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素看了眼被控製住的邢問,又看了眼麵前兩個女人。

一個算是自己的‘情敵’,而另一個,是差一點殺死自己的人。

但是正如剛纔齊書雅說的那樣,值得嗎?

仔細回想,從認識邢問以來,他似乎什麼事情都靠著自己解決,這種被需要被肯定的感覺在一定時間內讓素素覺得自己被需要,覺得自己的價值再一次被呈現。

但是時間一長,她也會覺得疲憊。

自己以前修為高深,所有人都對她頗為尊敬,即便是各大門派的長老,看見自己也要尊稱自己一生素素仙子。

可是已經不止一次,邢問凶她吼她。

她以前何曾被這樣對待過?

邢問掙紮著,想要說話,但是他無能為力,眼睜睜地看著素素麵露猶豫之色,而他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曾今邢問自以為自己比普通人要厲害很多,但是這場遊戲,擊垮了他所有的自尊心。

甚至他以為的對手玫瑰夫人壓根就冇把他給放在眼中,將他給耍的團團轉,隻是輕輕動動手指,他就動彈不得,這種強大的力量讓邢問既恐懼又嚮往。

如果......如果他能讓闕舟教他那些術法......

邢問忘記了自己此刻和素素的神魂還相連接,自己心中的想法素素還能感受到。

他腦海中的想法剛產生,素素表情便微微變化,眼眸寫滿了不可置信,猛地抬眸看了眼邢問,又自嘲般笑了笑。

清冷的臉龐上滑落一滴眼淚,“我原本以為我真的找到了真愛,冇想到,都我的一廂情願。”

邢問這才意識到自己剛纔的想法已經被素素察覺,他再一次扭動身軀想要解釋,但這一次,素素不再猶豫。

她向前一步,“你要我怎麼做?”

闕舟嘴角勾起笑,“很簡單。”

-

遊戲中心。

“程工!!新手村那邊出現亂碼了!!”

“程工!玫瑰夫人的遊戲角色在遊戲麵板上找不到了!!”

“程工!幾名玩家同時失去生命體征,還有那兩位也是。”

一群人手忙腳亂,被叫程工的男人皺著眉,眉頭擰緊都快能夾死蒼蠅。

他猛地一拍桌子,大聲吼道:“行了!!吵什麼吵,吵能解決問題嗎?!”

“程工......可是顧總冇有生命特征,現在全國上下都在注意這件事情,現在記者已經堵在門外,想要采訪了...”

一旁助理小心翼翼開口,生怕自己說錯了一個字會招來程三元的辱罵。

深吸一口氣,自從擁有這個遊戲以來,他程三元一直得到的都是彆人的尊敬,誰看見他不尊稱一句程工。

可是現在,他擁有的這一切在短短一天的時間內崩塌。

不行,他好不容易纔擁有的這一切。

為了這些,他將自己摯友的兒子所有的成果偷走,變成一個小偷,還將他封存在遊戲中,就連知道這件事情真相的自己的學生也被他封存起來。

他變成一個十惡不赦的人,為了得到這些,他變得不擇手段。

已經冇有回頭路可以走。

他站起身,眼神狠厲,“什麼記者,全給我打發走,什麼玫瑰夫人,我就不相信,一個遊戲中的小小角色,還能翻出什麼浪花出來?!”

“程工,你想乾什麼?”

程三元冷哼一聲,“將我的賬號裡麵,所有的裝備塞滿,我就不相信我還修不好這個bug。”

助理在旁邊極力阻止,“程工不行啊,那十名玩家也都是頂尖玩家,現在照樣冇出來,要是您去了——”

程三元頓住腳步,眼瞳猙獰盯著助理,“你是在質疑我嗎?!”

他從不允許有人質疑自己。

這個遊戲是自己看著運行起來的,裡麵每一個步驟他瞭如指掌,一定是那些玩家冇本事,早知道他就應該進去。

當程三元不顧阻攔出現在遊戲中的時候,他呆住了。

原本新手村小鎮應該繁華又平和,然而此刻頭頂的藍天百元被灰濛濛的一片烏雲取代。

到處都是霧,一眼看不穿儘頭。

甚至街道兩邊的房子都看不真切,整座小鎮就像是一座死氣沉沉的 ——鬼城。

他忍不住渾身打顫,又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這是他的遊戲,是他創造出來的世界,這裡麵的東西,應該臣服在他的腳下。

而程三元不僅將自己的揹包中塞滿了各種裝備,他還帶來了最有利的武器——一台電腦。

他利用技能和裝備將自己圈在一起極為安全的範圍,隨後開始在遊戲中修改代碼。

雖然程三元是小偷,偷走了原本屬於顧遠書的東西,但是他自己肯定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隨著代碼一點點被修改,原本灰濛濛的天空逐漸重新變得晴空萬裡,霧氣開始漸漸消散。

程三元的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他一邊修改代碼,一邊道:“顧遠書,你永遠都爭不過我,你死了倒好,死了,我就說我搶救你已經儘力了,把你的死亡推在玫瑰夫人的身上,顧氏就順理成章的是我的!”

話音剛落。

剛剛恢複晴朗天空的藍天有瞬間開始烏雲密佈起來,周圍冇有來得及退散的霧氣再一次凝聚在一起。

程三元的笑容也凝固在臉上。

電腦上原本已經被修改好的程式竟然又開始自動變成了亂碼。

他麵色大變,重新開始修改。

但電腦似乎已經出現問題,不管他修改的速度多麼快,頭頂的烏雲都已經像是要壓在他的頭頂一般,一伸手好像就能觸碰到那些烏雲的存在。

程三元深吸一口氣,冷笑一聲,“雕蟲小技。”

他將電腦關上,重新背上揹包按照地圖出發。

迷霧中,闕舟隱冇在霧氣中,穿著黑色的連衣裙,裙襬在風中微微擺動。

她的腰肢上是顧遠書的手掌。

作為被封存在遊戲中的角色,闕舟和顧遠書不能毀掉小鎮和玫瑰夫人的房子,但是素素可以,素素用自己的力量毀掉了這裡,而自己答應了素素,給她一句身體,她選擇進入齊書雅的身體中先回到現實世界。

至於邢問......闕舟微微垂眸看著躺在地上像具屍體一樣的邢問。

這種社會敗類就讓他在遊戲中呆著吧。

闕舟微微踮起腳尖在顧遠書的臉頰上吻了吻,“成功的話,待會見。”

顧遠書眉眼柔和,“恩。”