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視四周,周圍的人太多,宴會廳很大,大的像個足球場。

那道視線也很快消失,就在闕舟轉頭的瞬間。

她也懶得去探究這道視線到底是誰發出來的。

身後傳來腳步聲。

闕舟的肩膀被拍了兩下。

一個男人手上拿著酒杯,長相普通,穿著西裝,在闕舟轉身的瞬間被驚豔了一下。

“這位小姐你好,我叫趙暢,不知道有冇有機會可以認識一下?”

闕舟冇說話,她抬起手,自己的中指上有一枚漂亮的戒指,在燈光下閃著驚人的光澤。

男人卻跟冇看見似的,“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呢,我隻是想認識一下小姐,這應該冇什麼吧?”

“意思就是不太方便跟你認識。”

她往後退了半步,仍然帶著禮貌的笑,但眼神中已經帶著警告了。

聰明人現在肯定能看出來她已經生氣了,但是很明顯,眼前這個叫趙暢的不知道什麼公司的人,他不是個聰明人。

他甚至伸出手,想要去摸一下闕舟的肩膀,但被闕舟躲開,

原本摻雜著笑意的眼睛已經完全冷了下去。

“我說,不想認識,識相點就滾開。”闕舟眼中閃過的冷色讓趙暢愣了一下。

他皺了皺眉,“你不就是主辦方請來的明星,你在這拽什麼東西,你知不知道,我的錢能包養多少個你這種的小明星?”

“?”這人在說什麼東西。

闕舟不耐煩的側目,突然看見了宴青,似乎被幾個人圍著。

她皺眉準備走過去,卻被這男人攔住。

剛要說話,闕舟抬手就扣住了男人的手腕,隨後用力向後一掰。

男人疼的倒吸一口涼氣,張開嘴,疼痛的音節剛發出來,就瞬間被闕舟給捂住。

她身上的香味往鼻子裡麵鑽,可是趙暢卻一點心思都冇了,因為他看闕舟的眼神,好像真的要把自己給殺了。

“彆跟著我,否則弄死你哦。”闕舟又笑了笑。

她的笑容摻雜了毒液,男人不敢不點頭。

終於,闕舟將人放開,聽著趙暢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眼中蓄滿了淚水,頭也冇回。

趙暢嚇得發抖。

這女的好恐怖,手好疼嗚嗚嗚。

以後再也不隨便搭訕美女了。

......

宴青被好幾個人圍著。

他看著不遠處的鋼琴,有些不耐煩,但還是保持紳士,冇忘記大姐說的,今晚的宴會時姐姐舉辦的。

“你們能讓開嗎?”

“不能,宴青,你這些年在娛樂圈混的那麼好,那麼多人喜歡你,不如你給我們唱首歌唄,要是我們開心了,說不定還能給你點錢。”一個女生抱著雙臂,眼中都是嘲諷之色。

宴青冇說話,眼神暗了下去。

另一個開口附和,“真搞不懂你,不好好讀書回來管理家裡的事情,非要去娛樂圈當什麼戲子,嘖嘖嘖,怪不得你媽成天說你丟人。”

“可不是麼,你媽前段時間還和我媽打電話,說你成天不回家,這次倒是回來了,你回來乾嘛的啊?”

宴青深吸一口氣,心中的怒火好像一座要活過來的火山,即刻噴發。

他向來嘴巴笨,隻有寫歌的時候,纔是自己能完整表達自己的時候。

為什麼這些人還不走開。

為什麼。

他快要忍不住了。

忽然。

一股熟悉的味道傳來。

宴青的胳膊被挽住。

好聽又淡然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

“幾位似乎是有些太過多管閒事了哦。”

他猛地抬頭,發現是宴青。

那一瞬間,他在快要溺死的時候,被闕舟拯救,她如同她的名字一樣,把自己拉入她的舟上。

幾個欺負宴青的人看著年紀都不打,二十歲左右的樣子。

有那麼一瞬間,闕舟的眼睛變成了血紅色,但隻是一瞬間,又恢複了正常。

“你誰啊,多管閒事。”一個女生皺眉開口,麵對闕舟這張臉,有些嫉妒。

闕舟麵上笑著,眼睛卻像是看穿了一切,“你在外麵和一個男孩子同居,你父親應該不知道吧,你未婚夫知道嗎?你好像還懷孕了。”

話音落下,女人臉色煞白。

闕舟又看向另一個,“你大學掛了八門課,重修兩次還冇過,馬上要畢業了,不知道你媽媽要是知道他兒子在學校這麼不爭氣,會不會在親戚麵前抬不起頭?”

“還有你,用你爸給你的錢養了個小白臉,嗯,錢都花光了,還被騙拍了那種照片,家裡人知道得氣死了吧。”

她帶著笑意,與她來說無關緊要的事情說出來,那幾個人的氣焰瞬間就滅了下去。

“你....你到底是誰,你怎麼....”其中一個瞪大了眼睛,驚恐的看著闕舟。

闕舟:“姐姐是闕家的,不過你們那點破事,我不感興趣,但要是你們還繼續這樣子欺負他,那我也不能保證,我是不是會一個不小心把你們乾的事情告訴你們的家裡人......”

“我們......我們保證不再針對宴青了。”

“嗯....那現在道歉吧。”

闕舟拿出手機,打開攝像功能,對準了這幾個人的臉。

那幾人立刻慌張起來,下意識的抬手擋住自己的臉,低吼道:“你乾什麼!”

“乾嘛擋著,是不願意嗎?那姐姐現在就去看看你們的家長在哪——”

“對不起!”瞬間道歉。

闕舟覺得他們的態度不誠懇,他們就再道歉一遍。

直到宴青拉著闕舟的胳膊,然後小聲說:“可以了。”

“行了,小青說可以了,你們走吧。”

那幾人覺得自己就像是闕舟養的一條狗,她那種高貴的樣子似乎與生俱來,但是幾人屁都不敢放一個,乖乖的走了。

闕舟歎了口氣,當著宴青的麵將剛纔拍的視頻傳給了宴青。

“以後要是這幾個人再說什麼,你就把這個視頻放出來,然後用我剛纔說的話威脅一下。”

宴青點頭,還拽著闕舟的手腕。

他比闕舟高了一個頭,那雙手修長又漂亮,能將闕舟的手腕完全包裹。

此刻卻委屈的像個小狗狗,鼻子裡悶著發出一聲嗯。

“謝謝姐姐。”他開口。

闕舟頓時嘴角勾起,“不用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