,確實有些奶聲奶氣的聲音。

他怔愣片刻,冇瞧見眼前自己的母親眼中露出來的異色,當他發現自己的身體也變成了小孩子的身體的時候,一種巨大的驚喜湧上自己的腦袋,那種驚喜壓下了他內心深處潛意識中的恐懼。

程三元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在遊戲世界中,但是在看見母親的那一瞬間,他冇辦法清醒又理智的真的完成任務。

尤其是眼前的人,從神色到說話的方式完完全全就是母親自己。

“姐姐,我有點憋不住。”小芝麻在空間裡用小尾巴捂著自己的嘴巴笑,雖然大佬還冇有在原主的記憶中接受到原主在現實生活中真實 的身份,但現在這個遊戲所有權在程三元手上,也隻有程三元有資格乾出這種喪心病狂冇有道德的事情。

看著程三元變成一個小屁孩,闕舟眼中的慈愛更甚,試探開口,“元兒,今天家裡來了個客人,叫什麼闕舟的,說是你們學堂的新老師,你知不知道?”

原本一臉天真爛漫盯著自己‘母親’的程三元,在聽見闕舟兩個字的時候,瞬間又清醒了過來。

他猛地盯著闕舟,一把將她推開,“你是誰,你不是我媽!!!”

她怎麼會知道闕舟的?!

就算這裡是假的,是遊戲中那個詭異的玫瑰夫人偷看自己的記憶製造出來迷惑自己的假象,也不應該知道闕舟纔對。

一道靈光閃過,就在程三元差一點要抓住拿到一閃而過的靈光時,破舊的院門被打開,而後便是一道怒吼聲在院門之外傳來。

“程三元!!你又不去上學,老師都找上家門了,老子辛辛苦苦在外麵工作,不是讓你出去跟人家渾水摸魚的,老子今天要是不打死你,你就是我老子!!”

即便過去了很多年,即便程三元都已經快當爺爺了,但聽見這聲音,他還是心理下意識的發顫。

那是他童年陰影的來源,一回頭,自己父親的那張臉怒氣沖沖的走過來,手中拿著一根手臂粗的棍子。

他嚇得便跑。

闕舟便將程三元給拽到身後,走了個過場,“孩兒他爸,孩子還這麼小,你打壞了怎麼辦?!”

那一瞬間,顧遠書差點冇接上。

闕舟神情自然,自然到他真差點以為他們兩人就是夫妻。

好在一看見程三元那張臉,他的憤怒都不需要演,直接能竄到頭頂。

拿著粗壯的棍子,顧遠書盯著程三元老爸的那張臉一邊打一邊罵,即便程三元在現實生活中已經成為眾人眼中的成功者,在見到這個從小就打自己的父親的時候,他還是會下意識的犯怵,然後下意識的逃跑。

半晌後程三元才終於意識過來自己已經不是那個小孩子了。

他轉頭便怒氣沖沖開口,“我長大之後會變得很厲害,變成人人都尊敬的工程師和設計師,我會考上大學!”

“還學會撒謊了?!”逮到個機會,顧遠書終於把手中的棍子敲到了程三元的腿上,疼的他哎喲一聲叫喚。

闕舟趕緊將程三元給‘護住’。

表麵上是護住,其實是固定住,“不能再打了,孩子要打壞了!!”

程三元的屁股被迫撅著,於是顧遠書有了第二次動手的機會,一棍子下去,程三元眼前發黑。

他懷疑自己的親媽是故意的。

但是轉頭看著媽媽和自己的父親吵起來,就和記憶中一樣,每次自己被打的時候,她總是會站在自己的麵前。

可是突然,父親的棍子舉起來,竟然向媽媽的身上打去!

那也和記憶中一樣,母親也總是會招來父親的打罵,好像自己父子是他的仇人一般,他在自己父親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愛意。

他現在不是真的小孩子了,他可以保護自己的母親了。

程三元強撐著站起身,顧不上自己腿和屁股上的疼痛,衝顧遠書衝過去,一把將人給推開。

隨著男人被推倒,身邊的場景也再一次變化。

他眼前是一片課堂。

課堂上他正在被自己的老師罵,“程三元,你上課不聽講,以後你還能有什麼出息!!!”

“我肯定比你有出息!”程三元毫不猶豫的開口。

場景再次變化,他的童年,少年,一直到上大學的時候都經曆過很多歧視和白眼。

終於,在上大學時,他看見了那個人——顧遠書的父親,顧銘。

和彆人不一樣的是,他在第一次見到自己的時候,就露出了自己極高的教養和素質,友好的向他打招呼,冇有歧視他,甚至在直到他是小地方考進來的時候還表現出了對他的欣賞。

那是程三元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被尊重。

但再一次見到顧銘的時候,程三元內心終於壓製不住自己的恐懼。

隻要看見顧銘,他就會想起自己因為卑劣,因為嫉妒,殺死了這個對自己唯一好的朋友......

那是一條人命。

而程三元現在不知道。

從再一次見到‘顧銘’的時候,他在遊戲中的所有行為,都在接受現實世界中所有人的審判。

直播,正在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